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4


本故事纯属瞎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凌远被院长叫到了办公室面谈去留学的事儿,小灶神坐在凌远的桌子上面,飞到凌远的书柜跟前看着他柜子里的书,各种医学资料,手术分析报告,和一本食谱?

然然把那本食谱从柜子里面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面开始一页一页的翻看,最后愣了:这是,这是做月子的女人吃的食谱啊。

凌远回来了拿着一份文件回来,看到他在看一本食谱:你还用看这个啊?这个是?

这个是坐月子的食谱。对吗?然然看着他。

对啊。凌远的声音很低沉。

这个是什么?然然看着他手拿着东西。

这个是斯坦福大学的入学通知,我前年就报了,今年才给的入学通知和邀请函。凌远看着他。

什么时候走?

两个月之后,我要去搬签证和护照,还要办理交接。凌远看到他嘟着小嘴,凑到了他的跟前:怎么闷闷不乐的?

你走了我一个人没有意思啊?

你不能和我出去吗?

哥哥没有说我可以离开这里。然然耷拉着小脑袋。

你为什么不去问问呢?你都不问怎么知道他们不同意你离开。

好,我去问问大哥。然然仰起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笑容晃花了凌远的眼睛。

好了,我们打起精神来吧,我下个月才开始办理交接,现在接替我的人选还没有回来。

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啊?

他啊,学习去了,下个月才回来。

你去那里是要学习什么?

我攻读医学的博士后和金融学的硕士。

哇!!!你好厉害,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今晚我们值班哎。

啊?然然又耷拉了小脑袋。

又怎么了?

你给我买的牛肉排不好吃,你从哪里买的?然然开始控诉那个牛排多难吃,凌远听到目瞪口呆。

你不休息一会,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手术。然然控诉完了看着他。

好,休息一会,来。凌远对着他伸出手,看着他坐在了自己的手上就来的了沙发跟前,让他坐在沙发上面,去拿了个单子出来躺在沙发上面闭上了眼睛,然然在他的额头上面画了个安眠符听着他的呼吸绵长而有规律之后靠在他的脖子跟前也睡了。他潜入了凌远的梦里,他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喊他的小名。只不过他的梦是安静的什么都没有,他沮丧的从他的梦里出来。

安静的睡了两个小时之后,凌远醒了,他觉得好累,睡了一会反而更累了。

晚上的时候,凌远打了饭菜回到了办公室,看到坐在灯下的然然觉得心里暖暖的:来吃饭了。

好呀。然然飞到他的肩头和他一起去洗手。

洗好之后坐在了凌远给他弄的小沙发上,凌远夹了一小根的炒青菜放到他的嘴巴他准备用手抓被凌远制止:别抓了,我夹给你吃。

怎么样?还可以吧?凌远看着他问。

好吃。然然笑眯眯的点头。

呸呸呸,真难吃。凌远尝了一口青菜,往日觉得好吃的东西今天觉得不好吃了。

还可以啊,就是火候差了点。然然又吃了根菜。

凌远夹了一小块儿肉放到他的嘴巴边,他用手把嘴巴捂住了,凌远自己尝了尝:还可以啊!

不好吃。

尝尝啦。凌远很执着的,看着他不情愿的张开了嘴把肉放了进去。

不好吃,嘤嘤嘤,真的不好吃。然然直接把那点肉吐了出来。

那怎么办啊?我吃肉吃多胃不舒服,可是菜又不好吃,还没有你做的菜好吃。要不叫外卖?

那这些怎么办?

外面有流浪狗,我那去喂它们。

也好,不过,你这里没有外面的单子啊。

没事儿,不着急,等我一会。凌远起身出去了,过了好一会打着电话进来了:对,对,五楼。

你这里没有零食啊?然然一脸的不情愿。

我不是很喜欢吃零食,你喜欢我下去给你买好不好?医院的后面有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等一会吃完了饭在下去买。

对了趁着饭还没有到,你来看看,这些小衣服。凌远把电脑调到了淘宝页面,给他看着一些他能穿的小衣服。

然然飞到了凌远肩膀上面仔细的看着每一页的小衣服,和凌远叽叽喳喳的评论着每一套衣服的价钱,然然选了好几件之后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小的钱包,递给了凌远。

干嘛?

这里有财神爹爹给我办的卡,你用它买吧,毕竟是给我买衣服。然然笑眯眯的看着凌远。

哦。凌远看着那个逐渐变大的钱包,直到变成了正常大小之后打开了钱包看到了里面满满的都是钱,甚至还有几张银票和金票,凌远目瞪口呆。

你装这么多钱啊?

又没有用过。都是吃贡品的,所以就很多啊。

哪那张卡是?

这些都是。

凌远懵了,一个小小的富翁,哦对了,他还是个神仙。

每年财神爹爹都会给我一张卡,里面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查查。

凌远把小灶神的卡掏出来仔细的看了看,里面有一张大额度的信用卡,还有几张储蓄卡,他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现在的神仙都与时俱进了。

密码是多少?凌远进了银行的网页问他要密码,然然报了一串数字,凌远点进去看了看,默默的咽下了口水,果然是财神爷的手笔,钱真多,凌远默默的为自己的钱包哭泣。

对了,你要不要试试看炒股或者做期货,财神爹爹对些很感兴趣,我四哥就是玩期货的高手。我的钱都是四哥给我管理。

要。凌远迅速的点着头,立刻奉上自己的工资卡和存折。

额,这样,你把你的钱转到这张卡上,这张卡我四哥一直在操作。然然指着其中一张卡。

也好,虽然我存下了一些钱,出去留学自己还要承担一部分的花销。凌远说着就把钱转到了然然指着的一张卡上。

啊,你等一会,我四哥找我。过了一会然然收到了阿诚的呼唤。

四哥,怎么了?

然然,大哥说你的卡里有钱转入,是怎么回事儿?阿诚有些疑惑,刚刚明楼告诉他熏然的卡里有一笔金额不太大的进账。

四哥,是朋友啦,他也想和我一起投资。然然不太好解释凌远和他的关系。

然然,你知道你的姻缘师傅已经给你定好了,不要乱找人。

可是,四哥,我到现在都找不到三哥哥。然然沮丧的抱住了凌远的手指头。

阿诚和明楼默默的叹息了一声,那年发生的事情是天庭的禁忌,谁都不敢在提。

好了,然然,我知道了,我会帮你操作的。阿诚答应了。

知道了,谢谢四哥。

然然,你那里还是没有老二的消息吗?

没有,二哥一直都不和我联系。

那年的事情谁都不怪,只怪师傅太不近情理。

可是,二哥一直在怪我啊。我都没有怪他,如果没有那件事儿,三哥哥也不会被贬下凡。然然又开始流眼泪了。

你怎么又哭了?凌远看到他哭就觉得心被揪了一下,以前看到林念初哭还没有这种感觉,赶紧掏出手绢给他擦眼泪。

好了,然然,早点休息吧。阿诚嘱咐完就切断了联系。


评论(12)
热度(54)
  1. MAO小败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