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 18

两年之后熏然学成以高分毕业,各大酒店的餐饮部争相发邀请函给他,被他一一婉拒。

在家里他请几个哥哥过来检验一下他的学习成果,凌远坐在餐厅手撑下巴看着厨房里忙忙碌碌的人有条不紊的做着料理周身全是粉色的气泡,他的身边坐着几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

两个人西装革履,三个穿着古装,看着很怪异却异常的和谐。

四哥,你和然然说了没有啊?方孟韦暗暗的踹了自己的大哥一脚让他不要和杜见锋吹胡子瞪眼。

说了,但是我被大哥训了。阿诚给他们倒满了茶水。

那然然什么反应?方孟敖翻了杜见锋一个白眼之后看着明楼。

然然很生气。明楼喝了一口水。

我就知道。方孟韦也瞪了杜见锋一眼,差点把人瞪到桌子底下去。

什么然然很生气,为什么要生气?凌远听到了回头问。

啊,没什么,没什么。喝水,喝水。明楼打了个哈哈。凌远见问不出来什么,起身去厨房端熏然做好的料理,顺便帮忙。

是不是要告诉他啊,万一将来发生点什么怎么办?杜见锋看着阿诚,阿诚点头。

有了凌远的帮忙熏然地速度快了很多,很快一个桌子就被摆满了,众人默默的咽着口水。

尝尝看,熏然的手艺很好。凌远称赞道。

不错,好吃,比某些人的手艺好多了。方孟敖塞了一嘴的同时不忘记酸杜见锋。

好了大哥,别说了,我也没有见你少吃过一口啊。方孟韦有些不高兴。

味道不错,你多吃点。明楼给阿诚夹了一筷子的肉。

熏然缩小了之后坐在盘子旁边,凌远给他弄碎了之后放到盘子里,看着他张嘴啊呜啊呜的吃着,凌远觉得好笑,伸手舀了一勺玉米粒送到了小灶神的嘴边,看着他小嘴一张就吃掉了三分之一。

你啊,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还是喜欢吃蔬菜尤其是玉米粒。凌远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看着他笑眯眯的点点头。

吃饱了之后杜见锋被孟韦推进了厨房进行善后工作,方孟敖在外面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好了,方大哥你都抱怨了好几千年了,你真的不喜欢他,直接把他俩拆了就可以了。熏然翻了个白眼,他听了好久的碎碎念了。

我不敢,他俩可是师傅已经同意了的。

其实你是同意了,对吗?现在只是手痒痒找不到人对打而已,所以隔三差五的去找见锋哥哥地麻烦,我都懂。熏然无奈的喝了一口水。

明楼拉着阿诚和凌远在书房,表面是说帮他看一些经济学方面的问题,其实是在说事情。

我们找到织亦了。明楼有些踌躇。

然然知道了对吗?凌远想到了什么。

我告诉他了。阿诚撇撇嘴。

他说对不起,但是然然生气了。明楼看着他。

我知道了。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凌远无奈了,他可以想象到熏然有多生气。

他们出来就看到熏然缩小了躺在茶几的睡得四仰八叉而方氏兄弟和杜见锋已经不见了。凌远伸手捧着小熏然回到卧室放到了枕头上给他盖了个单子转身回到客厅泡了壶茶。

现在师傅和师公还不知道你已经恢复记忆的事儿,你还是小心一点,另外你的那个生父,然然已经隐藏了你的行踪,所以我估计可能会找到的应该是你的那个表哥。明楼看着他。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那就好,阿诚,我们也该回去了。明楼起身带着阿诚消失在了客厅里。

凌远回到卧室就看到熏然坐在枕头上打哈欠,走过去揉揉他的头发问:你怎么睡在了茶几上?

刚刚和方孟敖打了一架,那个家伙还真厉害。熏然撇撇嘴。

那就在睡一会吧。凌远伸手给他盖上了单子让他睡在了自己的肩窝处。

凌远利用假期在谭氏实习,总有人把他和谭宗明弄混,而谭宗明也借此机会偷懒,却发现凌远的活很琐碎,由于凌远和谭宗明长的很像大家也分不清楚谁是谁,最后凌远被安排在了谭宗明的办公室里。

凌远忙的连饭都是熏然做好送到办公室给他吃,谭宗明在熏然地威胁下吐吐舌头乖乖的帮忙干活,让凌远可以喘一口气。

晚上下班的时候回到了房子,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了熏然的吼声: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安静了一会就听到一声怒吼:滚~!

凌远打开了门就看到熏然一个人站在客厅里一个劲儿的喘气,赶紧走过去拍拍他的后背给他顺气: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根据屋子里面残留的香气,凌远判断是熏然的二哥来过了。

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凌远柔声的哄着。

没事儿。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熏然身上的玉佩散发出柔和的力量驱散了他身上的baoli的气息。

————————————

大家凑合凑合在看一遍吧,谢谢啦。

评论(4)
热度(3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