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19

熏然缩小吃着凌远给他做的水果酸奶沙拉,吃的有些不开心,甚至是心不在焉。

不好吃吗?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吃吗?凌远吃了一口看着他。

没有啊,很好吃。熏然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直接把自己给噎住了。

然然,你要干什么?为什么吃的这么着急?凌远把手伸到他的跟前让他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熏然吐出了嘴里的东西之后锤了锤自己的胸口。

慢点吃,我不和你抢。凌远去洗了手回来,看到他用勺子不停的搅拌着碗里的水果粒。

然然有什么不能告诉我吗?凌远看着他。

今天我二哥突然出现了,他向我道歉说,说,说他对不起你,还告诉我好自为之。熏然笑的有些牵强,一使劲就掰断了手里的勺子。

然然,我想你二哥不是这个意思,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的,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肯来向你道歉……

够了,我不想在提他了,不许再在我面前提他。熏然怒了。

好,不提,不提,乖。凌远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在熏然的心里是个结,这个结一天不解,他们兄弟就一天不会和解,但是如何要解开这个结真的是个问题,他的耿耿于怀、他的怒火万丈他都了解,此事因他而起,还得因他结束,但是这件事的症结却在织亦的身上。

看到他还在生闷气,凌远伸手将他拎了起来直接丢到了酸奶碗里顺便往下按了按,然后笑眯眯的起身不理会他的喊叫哼着歌去了厨房: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百花香。

浸在酸奶里的熏然气哼哼的拍了几下果粒,闭住了呼吸沉到了酸奶里,在浮出来瞬移到了洗手间里洗了个澡之后出来端着碗吃掉了里面的酸奶果粒。

你都吃了?凌远惊讶的看着他。

对啊,为什么不吃掉,要是扔掉的话很浪费的。熏然笑眯眯的,他只是把他待得地方扔掉了而已。

好,你说什么都对。凌远妥协了。

晚上吃什么啊?熏然看了看锅里,锅里在煮鱼片粥和蘑菇粥。

你吃鱼,我吃蘑菇。

好。

吃完饭两个人坐在阳台上看着星空,熏然给他说天上的星座,而凌远则看着他的侧颜,只不过今天晚上的月亮是上玄月。

好想你六哥又不高兴了。

他啊,高不高兴都是这样的,我曾经在月宫里住了一千多年,变成了你的模样去整治了一个据说喜欢龙的人。

不会是“叶公好龙”吧。凌远觉得头大了,他一个不在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呀,你怎么知道的,就是那个叶公啊,还拿我的口水去卖钱,笑死我了。熏然笑的东倒西歪的。

呵呵!凌远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笑了,只能默默翻个白眼之后呵呵两声作数。

你不高兴啊?

你的小脑袋瓜一天在想什么?尼斯湖水怪是你,叶公好龙怎么还是你啊?

所以你现在是和我算后账咯?

没有,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好玩啊,再说了找不到你,我心烦啊,所以就出去找点事儿干啊。

不会砍桂花树的吴刚也是你吧?

那里来的桂花树啊?那个是金乌哥哥给六哥种的,六哥每隔几年就会用桂花酿酒,我那里敢砍啊,砍了不得被金乌哥哥和六哥追杀啊。

拿捣药的玉兔呢?

那里有捣药的玉兔啊,还真是的,那个是六哥的表妹没事学着怎么做药,那里有什么玉兔啊。

合着神话都是骗人的啊?

也不是啊,盘古开天辟地是真的啊,女娲造人也是真的啊,就是关于天宫的事儿十有八九都是假的。

呵呵,是哦,我怎么忘了。

所以,好多的东西你应该知道那些本来应该是什么样的。

所以,牛郎织女其实就是……

没错,就是他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凌远一下子笑了,笑得肚子疼,熏然只好扶着他回到卧室去以免笑岔气了。

好了,别笑了,反正听到这个故事之后我也笑了很久。

怎么会这样啊?

大哥传的啊,大哥派人传到下界的。

其实是你传的吧。凌远一语道破,熏然扭过脸不理他。

好了,别闹了,看着我,然然我现在好好的,别再恨了好吗?

这么久了,我也没有力气在去恨他了,我只是讨厌他而已。

好,乖,休息吧,我明天还要上课去呢。凌远推着他去了浴室,他在阳台上面往外打了个电话。


评论(10)
热度(4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