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七话     白家,是是非非总相扰。

吴邪睁开了双眼,没有丝毫喝醉的迹象,他画了几个手势之后时间停止了,刚准备离开就发现时间又开始缓缓的流动了,冷笑了一声,直接从房间里面闪了出来。

我的小爷,你想吓死人啊?潘子刚刚交代完明天的事情,就看到吴邪出现在了客厅里。

有客人来了,我怎么能不出来。吴邪把潘子挡在身后对着外面的庭院喝到: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外面。

陈深?白约翰显露了身形皱着眉看着他。

白家的人?你们管的还真宽啊!吴邪手里凝聚着能量。

你不是陈深,你是谁?白约翰看着对面的男孩,他看的出来男孩是魔界出来的人,和陈深的关系匪浅。

小爷,他是谁啊?潘子感觉到白约翰能量隐隐可以和吴邪抗衡。

他是天使。不介绍一下自己吗?吴邪一直瞪着白约翰。

我是白约翰,是陈深的老朋友,我没有敌意。白约翰看着吴邪一直防备着他无奈了。

是吗?你没有,你身后的人恐怕有吧?出来吧,我知道来的不知他一个人。吴邪对着外面轰出了一直凝聚的力量。

老师,您怎么也来了。白约翰惊讶的看着外面,白神父挡掉吴邪的能量,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

吴家的长子嫡孙,吴邪。恐怕你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吧?

气息的压迫,吴邪有点坚持不住了伸手召唤出来了张起灵的那把黑金古刀撑在了地上。

你们还真的是很烦!我说过了我不会出手,但是不代表我会容忍你们放肆。随着刀的出现,苍凉的声音响彻了四周。

你到底是谁?几次三番的出手阻止我们。白神父伸手打开了结界。

我是谁?哈哈哈哈哈,你没有资格问。你们老大没有告诉过你们吗?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别逼着我去找你们老大算账,哼!!苍凉的声音愣愣的哼了一声,震得白神父差点吐血,白约翰已然已经跪倒在地。

潘子站在吴邪的身后瑟瑟发抖,两股气息同时逼来,吴邪挡掉了大半,剩下的他根本抵挡不住。

白神父拉着约翰直接消失了,苍凉的声音也消失了,吴邪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他手里的那把黑金古刀也消失了。

小爷。潘子伸手扶住了他。

吴邪。张起灵从楼上一跃而下落到吴邪的跟前一把扶住了他。

我没事儿,不用担心。说完吴邪一口血喷了出来,腿一软就倒在了张起灵的怀里。

小爷!

吴邪!

我没事儿。吴邪差点坐到地上,被张起灵抱住了。

我扶你回去休息。张起灵有些着急了一把将吴邪抱了起来。潘子在旁边护着,将他送回到了房间里。

我没事儿,你们回去吧,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吴邪强撑着看着他俩。

你不想是没事儿的样子。张起灵抓住他的手。

我真的没事儿,再说你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了我。吴邪忍下了嘴里的血,握住了张起灵的手。

好,你好好休息,有事儿叫我。张起灵嘱咐到,拉着潘子出了吴邪的房门。

吴邪强行撑开了通往八号当铺的通道就晕倒在地上。正在接客厅里待客的毕忠良和陈深看到一个通道被打开了愣了一下,毕忠良直接一挥手就把客人送了出去。

皮皮!陈深看到儿子已然倒在了地上,吓了一跳赶紧过去将儿子抱回到了当铺,毕忠良关闭了通道。

怎么了这是?陈深将吴邪放到了软榻上。

这是,皮皮怎么招惹上了白家的人了?毕忠良伸手从吴邪的身上划过修复了他身体里的伤。

吴邪在八号当铺里面休息了一天,外面张起灵和潘子要疯了,一个大活人凭空就从房间里面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皮皮,感觉如何?吴邪睁开眼睛就看了陈深和毕忠良站在他的床边。

还好。吴邪起身活动了一下。

昨天出了什么事儿?你受了很重的内伤。毕忠良看着他问。

我本来想暂停时间然后回来的,但是我发现时间有开始流动了,我感觉到白家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驻地,是一个叫白约翰的男人和他的老师,之后出现了一个比他们更厉害的人把他俩震走了,连起灵的黑金古刀都被他拿走了。

所以两股能量夹击,你被白家的能量给弄伤了。毕忠良摸着下巴。

白家的人想干什么?陈深很生气。

我没有考虑周全,但是他们反应过度了。吴邪咳嗽了两声。

你来是有什么事儿吗?毕忠良到了杯水递给他。

我想请父亲和爸爸去查一下起灵的身世。吴邪喝了一口水。

这个还用你回来说吗?陈深有些不解。

不止,我还想从当铺里面查一下黑金古刀的历史,而且我觉得吴三省的消失有些古怪,他是平白无故消失的,我根本找不到他的踪迹这就太奇怪了,在我没有恢复记忆和我的力量的时候他还在,但是当我恢复了之后我彻底找不到他的踪迹了,阴间也没有他的踪迹。

好,我们帮你调查这件事儿。毕忠良答应了。

好了,赶紧回去吧,那个小哥和你的手下这会已经急的要报警了。陈深拍了拍他的后背。

好知道了,那刀的事儿过几天我在回来查。吴邪和毕忠良、陈深道别,转身回到了别墅的客厅。

我的小爷你跑到哪里去了?潘子急的正在打电话,抬头就看到吴邪出现,吓了一跳。

吴邪,你没事儿了?张起灵看到他出现了从沙发上面一跃而起,伸手拉住了他上下打量。

我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吴邪拍了拍他的手,安抚住了着急的张起灵。

你去哪里了?潘子应付了几句之后挂掉了电话。

我回了一趟我父亲那里。吴邪没有说的很明白,潘子和张起灵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父亲说的不是吴一白。

吴邪,那天来的那个神父是谁?张起灵看着吴邪,他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那天的力量压迫的他都承受不了了。

他是个天使。

天使?真的有天使啊?潘子蒙了。

吴邪,真的有天使吗?

是的真的有天使,只是,起灵,对不起,你的刀我弄丢了,我会尽快给你找回来的。

没事儿,只要最近不去古楼,我可以等。张起灵坐在了吴邪的跟前。

潘子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于是招呼下人给吴邪弄饭然后去处理自己手里的事情。

吴邪带着他去了书房:起灵我给你交代点事儿。

什么事儿?

我这两天要离开一下,你要帮我看好我的身体,我会让潘子对外宣布我受伤了要养伤。

吴邪你要干什么?张起灵瞪着他。

我要去找你的刀。

好,我答应你,但是要是那天的那个神父在出现怎么办?

我会回来的。

好。张起灵点头答应。


评论(6)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