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17


然然,不可以,真的不可以,你听话好不好。凌远愁眉苦脸的看着李熏然,熏然趴在冰箱的顶上死活不松手,这个冰箱是从明楼在唐人街的公寓搬过来的,现在李熏然准备把他搬到他在研究学院的宿舍里,但是凌远不许。

为什么?熏然很是不开心。

乖啦,你的宿舍有冰箱的,你要学会和其他人相处哦。

我才不要呢,他们都不是好人。

乖哦,听话。凌远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的冰淇淋啊,你不许趁我不在偷吃哦。熏然想了半天终于决定不搬冰箱了,凌远却被他这句话说的差点跌倒。

我怎么偷吃啊?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胃不好,偷吃,偷吃个鬼哦。凌远伸手敲了他一下。

今晚的月亮不错哦。熏然抬头看到了天上的月亮,笑了。

是啊,真的很漂亮呢,有若银盘。凌远拉上了窗帘,可以看的出来,太阴将军心情很好呢。

第二天,熏然被凌远送进了烹饪研究学院,看着他一脸的不情愿,凌远无奈的很,进了学校的熏然却是一脸的冷漠,拒人千里之外。

进了学校的熏然严格按照学校的制度,早上五点起床,洗漱收拾房间,熨衣服,然后穿着洁白干净的制服去吃饭,再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和他一个宿舍的男孩是个华裔,所以两个人还算是合得来,就是他晚上睡的比男孩要早一些,男孩没有办法,天赋不如他只好默默的温习笔记。

凌远送走了熏然一个人回到了公寓觉得不适应,原本嬉闹的公寓现在就剩他一个人了格外的不适应,看着柜子里成双成对的碗筷和情侣装,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黯然伤心。

一个人不适应啊?一个声音从房间里面响了起来。

是你?凌远豁然回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怎么不欢迎啊?来人看着凌远。

欢迎啊,我怎么敢不欢迎啊,你来我这里干嘛?凌远看着他。

我来看看你在这里住的习惯不习惯。

得了吧,好好说干嘛来了?

那个,那个,那个,三公子,帮帮忙吧,我和方孟敖那个家伙打了这么久了,我都烦了。来人正是金乌将军杜见锋。

怪谁啊,还不是怪你,那个时候贪玩,挂了十个太阳在天上,人家赫利俄斯倒霉被废了神位,而你被后羿射伤了。

哼,要不是他射伤我,我至于吗我。

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这个才拐走太阴将军的。

不是啦。

杜,见,锋,你今晚不用回来了,今晚我不在月宫。天空中传来了太阴将军的怒吼声。

啊,孟韦,你听我解释啊。杜见锋追了出去。

哼,让你在我这里炫耀,活该。凌远对着天空做了个鬼脸,看着床上那个小小的灶王爷玩偶,伸手拿了起来放到了床头灯的下面。

一个人在公寓凌远也待不下去就提前去了学校领来了书本,仔细的阅读着书本里的内容提前预习等到开学的时候不会手忙脚乱。

因为熏然耳提面命的告诫他一定要按时吃饭,胃要是在疼得话他就撒手不管了,所以吃饭还算是按时。

等到开学之后凌远才知道自己的决定多么的英明,教授根本不是按照课本上的东西讲的,而是按照实际发生的各种案例结合书本上的东西进行讲解,凌远的笔记记的飞快,懂得不懂得全部记下来然后去吃东西,吃完东西之后回到教室开始复习功课。

而在学习西餐烹饪的熏然遇到了空前的麻烦,因为长的可爱又会卖萌所以老师们都很喜欢他,但是他的同学却都不喜欢他,没事儿就想坏主意整他却是自己倒霉。

比如他的舍友趁他不注意将油点弄到他的衣服上面不显眼的地方,但是自己穿衣服的时候发现油点出现在自己的衣服上面没有办法只好重新洗衣服重新烫熨差点迟到。

比如他同学暗中破坏他的烹饪材料,但是上课的时候发现他的材料都是完整如初的。

——————————————

最近热的我一点灵感都没有,有些短小,各位将就啦!!


评论(6)
热度(3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