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第八号当铺

悄咪咪的我更新了!!哈哈哈哈!!!

————————

第九十一话  

日子在诡异的平静下一天天的过去,这个时候一石激起千层浪。

你听说了吗?吴家的三爷昨天出现了。

你知道吗?吴家的小少爷被三爷的手下毒死了。

我告诉你哦,吴家出事儿了。

流言蜚语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大街小巷,要不是吴邪的呼吸还在,潘子都要以为外面传的是真的了,外面那些新被收回来的盘口开始要求吴三省或吴邪出来说话。

潘子急的团团转,王八邱现在快压不住外面那些造反的人,天天跑来讨主意。

但是发现了一个更加糟糕的事情,在晚上张起灵睡着的时候他和吴邪同时被带走了,外面守护的魔族被打成了重伤返回第八号当铺跪地请罪。

毕忠良砸了一个杯子,陈深捏碎了一个杯子,苏三省的脸阴的要滴出水了。

谁做的?

属下不知。

滚,一帮废物。苏三省挥手让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去养伤。

谁会这么做?陈深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怒火。

除了白家的人,我想不出来会有谁,能悄无声息的带走两个孩子还能打伤四个高阶的魔族而不惊动我们。苏三省皱着眉头。

白家的人?会是谁?陈深死死的捏着自己的拳头。

别着急,白家的人不会动他俩的。毕忠良说的话自己都不信,却还是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老毕,皮皮的灵魂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在这里,外面只是他的肉身。你觉得我能安心吗?陈深紧紧的抓着毕忠良的手。

陈深我觉得应该没事儿,他们带走了两个孩子应该会和我们谈条件才对,就算我们想去找我们也无从找起。起码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皮皮的灵魂是安全的。苏三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深了,他试着分析带走两个孩子的理由。

带走皮皮可以理解为他们一直想要我的灵魂,但是带走那个孩子算什么?陈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个孩子很警觉,他一直在看护皮皮的身体,一旦有人动皮皮的身体,那个孩子的反应是很快的,保险的方法就是两个人一起带走。毕忠良安抚的拍了拍陈深的后背,苏三省已经命令手下的魔族进入人间寻找吴邪的踪迹了。

会不会和上次皮皮回来让我们查吴三省和那个孩子的身世有关?苏三省猜测到。

不无可能。毕忠良重新倒了一杯酒饮下。

因为张起灵和吴邪的消失,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潘子知道瞒不住回到了吴家请罪,吴家一片阴云。

潘子和胖子联系希望可以借助他的力量来找吴邪,但是胖子一脸的疑问: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怎么可能,潘哥,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也知道不可能,但是就是发生了,我也没有办法理解。潘子急的火上房,胖子知道真的是出事儿了,立刻答应帮忙寻找。

张家的人因为张起灵的消失也入世寻找张起灵的踪迹,解雨臣和霍家也发动了人手寻找,整个人间因为两个人的消失乱成了一团。

皮皮被酒魔放在温床里温养着,一点也不知道外面已经乱了。

张起灵醒了之后发现他们在一个漂亮的花园里,而吴邪就躺在一颗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在他的身上形成了光驳的斑点,他伸手探了探他的呼吸发现他好好的,便起身观察四周的情况。

他发现他们在的庭院里周围都是鲜花绿草,旁边一个遮阳伞,伞下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各种点心和水果还有一壶茶水,茶水呈橘黄色,茶壶旁边摆着两个玻璃杯和两套餐具。

不远处有一个喷泉,旁边就是一栋房子,虽然阳光明媚却不闻鸟叫虫鸣,安静的格外诡异,似乎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

他闭上眼睛仔细的聆听可以听到飘渺的唱诗的声音,声音空灵像是飘在空中,数米之外有着微弱的呼吸,似是在拼命的隐藏自己的踪迹。

他不动声色的坐在了伞下到了一杯茶水,看着玻璃杯里晶莹的色泽赞叹不已,轻轻的抿了一口发现入口微酸带着淡淡的果香温度恰到好处,伸手拿起了一块点心,点心酥软馅料微甜;再拿起旁边一块上白下红的点心放到嘴里发现白色微甜红色微酸且入口即化。

张起灵嘴角上挑,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这里的人看来是把他的习惯摸的一清二楚,他不喜欢吃重口味的东西,这里的点心到茶水的味道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倒是显得有些故意了。

他将那一壶茶快速的喝完,就在他放下茶杯的一瞬间他感到一阵眩晕,狠命的晃了一下脑袋之后发现茶壶里的竟然多了大半的茶水,一瞬间的惊讶之后他捏破了一个玻璃杯,将一小块玻璃放在手心将茶水喝完,感到眩晕的时候他使劲的捏了一下手心里的玻璃片,疼痛使他清醒,他看到了一个虚无的影子在给茶壶里面加水,反手弹出去一滴血落在了影子的身上,看着血滴飘进了那栋房子里。

他扔到了那块碎片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果然远处的虚无瞬间变得很清晰,他看到远处有一个教堂,那里有许多背着翅膀的人在唱歌,白金色的光点随着他们的吟唱洒落在了空中飘向了远方。

一个男人由远及近的走到了他的跟前看着他的动作,伸手拉过他的手另一只手轻轻的一划,他手上的伤口瞬间愈合了。

你是?张起灵?来人疑惑的看着他,他甩开了来人的手起身走到了吴邪的身边靠着树坐了下去戒备的看着男人。

我没有恶意,带你们来只是想和你谈个交换条件。男人看出来张起灵的敌意,张起灵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

我告诉你你的身世,做为交换条件。男人也不生气只是换了个条件而已。

不用。

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的身世吗?男人继续游说。

不需要。张起灵看着躺在地上状似睡着的人,那个人答应过他一定会帮他找到他的身世。

他要是永远不醒呢?

我等着。

我有办法让他现在就醒过来。

不需要。

张起灵的强硬让男人感到了为难,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这个强硬的男孩了,他想动吴邪但是张起灵势必不会答应,硬碰硬的话他肯定会赢但是有些胜之不武。

张起灵见他没有动作了,闭上了眼睛试着和身体里的麒麟沟通,他感觉到麒麟在身体里不停的咆哮着,似乎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敌人。。

这里是哪里?张起灵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里是一个美好的地方,我只是想要他的身体,我什么都不做,我可以告诉你你的身世,你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里或者是待在外面的世界,如何你考虑一下。来人说完消失在了张起灵的眼前。

张起灵抿着嘴巴看着这一切,他的手上没有武器,没有办法动,就算有武器打起来恐怕会伤到吴邪这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夜晚,张起灵并没有带着吴邪进到房子里,那个人又来了一次告诉他可以进到房子里面休息,他不同意,来人只得让背着翅膀的人给他们送来了褥子和被子。

张起灵皱着眉头看着那些背着翅膀的人暗中戒备着,他发现这些人和云顶天宫里面的鸟人惊人的相似,不同的是云顶的那些鸟人是双翼,这里的人都是四翼。

他看着那些人铺好了褥子和被子飞走了,他抱着吴邪躺在了褥子上面,从自己身上抽了一个绳子出来将自己和吴邪的手绑在了一起。


评论(10)
热度(1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