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9

凌远把箱子放到茶几跟前看着他抱着一块绿豆糕开始啃,拎着水果去了厨房,然然抱着一块点心去了厨房放到他的跟前。

对了,那个玩具你弄去哪里了?凌远接过那块点心放到嘴里。

哦,我送走了。然然帮他打开了水龙头,看着他仔细的清洗着水果。

一会给你做水果粥好不好?

水果粥是什么啊?

其实很简单,就是冰淇淋上面放上水果粒和芝麻、花生、蜜豆。

放酸奶可以吗?

那你买回来的冰淇淋准备什么时候吃?凌远边问边操作,干炒了花生米,炒了芝麻,把水果切成小粒儿,放到了一个碗里,在倒进去酸奶,搅拌均匀,剩下的水果放到了冰箱里。

过几天在吃,对了你一会吃什么啊?

我做鱼片粥,家里有龙利鱼是昨天新买的。

我也要吃。然然舔了舔嘴巴。

好,但是零食不许吃了知道吗?凌远被他那个小小的动作勾的有些心动。

好。然然点头,看着凌远操作,时不时的送上一口酸奶果粒到他的嘴里。

一碗果粒酸奶大半进了然然的肚子,小半进了凌远的肚子,凌远伸手擦掉了他嘴边的酸奶。端着热气腾腾的粥放到了桌子上面,顺便把厨房收拾了一下,看到然然坐在桌子翻看一本食谱,看的很认真。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认真。坐在他的身后。

在看食谱,养胃的。

然然啊,我是先天性的胃病,不是后天的。凌远看着他扭过脑袋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

我不能吃刺激的东西和凉东西,好了吃饭吧。凌远给他盛了一小碗粥,给自己盛了一大碗。

吃的时候凌远就觉得自己不对劲,总想往外吐,浑身不舒服,最后凌远直接跑到厕所把吃进去的粥都吐了出来,瘫坐地上。

你怎么了?然然看着他一脸我好难受的表情。

不知道就是很难受,不舒服,去药箱里找过敏药给我。凌远在挣扎。

啊,你过敏啊!

然然,我不舒服。凌远说着就晕倒了。

凌远,凌远。哎呀,你可真麻烦。然然在屋子里面转了几圈,找到了药箱,翻了好一会找到了过敏药,看着凌远的呼吸开始减弱了,站在他的心脏的位置开始跳,连着跳了好几下,凌远的呼吸恢复了,他把药塞进了凌远的嘴里,给他灌下一口水,在把他的衣服扣子解开。

凌远恢复了一点意识,挣扎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120,很快120就到了,抬着凌远去了医院,小灶神给家里下了个法术之后也跟去了。

一番折腾之后凌远住进了医院,凌教授闻讯赶来看到凌远躺在病床上,旁边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执意留下。

爸,我真的没事儿。这里又护士还有大夫,你不用留下来。凌远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呀你,从小到大除了胃不好,从来没有其他的毛病,怎么就突然过敏了呢?

我不知道,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对海鲜过敏。

好了我先回家去了,你妈还不知道呢,知道了估计又要唠叨了,老老实实的养着。凌教授叮嘱完之后就走了。

你怎么这幅表情啊?凌远看到小灶神的脸黑的和锅底差不多了。

没什么,你休息吧。小灶神的嘴抿的死死的。

刚刚护士在给凌远换衣服的时候,他看到了凌远身上有一道伤痕一样的印记,已经很淡了,若不是他此时有些发烧根本看不出来,他看着凌远睡着了之后下了个安魂咒在他身上,恢复了自己的大小伸手解开了凌远身上的扣子,轻轻的摸着那条印记。

这是,这是,真的是你。熏然的眼睛迅速的红了。一道斜着的印记,他一直记得三哥哥死的时候身上就是这样的一道伤痕,那是被父皇抽走龙筋留下的伤痕。

你是不是很疼?熏然轻轻的说着,他只知道这个印记在他就算投胎也得不到善终。

对不起,是我懂的太晚了,要是那个时候我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的话,你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了,龙宫也不会就这样毁掉了。李熏然缩了回去趴在他肩膀处轻轻的抽泣着。

凌远陷入了那个他看不到开头看不到结尾的梦,这一次他看清楚了那个梦:

他看到自己把小饕餮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看到自己陪着他玩耍,看着自己给他做好吃的,看到自己教会他说话,看到自己带着他和小雷神去凡间找他们的二哥玩耍。

请父皇成全儿臣。他跪在地上看着老龙王。

儿啊,你要父皇怎么成全你,那是帝君的养子啊,是小殿下啊,你是娶他,还是嫁他?在说了,他现在还什么都不懂,你就这么确定他会喜欢你吗?退一万步说,小殿下是一只饕餮,是天地间的凶兽啊,他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懂什么是爱吗?儿啊,想清楚啊。老龙王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头疼万分。

当龙王被他打动之后,决定上天庭禀告武帝求他定夺的时候,他才知道真的出事儿了,武帝已经知道了二徒弟在凡间和一个年轻人恋爱了雷霆大怒。

他带着天兵天将将二徒弟擒回,画下了一条天河,阻挡了年轻人追踪的脚步。 

师傅,你不能这样,为什么我不能和他在一起?二徒弟据理力争。

他是个凡人,你准备留恋着几十天的爱情然后孤独一辈子吗?武帝怒喝。

师徒两个人吵了起来,武帝一耳光抽到了徒弟的脸上,告诉他要是在敢多说一句,历时将他的情人就地灰飞烟灭。

刚好这个时候老龙王上天禀告此事,武帝怒不可遏的命令手下将他带上天宫。

罪不可赦。武帝眼睛通红的看着他。

臣,无罪。他直挺挺的跪在那里,远处一阵骚动,小饕餮冲破了武帝设下的结界飞奔而来,太璞带着群臣前来求情。

武帝失去了理智,下手将他打伤,抽走了他身上的龙筋,小饕餮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求武帝手下留情。

他听到自己说:然然不哭,哭了就不可爱了。

他看到小饕餮磕头磕的血流成河,将北门的地面全部染红,他听到自己说:我等你,等你来找我。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已经没有印象了,他看到自己投胎转世,受尽轮回之苦。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熏然就睡在他的肩窝处,他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体,伸手擦掉了他眼角的泪痕。

他记得他说过自己叫然然,是灶神,他的名字是三哥哥给他取的,他记得他告诉过他的三哥哥被他的父皇贬下凡尘,他记得很久以前他就叫他然然,那个时候他的然然已经被封为了灶神。

你醒了,饿不饿?熏然被他弄醒了。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凌远看着他问。

我叫李熏然,是,三哥哥给我取的名字,爹爹没有给我换过。小灶神飞到他的眼前看着他。

熏者,熏陶沾染之意,是指你经常跟着帝君和我会沾染我们身上的气息;然者,主宰也,言天者君道也,可天下之物而莫之胜也,是因为你是帝君的养子。李者,礼也,明理方能成人;然然喜欢我给你取的名字吗?凌远流下了眼泪,一句一句的说着,他看到他愣了,和他一起说着一样的话。

能让我抱抱你吗?我还没有见过长大之后的你呢,可以让我看看吗?凌远慢慢的撑起了身子,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灶神对着他伸开了双手。

三哥哥,我好想你。李熏然变回原来的大小被他牢牢的搂进了怀里。

然然,我也很想你。凌远拍拍他的后背。

评论(13)
热度(6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