冰雨寒月

吻上你的唇,恋上我的心。

—— 【蹇齐】重生之这个王上太双标

第五十一话

齐之侃看着跪在床上的蹇宾哭笑不得:“陛下今年贵庚啊?”

“八十有三。”

齐之侃拿起蹇宾的佩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老而不死是为贼也。”

“别,别,别,别,别,别,别这样。”蹇宾伸手推开了剑。

“陛下贵庚啊?”剑依旧架在脖子上,手很稳。

“十岁。”蹇宾无奈了。

“多大了还抢儿子的玩具,不嫌丢人啊。”

“小齐都没有给我做过玩具,却给那个小子做了一大箱玩具。”蹇宾控诉道。

“不是给你做过一对娃娃吗?”齐之侃额头青筋直冒。

“那是婚前,婚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了。”蹇宾撅着嘴巴。

“是吗?脸呢,陛下的脸怎么这么大啊?”齐之侃扔了剑跪坐在蹇宾的对面伸手捏住蹇宾的脸使劲拉了两下。...

—— 【蹇齐】黑暗于我是一道光(真正的结局)

蹇宾将齐之侃玉像雕好之后听到一声微弱的叹息,蹇宾伸手搂住玉像:“小齐,小齐,是你吗?”

“阿蹇……别哭了……阿蹇……”齐之侃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小齐,小齐……”蹇宾搂着玉像泪如雨下。

“阿蹇……别哭……”

入夜蹇宾好不容易睡着了,梦见齐之侃出现在他的梦里,他的笑容一如往昔对他跪倒行礼,他赶紧伸手扶他起来,他起身对他说了一句:“臣,告退。”进而消失。

“小齐。”蹇宾清醒了过来,坐在床头看着那尊雕像,惊讶的发现玉像流下了一滴眼泪,不复白天那种栩栩如生的感觉,他伸手接住那滴眼泪之后,玉像变得死气沉沉。

“小齐……”蹇宾一口血吐了出来晕倒在地上。

仲堃仪听到了动静赶紧起身过来查...

—— 【蹇齐】重生之这个王上太双标

第五十话

等到下午蹇宾才腾出空来见儿子会大臣,公孙钤将他很是揶揄了一番才心满意足的走了,顺便给齐之侃打了个小报告邀请他过府去玩。

齐之侃歪着榻上伸手抓住那只飞到手边的鸽子,取下竹筒将鸽子放飞,看完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蹇宾:“天权出事了!”

“不会吧。”蹇宾揉着自己的眉心。

“执明遇刺,伤倒是不重,不过刺客来无影去无踪就很让人费解了。”

“瑶光那边动静如何?”

“慕容黎每天晚上都在书房待到后半夜。”

“那弟弟岂不是没有人照顾了!”果果正趴在旁边的小桌子上面练字闻言抬头看着自己的两位父亲。

“这倒是不会,慕容月怎么说都是瑶光的世子,下面的人不敢不尽心,但是慕容黎知道吗?”蹇宾玩着儿子的...

—— 【巍澜】一眼万年

沈巍第一人称

剧版镇魂、镇魂原作混写

——————————————

我是谁?

我站在山顶望着星空,恍然间我看到曾经的你坐在我的旁边说:“这个世间啊,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沈巍?”

是了,我叫沈巍,你握着我的手一笔一画的教会了我写名字。

你消失了,消失的彻彻底底,独独留下一个我,上穷碧落下黄泉遍寻不到你的踪迹,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里,没有。

日复一日,我守着我们曾经的约定,年复一年,我守护人间的和平,守着不知道什么会回来的你。

    曾经我也喜欢甜味,喜欢的不得了,直到有一天我塞了一块蛋糕到嘴里,瞬间苦...

来休息的小蛙蛙在吃豆腐,一口一口又一口,想问它好吃吗?

支持

拆我楼诚皆狗带:


最近问的人太多,所以再次说明一下
我制作的微信体中所涉及的表情包通通不做分享,原因如图所示。

真的非常谢谢大家对漫漫追妻路这个系列微信体的喜欢,万分荣幸。
漫漫最我来说最早是一个不太成型的脑洞,之后是一步步让脑洞变成现实的经历,再到现在漫漫成了陪伴。

这个故事也许幼稚,也许老套,但只要看到它的你,能在偶尔某个瞬间开怀一笑,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

谢谢你们!谢谢!

一只叫青团的小蛙蛙,他的爹娘是多喜欢吃青团😁😁😁😍

😍😍😍😍😘想吃 但是不会做😢😢😢

慢食堂:

食鱼猩:

原谅色便当:折腾了一早上的豆角酿肉,球冬瓜小银鱼(家里没虾米了,小银鱼替补- -),绿豆糙米饭,为了凹造型我居然能去切小小的蓝莓!也是能耐!

来了一个小朋友做客😍😍叫泡泡

—— 【蹇齐】重生之这个王上太双标

第四十九话

齐之侃行到了东境,在边境待了一个月,才明白为什么这里总是发生战争。

两个孩子第一次见到战场,虽然东境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小冲突却是不断,第一次见到死人,小孩子吓懵了,那日王宫血夜也没有让他俩见到死人。

晚上小孩子的吓得不敢睡,紧紧的挨着齐之侃,看着他睡着了,两个小孩哭唧唧的看着对方,白天伪装的坚强此刻全都褪去。

“我害怕。”小慕容咬着自己的衣服袖子。

“我,我也害怕。”果果委屈的直揉衣角。

“明天我们还要去吗?”

“可是我不想去。”果果的眼泪快下来了。

“我也不想去。”小慕容把小脸埋进了自己的枕头。

毕竟是第一次见到死人,两个孩子几乎不敢睡觉。

第二天,齐之侃...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