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6

难得有个完整的周末,凌远在家看着小灶神给他表演时装秀。然然换上他买的小衣服,站在他的眼前:好看吗?好看吗?

好看,然然穿什么都好看,就是内内是穿到里面的,你穿到外面是准备当超人吗?凌远指了指那条迷你的小内内。

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凌远,你个老流氓!!然然生气了,左瞅瞅右瞅瞅就是没有瞅到果盘,于是用衣服盖住了他的头,衣服下面的凌远笑了,然然真的好可爱。

又是一道记忆的碎片从眼前划过,他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看着小饕餮:别哭,然然哭了就不可爱了。

等他睁开眼睛就看到然然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穿着一身小牛仔服,脚上啥都没有穿。

你怎么了?我叫了你好多声,你都不理我。然然有些困惑的看着他。

没事儿,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穿鞋?

不知道穿那一双,你给我看看嘛。

你先把袜子穿上,我给你找一双鞋穿。凌远看着几双小鞋子拎了一双小运动鞋出来递给他。

不应该是靴子吗?

你西部片看多了,你又不是牛仔穿什么靴子啊,有没有马给你骑。

不用麻烦了,牛仔很忙的,我要喝牛奶。小灶神神气活现的站在凌远的跟前。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居然还知道周杰伦。

他不是现在最火的歌手吗?

是啊,没错,但是你怎么知道的。

我无聊的时候飞到护士哪里听她们说的,然后我就到外面去找他的歌来听,还行吧,就是嘴里含着一块石头唱歌听不懂。

好了,中午想吃什么。

你要做吗?

是啊。

要吃肉肉,要吃你做的肉肉。

糖醋排骨?还是红烧肉。

红烧肉。然然的口水流了下来。

凌远打开了冰箱,看了看里面的储存,决定出去逛一圈超市。

我们去一趟超市,冰箱里面没有东西了,顺便给你买一点你喜欢吃的零食。凌远转身看着然然。

好呀,好呀。然然坐到了他的肩膀上,两个人来到了家旁边的大型超市,凌远推着车子,看着然然在前面飞出去好远在飞回来落到他的肩膀上面。

凌远带着他先来到了卖肉的地方,然然落在了一块看起来很新鲜的肉上,凌远伸手将肉拿了起来递给了里面的服务员,称重完毕之后,凌远看到然然咬掉了一小块肉皮然后吐掉了,小嘴憋憋的看着他。

不好吃,太腥了。然然的声音从他的脑海里面出现了。

是啊,现在的肉回家要洗,洗完之后在腌制,腌制完了才能做呢。凌远推着车子继续往前走,看着他站在车子的另一边摆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造型,凌远差点笑出声来。

路过卖毛绒玩具的地方,然然看到了一个玩具龙,他落到了玩具的跟前,静静的看着它。

凌远皱着眉头看着他一脸的眷恋看着那个玩具龙,莫名的他对那个玩偶有着恐惧。

你要这个?凌远出声了,声音干涩的吓人,吓了站在旁边的服务员一跳。

先生,你和谁说话呢?服务员小心翼翼的询问,眼前这位先生看起来很帅,但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冷,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你在害怕?然然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凌远闭了一下眼睛用手揉了揉脸,对着服务员扯了个笑出了推着车子走了,车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龙的玩偶。

等他带着然然回到家的时候,那只玩偶也被带回了家,他是拒绝的,但是然然很坚持的要,凌远只好买下了。

他看着然然和那个玩偶面对面的坐着,转身拿着买回来的蔬菜和肉进了厨房,他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会和一个玩偶过不去。

一个站在水池跟前看着里面的蔬菜和肉发呆,一个坐着餐桌上面看着一只玩偶龙,屋子里面静的有些诡异。

凌远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他居然喜欢上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家伙,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大名叫什么,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甚至他连他是人还是玩具都没有搞清楚就这样义无反顾的栽了进去。

然然看着那只玩偶想着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他是快乐的,他是无忧无虑的,那个时候他什么都不懂,被三哥和敖凌带着到处去玩,还时不时的去找二哥和他的公子去玩耍。

熏者,熏陶沾染之意,是指你经常跟着帝君和我会沾染我们身上的气息;然者,主宰也,言天者君道也,可天下之物而莫之胜也,是因为你是帝君的养子。李者,礼也,明理方能成人。李熏然,然然喜欢我给你取的名字吗?敖凌说的头头是道的,彻底的把小雷神和小饕餮说晕了。

然然,怎么办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懂什么是喜欢呢?敖凌搂着他,他蹭着敖凌的衣服想吃掉他手里的果子。

父皇,求求你,放过三哥哥吧,我不在下凡了,我会听话的。他哭着跪在地上磕头,血染红了大地,惊呆了周围的神仙,他看着武帝拔出了敖凌的龙筋,看着武帝斩断了二哥和那个公子的情丝,看着二哥说我恨你,看着敖凌奄奄一息,他什么都做不了。

然然别磕了,你父皇已经疯了。石太璞伸手抱起了他,伸手拂去他头上的伤,带着他离开了北门,西海龙王老了数十岁,抱起敖凌的尸体走了,他的灵魂被放逐到了轮回里。

好好修炼吧,等你修炼成人形了,爹放你下去找他,记住你的名字:李熏然,那是他给你取的,哭吧,哭够了就不许在哭了,他会等着你的。石太璞将他放到了自己的床上,挥手封闭北门,也封闭了他的心。

从那天起他跟在石太璞的身边勤奋的修炼着,景琰和石太璞学习如何处理政务,武帝将自己关在了一间房子里,这一关就是好几年,而人间已经沧海桑田。

三哥哥,我好想你,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的你。然然伸手抱住了龙形玩偶轻轻地说。

凌远站在厨房的门口看到这一幕好生气,他的印象里然然一直是快快乐乐的,很少会露出如此悲伤的表情,他为什么会对着那只玩具露出那么伤心的表情。

好了,别玩那只玩偶了,过来吃饭了。凌远端着做好的饭菜来到了餐桌上面十分的不高兴。

你生气了?为什么?熏然不明白为什么凌远会莫名其妙的生气。

我高兴,你管我。凌远气哼哼的往他的碗里放了一块肉。

哦,你高兴的方法还真特别哦。那你高兴是不是代表你生气了?熏然歪着小脑袋看着他。

胡说八道。凌远被气乐了。

你说的啊,你生气是因为你高兴啊,难道不对吗?

好啦,我是生气了,生气你一回来就看着那只玩具,赶紧吃饭,你不是饿了吗?凌远拎着他到碗边,看着他吃饭。

熏然耸耸肩膀表示不能理解,但是美食当前,吃饭是大事儿。

————————————————

关于熏然姓名的解释出自百度百科。

“明礼方能成人”是《王牌特工》里的一句台词。

评论(16)
热度(6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