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8

早上,凌远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就看到小灶神趴在窗户上面睡的呼呼的,清晨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荡出了一圈光晕,他轻轻的将他从窗台上拢到手上在放到床上,看着他翻了个身呈大字睡在床上,露出了小小的肚皮,凌远笑了拿过旁边的小单子盖在了他的肚子上。

出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那个玩偶,想到昨天晚上他知道他的生日的时候那个表情很惊讶,昨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想了半天没有想通就打着哈欠去做了早饭,吃饱了之后重新睡到床上,旁边睡着小灶神,两个人对着打呼。

呼,三哥哥。

呼,然然。

呼,糖醋排骨。

呼呼呼。

小灶神念念有词的报着菜名,凌远慢慢的清醒了,凑过去仔细的听:呼,好吃,呼,果果,呼,糖块。顺便还吧唧了两下嘴巴。

凌远趴在枕头上面笑的肚子疼,伸手捅了捅小灶神:然然,起床了。

嗯~!让我在睡会嘛!然然小胳膊小腿一翻就把盖在身上的小单子夹住了。

然然,然然。凌远出去重新弄了一份早饭,端着煎鸡蛋对着小灶神吹气。

好香啊。小灶神飘了起来,凌远笑的肚子疼,小时候在动画片里看到的情景在现实中看到了,凌远端着盘子向后退然然跟着飘,凌远将盘子放到了桌子,用装烤面包的盘子接住了他。

唔,好软,好香啊。小灶神流了口水。

凌远端了煎好的香肠出来,看到小家伙又飘起来了,于是伸手接住了小灶神。

哈欠。然然趴在凌远的手上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凌远。

凌远带着他去了洗手间,接好水拎着他:醒了没,没有的话就进水里了哦。

啊,啊,啊,啊,凌远,你要谋杀神仙啊??小灶神瞬间清醒了。

醒了,醒了就好,洗漱吧,洗漱完了吃饭。凌远把他放到一个香皂盒里,让他洗漱,去卧室给他备衣服,挑了一件深灰色的衬衣、藏蓝色的西裤、一双小小的皮鞋摆在了床边。

你真会挑衣服。小灶神坐在了凌远的肩上。

快点换上去吃饭,吃完饭带你去买零食,昨天都没有买到。凌远点点他的小鼻子,看着他麻利的换好衣服。

吃完了饭两个人溜达进了超市,凌远推着车子看着他在天空飞舞一头扎进了装粮食的箱子里,在飞出来在扎进去,凌远无奈了,只好装了一点黑米和糙米,顺便把他装进袋子里,看着他对着自己吐了一下舌头,又飞跑了,凌远也不着急,推着车子在超市里面慢慢逛,看着他飞到买水果的地方坐在尝水果的盒子里趁人不注意吃掉了里面的小水果粒,然后告诉凌远这个好吃,那个甜,看着凌远笑眯眯的买下了他说的水果。坐在扶手上看着他:你都不好好吃水果。

水果都被你吃掉了呀。凌远推着车子避开了卖玩具的地方来到了卖零食的地方。

哇,你们的零食现在这么多了呀。小灶神流下了口水。

你不是一直在人间吗?

我都是看着人家做饭,那里有零食吃啊,都是到了年跟前才有的吃,那天的吃食还挺多的。我给你说我以前吃过一种肉干,是用蜂蜜、姜、陈皮腌制的,里面有葡萄干、核桃。小灶神边挑零食边给凌远嘀咕。

凌远听的一愣一愣的,看着他往车子里面放零食,果冻、山楂糕,甚至还有薯片,凌远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在跳。

这个油太大而且盐还重,也不健康,然然乖,不吃好不好?

人家没有吃过,买嘛买嘛。然然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凌远,凌远投降了,买,你想要啥买啥。然然欢呼着往车子里面堆零食,什么哇哈哈果奶、酸奶、糖、巧克力、肉干,一样一样落在了车里,凌远装看不见然然放了两盒冰淇淋在车子里。

收银员看着那一车的零食目瞪口呆,凌远气定神闲的一样一样的往外掏,后面的小孩对着自己的娘哭的声嘶力竭的也要吃,在推着车往地下车库走,旁边有买烤肠和各种点心的,然然飞到跟前流口水,凌远只好买买买。

坐到了车上,凌远也不着急发动车,就看着小灶神打开了一袋薯片,咔咔咔的消灭着。

慢点吃。伸手擦掉了他嘴巴边的渣子,给他开了一袋酸奶让他喝。

看着他吃东西简直是其乐无穷,凌远看够了才将车开出了底下车库,带着他回到了家里,买的东西实在是多,小灶神伸手点了点,就剩下装着水果和酸奶的袋子在凌远的手边。

回到了家里,凌远找了一个大纸箱子,让然然把收起来的东西放进了纸箱子。


评论(15)
热度(4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