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12

吃完了饭收拾完了,凌远拎上他进了洗手间。

你,你,你,你,你要干嘛?熏然结巴了,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身子。

啥都不干,洗澡。说着凌远给盆里放满了水。

哦。熏然想的很简单,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跳进了水盆里,舒服的叹了口气,没有看到凌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变小之后也跳进了盆里。

妈呀!救命啊!熏然退到了盆边上。

你怎么这么害怕。凌远不解极了。

人家,人家,人家,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啊。熏然想往外爬。

然然。凌远凑到他的耳朵边轻轻的唤了一声,看到小灶神明显打了个哆嗦,转过身看着他,看着凌远渐渐的逼近了他,吻上了他的唇,他俩隔着山,隔着水,隔了好久好久。

凌远把他挤到了盆边上,磨蹭着他的身体,熏然伸手环住了凌远的脖子,凌远松了他的唇,转而进攻他的耳朵,满意的听到他的嘴里溢出了一声呻吟,他的手顺着他的背向下滑去,滑到了他的腰上轻轻的揉了两把,在向下滑去,凝聚自己的能量将水引了进去,在将他带出了水盆。

好,难受。熏然指控他,看着他水润的眼睛,润泽的唇,凌远在低头吻了上去。

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几次之后,熏然知道了,看来这个晚上凌远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

干嘛这么委屈的看着我。凌远已经带着他回到了床上,此时这张床看起来好大。

我,我,我,我,我真的没有准备好。

你想准备什么?告诉我好不好?嗯!说着凌远的手带着一点润滑再次探入那个温暖的地方进进出出的。

啊~!熏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身体感觉变得好奇怪,又麻又痒。

怎么了?凌远明知故问的看着他,从医这么久了,看过这方面的东西也很多了,他自然之道按到了哪里。

没,没,没什,什么。熏然话都说不利索了。

是吗?凌远笑了低头咬住了他的下唇,他的手一直在后面深入浅出的动作着。

唔,嗯。熏然张大嘴呼吸着,这种感觉好奇妙,身体渐渐的发软,不在受自己的控制,不自觉的抬高了自己的身体以求他的手指进到更深的地方。

嗯?然然这是舒服了吗?凌远时时刻刻的注视着他的变化。

嗯,没有。熏然回神,撇过头不去看他。

真的吗?真的不舒服吗?凌远开始轻轻的动着自己的手,看着他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唇,身体开始了抖动,身前的那个已经开始往外吐水了,凌远笑了伸手抓住了他的下身,随着自己手动的频率,轻轻的拢着。

熏然彻底的陷入了一片的虚无之中,他想大喊大叫来宣泄自己的感觉,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床单。凌远的唇已经来到了他的胸前,轻轻的含着弄着。

啊~!熏然的声音拔高了很多,身体骤然的向下一陷不停的在抖着。

然然你现在好美。凌远看着他泛红的身体,将手上的东西抹到了自己的下面送入了那个温暖湿润的所在。

熏然的声音又变了一个调,腿不自觉的缠上了凌远的身子,他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凌远带着他在大海里面遨游、穿梭,带着他随着浪花上上下下的起伏,抓不住的那种感觉,十分的奇妙,他大声的喊着,大声的叫着。

然然,舒服吗?凌远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舒,啊~,舒服!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很软很柔。

告诉我多舒服,想一个词来形容你现在的感觉好不好。

海,海,海浪!他的手揪着单子不停的晃着。

真的呀。凌远的声音平静的有些吓人。

啊,快,快点,好,好,好不,好不好。熏然发出了请求,却不知道自己依然陷入了凌远编制好的网里。

好,你说什么都好。凌远没有加快速度,反而逐渐的减慢了速度。

熏然在这种速度下逐渐的找回了自己的神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的男人,伸手抱住了他的身体。

凌远搂着他,手在他的胸前轻轻的动着,听着他嘴里发出了拐了好几个调的声音,轻轻的从他额头亲到了他的眼睛,在亲上那个柔软的所在,将他的舌头含进了他的嘴里,骤然间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和力度,感觉到背上手臂突然间收紧了,将他的声音闷在了他的嘴里。

良久,他停住了自己的身体,抬头看着失神的他:还好吗?

你个老流氓。他有气无力的吐出了几个字。

我之对你一个人耍流氓。凌远低着头抵住他的额头,在他的唇上烙下了一个吻,带着他去了浴室。

啊,凌远,你,疯了,不,不要,不要这样。熏然紧紧的抱着他。

嗯?不舒服吗?嗯?凌远搂着他腰。

你,你,你,疯,疯了,这,这样,带,带,带我,去,去,浴室。

唔,看来你还有力气啊,不错,不错。凌远笑了。

啊,你,你,你,放,放我,放我,下,下,下来。

你要干嘛?

喝,喝,喝,喝水。

好。凌远带着他换了个放下走到了餐桌跟前,倒了杯水渡进了他的嘴里。

不,不,不要,不要,在,在,在,这,这里。熏然带着哭腔说。

然然不喜欢吗?不喜欢还抓的我这么紧。凌远再次加大了力度。

不,不,不,不是……

不是,就是喜欢喽,我们就在这里吧。凌远把他按到了桌子上面。

嗯,嗯,嗯,啊~!熏然的声音软糯而甜腻的发了出来,他赶紧用手堵住了自己的嘴巴。

别堵着,我喜欢听。凌远伸手拿开了他的手,看着他咬住了下唇,俯身亲了上去,满意的听到了他声音。

当熏然重新躺回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了,看着他扶着自己的腰进来躺回到了床上,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你也太能折腾了吧,折腾了半个晚上。熏然困得只打哈欠。

有吗?还行吧,反正明天不上班。

啊?还来,不要,三哥哥,放过我好不好。

不着急,反正我们的时间很长不是吗?睡吧。凌远伸手将他搂进了怀里。

凌远第一次梦到了自己的父王和母后,他拼命的跑着,叫着,他们只是对着他笑,他始终够不到他们。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儿啊,你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去吧,你的路还长。龙王一挥手,打退了他,带着老婆转身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尽头。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怀里的人,抱着他不松手,伸手理了一下他头发,轻轻的亲了一下,继续着自己的睡眠,无视了窗户外面的阳光。

评论(8)
热度(4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