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毕深/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二话    阴阳,世界好乱。

此时的魔界,酒魔看着被提出来的血皱着眉头派人将魔尊叫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这么急的把我找来。魔尊对着他永远是和颜悦色的。

你看这个,这个是邪儿的血。酒魔将一个水晶杯递到了魔尊的手里。

这个?怎么会这样?魔尊惊到了。

邪儿是前一阵子才恢复的记忆和力量但是他的血怎么会是这样的?邪儿还是皮皮的时候按着他的生辰来算不是七月生的,邪儿也不是七月生的,为何他的血这么阴?酒魔极其不解。

魔尊取了一滴张家人的血、一滴吴邪的血放在了一个水晶碗里,愕然的发现两滴血竟然转起了圈转到最后出现了太极的符号。

这是?这是为何?难道是阳极生阴,阴极生阳?

你是说那个孩子和邪儿相辅相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是所有的张家都和邪儿相辅相成了?

这里有那个孩子的血,要是没有那个孩子的血呢?

这怎么提啊,张家人的血是相互融合的,已经融合到了一起根本提不出来啊?

这个时候一个魔兵来报说毕忠良派了四个魔族族长到人间现在负伤回来,在大殿的外面请见。

魔尊吩咐他们到大厅觐见,带着酒魔来到了外面,看到四个人身负重伤跪在地上,魔尊皱紧了眉头,酒魔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伸手覆上那伤口发现和他的力量相斥。

酒尊这是仙界的人弄的。一个男人开口了。

仙界?仙界的人怎么会插手人间的事情?魔尊挥手大殿里立刻充满了纯净的魔力将四个人体内的仙界的能量逐渐逼出。

属下等被毕忠良派到人间看护吴邪的身体,就在昨天晚上,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天而降将吴邪和张家的孩子带走了,属下联手阻拦却是不敌。

仙界的人想干什么?魔尊捏烂了手把。

你们下去吧。酒魔挥手将四个人挥退,回到了魔尊的身边看到他转着手里的戒指,知道这是他生气的表现。

你准备攻打仙界?

不会,我们和仙界神界早已结盟,这帮老家伙是不会轻易违背盟约的,这些年的小打小闹均是不痛不痒的双方在练兵,但是天使界我是一定要打,当年若非那个老家伙从中间动手脚我怎么会伤到灵魂,加上这次两个孩子的事儿,老家伙虽然我不能动手但是我是不会让他好过的。

当铺里,陈深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人在要典当自己的运气换自己的事业。

你没有运气怎么得到自己的事业?毕忠良喝了一口酒。

我的运气一直不好,所以我的事业没有任何的起色。男人愁眉苦脸的看着毕忠良。

换一样东西如何?

老板,我还能当什么?男人抓着自己的公文包。

你的寿命,你的寿命很长。典当十年换你的事业。

也好,换我功成名就。男人神经质的笑了。

请签字吧。陈深拿起本子递给了男人,男人打开仔细的阅读,之后拿过陈深递给他的毛笔歪歪扭扭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白日梦做的挺美呀。陈深合上了本子看着毕忠良。

哼,就让他继续做这个白日梦。毕忠良阴笑着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这样好吗?他毕竟是那边的信徒,我们已经这样整了好几个人了。陈深皱着眉头。

哼,这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在不把两个孩子送回来,我拆了他们的教堂。毕忠良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白神父不知道两个孩子现在就在天堂里面,他对着下面的教堂送上来的报告一筹莫展,自从毕忠良消灭了黑影之后很少会有这么大的动静,接连不断的有人向魔鬼出卖自己的灵魂。

他到底想干什么?唐山海皱着眉头看着他和约翰的老师。

不知道,但是肯定出事了。约翰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

我已经让他们去查了。唐山海看着地上反光的地砖。

此时那把黑金古刀也重新铸造完成,魔尊用吴邪的血给它开了刃,吴邪的血一浇上去魔尊就听到了刀鸣,刀不断的抖动着,吴邪站在酒魔的肩膀上面幸福的看着那把刀。

张起灵在天堂的日子也不好过,虽说一日三餐有人打理,但是要提防着那个人随时出现带走吴邪的身体,精神紧绷到了极限,他闭着眼睛打坐恢复精神的疲倦,他的手腕始终和吴邪的手腕连在一起,他感觉到脖子上的那块玉再次释放出温和的能量舒缓他的精神,让他进入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既能感觉到旁边的风吹草动,又能很好的得到休息。

孩子,孩子,孩子你醒醒,醒醒。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谁?张起灵睁开眼睛看着来人。

你叫我刘嬷嬷好了,这个孩子是你什么人?刘嬷嬷温和的看着他。

他,是我朋友。张起灵警觉的看着刘嬷嬷。

他和我弟弟长得好像,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

我一觉睡醒之后就在这里了。张起灵依旧警觉,刘嬷嬷微微一愣,随即想到神父说过魔界现在动作频繁,他不知道是不是和凭空出现在花园里的那两个孩子有关,她才会在晚上过来看看,没有想到会看到“陈深”,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孩子不是陈深,却和陈深有着莫大的关系。

我送你们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之后你们就安全了。

不,我们暂时不能离开。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倔啊?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快点和我走。

不行,带我们来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一旦我们离开了,被他知道的话你可能会有危险,您还是离开我们这里比较好。张起灵难得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么多的话。

这,好吧,你照顾好自己。刘嬷嬷点点头起身离开了这里。

张起灵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笑了笑,他还没有摸清楚这里的情况,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此时的人间已经彻底被搅的一团乱,各种古怪的事情频频发生,各种糟心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被报了出来,媒体也开心也不开心。

那个人只是每天过来和他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然后就消失了。

山海啊,你看是不是和这件事儿有关?刘嬷嬷将在花园里面看到的事情和唐山海说了。

什么?您是说花园里多了两个孩子还和陈深有关?怎么会这样?约翰,怎么办?唐山海看着白约翰。

管不到现在外面闹到天翻地覆,原来源头在我们这里,但是背着我们和老师做了这件事儿看来上面真的插手了。

此时白神父站在教堂顶上看着面目狰狞的毕忠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怎么?还和我装,不是你们的人带走了两个孩子还有谁能带走他们?毕忠良厉声质问。

我真的不知道,你等我回去查一查好不好,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白神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出来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魔界派出了那么的魔族。却没有想到被毕忠良逼到了教堂的顶上。

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派人毁了你们在人间的代言,哼!毕忠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白神父回到了自己的教堂就看到了约翰和唐山海以及刘嬷嬷三个人在教堂里面转圈圈。

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白神父一脸的不可思议。

老师,我去查了一下,那两个孩子所在地方被一个结界罩了起来,只有刘嬷嬷可以进去,我们没有人可以接近哪里。白约翰也是一脸的无奈。


评论(11)
热度(1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