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7

凌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然然在低着头吃着碗里的糖醋排骨,吃了一脸的油花,凌远伸过手去轻轻的蹭了一下他的脸,看到没有擦掉就拿了张餐巾纸蘸了点水回来给他擦脸。

那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会在这栋房子里?

因为,我喜欢这里啊。然然看着他。

你不想说就算了,等你想说的时候,在告诉我。凌远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小家伙如果真的是神仙的话,事情就不会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了。

吃完饭你准备干什么?然然吃光了自己的饭把碗递给他,他从自己的碗里给他拨了一些米饭,又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他的碗里。

我要开始收拾房子,不用的要封存起来,还要去买几块塑料布回来盖住那些东西,你呢?

我想出去一趟。

凌远想问他去哪里,但是最终转换成了一句:早点回来。

好。他笑了笑。

吃完饭,小灶神看着他忙忙碌碌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带着龙形的玩偶消失了。

然然带着玩偶来到了一处荒凉的海滩,抱着玩偶沉入了海底,在大海的深处恢复了原形,向着深处潜去,来到了曾经的西海龙宫,曾经辉煌壮丽的龙宫如今就剩残垣断瓦了,他在残破的宫殿里踽踽独行,来到了一处满是珊瑚的地方,那里埋着敖凌的尸骨,而这里的正上方几千公里的地方就是凌远所在的那栋房子。

变成了人形之后他坐在了珊瑚堆的跟前,挖了个坑将玩偶放了进去在盖上,静静的坐在了那里。

凌远收拾完了厨房,接了个电话笑了笑说知道了,开着车回到了养父母的家里待到了晚上才回来。

房子里面空空的,他知道然然还没有回来,他将蛋糕摆到了餐桌上面,去给自己下了碗面。

等他在回到餐桌上的时候看到了浑身湿透的然然坐在餐桌上面呆愣愣的看着那个蛋糕。

你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啊。凌远伸手拎起他,将他带到了浴室,用他的小盆装了点热水扒掉了他的衣服就把他按到了水里。

喂喂喂,放开我啦,你要干嘛?然然出声抗议。

给你洗个热水澡,你还真厉害,外面没有下雨你也能把自己弄湿哦。

凌远用手指给他洗了个澡,他没有反抗乖乖的任他搓来揉去,在包到毛巾里,带出来放到桌子上面找来一条手绢给他让他擦头。

今天是你的生日?然然问。

是啊,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惊讶。

没什么,能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我一出生就被我的父亲给抛弃了,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的生母死了,我被我的养父母领养了,等我上学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还有个表哥,阿姨和姨夫差点因为抚养的问题和我的养父母对簿公堂。凌远说着挑了一筷子的面,放到然然跟前的小碗里面。

对了,我记得我的生母说我出生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好大的雨,等我生出来之后雨也停了。凌远将然然跟前的面条弄断,夹了一根放到了他的嘴边。

你怎么不吃?凌远疑惑的看着他,他轻轻的摇摇头。

我不喜欢吃面条。他一脸的拒绝。

一道记忆的碎片划过了凌远的脑海:来,今天你过生日,要吃面哦,这是长寿面,保佑然然长命百岁。

可是,可是,我不喜欢吃面啊。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就是看不清楚那个小孩是谁。

喂,凌远,你怎么了?我吃还不行吗,你别这样看着我。然然看着他一瞬间眼神出现了空洞,吓了一跳。

没事。凌远被他的声音唤醒,猛地晃了一下脑袋将自己晃清醒。

这个晚上凌远再度入梦,梦里他看到自己在教小饕餮说话:苹果。

啊呜。苹果被小饕餮一口吞掉。

不乖哦,说苹果。他看到小饕餮一脸的委屈,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果子。

苹果,不说不给你吃哦。他拿着果子诱惑着小饕餮。

我说三公子,别教了,我小弟根本不会说话,我师父和师公都快要疯了,天天教他说话。

不对,我们然然会说话对不对,说苹果。不然就叫哥哥,来叫哥哥。他耐心的教小饕餮说话。

然然没有用入梦,而是坐在窗户跟前看着月光,他记得那个时候他的父皇和爹爹一直想教会他说话,但是他就是学不会,下界玩的时候这项任务被小雷神带上了,但是教会他说话的是敖凌。

他在一个月光洒满大地的日子里张嘴发出了一声呃呃,敖凌抱着他上蹿下跳的。

噢,太棒了,然然会说话了,来在叫一声哥哥来听听。

呃呃。

Mua然然好厉害,我们然然是最厉害的对不对。

敖凌带着他一头扎进了海里,带着他在海底畅游,告诉他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伸手抓来了一条小小的鱼,他一口吞掉了鱼然后蹭了蹭他的手。

从那天开始,敖凌教他念爸爸,念妈妈,教他读书,教他认字。

然然记住哥哥说过的话:明理方能成人,等你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时候,你就会变成人了,然然化形之后应该非常的英俊对不对。敖凌抱着他说着,他点点头。

他坐在月光底下擦掉了眼泪看着月亮喃喃自语的叫着:三哥哥。

评论(22)
热度(6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