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四话    无恙,我才安心。

张起灵感觉到刀将一股股纯净的能量传递到了他的身上,他再次举起了那把刀指向了道人:我说你放他出来。

就凭你?道人眯了眼睛看着他,张起灵不在说话而是攻了过去,道人被逼着倒退了几步,被他攻入了他的阵法中心,道人掐了个决召唤来了自己的剑。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起灵稳住了自己用刀指着那个道人。

干什么?我干什么需要告诉你吗?道人冷冷的看着他伸手欲夺他的刀,他迅速将刀抽回横在自己的跟前,道人微微的惊讶了一下,却发现刀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他进刀退,他退刀进,似乎是刀带着张起灵在动而不是他带着刀动。

刀风将这个聚魂阵破坏殆尽,而吴邪在阵中却毫发无损,张起灵挥出去了一刀将道人逼退,快速跑回到了吴邪的身边将他背在背上。

那里去?道人赶到拦在了张起灵的身前用剑指着他,他却忘记了这里刚好是天使和魔界的小通道,能量极其混杂,他忽略了刀上传出来的那股纯净的魔力。

一阵大雾涌了过来,道人看不清楚眼前的人,等雾散去之后他看到张起灵背着吴邪伸手挥散了眼前的雾看到他握着刀戒备的看着他。

两个人再次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道人发现他背上的吴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边。

你居然醒了,你什么时候醒的?道人愣了一下被刀逼退了。

我什么时候醒的为什么要告诉你。吴邪开口。

你不是他,你是谁?道人用剑指着吴邪,张起灵挡住了那把剑,两个人笑了一下之后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道人挥剑乱砍。

张起灵背着吴邪趁着起雾转身进入了雾中,他身体里的麒麟和穷奇冲了出来变做了二人的模样。他在雾中艰难的行走着,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他,也不知道吴邪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醒,他的刀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等张起灵从雾中走出了之后看了看四周他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道地方,他也不知道这里是那里。

他把吴邪放在了地上,麒麟咆哮着飞奔而至撞进了他的身体里,他四下查看了一下愕然的发现他们在昆仑山的地狱谷。

这?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张起灵自言自语。

魔宫里,魔尊和酒尊确认吴邪的身体现在安全了之后才把他的灵魂放了回去。

灵,起灵。吴邪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不远处的人。

吴邪,你醒了。张起灵转身看到他醒了赶紧走过来。

我们这是在哪里?吴邪借着张起灵的胳膊站了起来,腿一软差点摔倒,张起灵手一伸揽住了他的腰顺势坐在了地上,将他搂在了怀里。

吓死我了知道吗?我们被一个道士带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我和他打了一架之后靠着麒麟和穷奇的帮忙才逃出来,不过我们还是被困住了就是了。张起灵让他靠着自己的膝盖上面。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

昆仑山死亡谷。

这里,这里好像,好像是,好像是魔界的一个通道,这里的磁场和别处的磁场不一样,我们出现在这里,应该不用担心了。吴邪说话有些结巴,他第一次被他抱在怀里。

只要你没事就一切都好。张起灵还是将他搂紧了,他担心了好多天,这口气终于可以松了,提起来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一切都没有将他搂在怀里的感觉来的真实。

起灵,你搂的是不是有点太紧了。吴邪闷在他的怀里。

我害怕你知道吗?我害怕你在也醒不过来了。张起灵放松了一点,但是还是不松手。

我现在不是没事儿吗?吴邪伸手搂住了他。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好一会儿张起灵才松开了手,扶着他坐在了旁边。

属下见过小主人。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什么事儿?吴邪一口气差点憋回去。

主人正在四处寻找小主人,请小主人和属下一起回去一趟,好让主人安心。魔族的人看着吴邪。

不行,我还有事儿处理,现在不能回去,你回去告诉我爸爸和我父亲说我现在安全了。吴邪把气息理顺了。

这,还请小主人给我一个信物,可以让主人安心。

吴邪想了半天对着张起灵伸手,张起灵愣了愣,伸手摘下他的玉递给了吴邪。

你把这个拿回去给我父亲看看他就知道了。吴邪将玉放在了魔族的手里。

是,属下这就回去复命。魔族消失了。

这就走了,也不给我们留点吃的和水?吴邪气的直捶地。

好了,我去找点水,别生气了。张起灵安抚住了他,意外的被人顺了毛,吴邪很开心。

张起灵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就被团团围住,毕忠良带着陈深和苏三省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跟前。

陈深几步走到了吴邪的跟前拉着他的手仔细查看,毕忠良将手里的玉佩递给了张起灵。

爸,我没事儿,没有受伤。吴邪对于自己被当成小孩子实在是不爽。

你闭嘴,你知不知道你擅自使用离魂,有多危险?陈深开启了絮叨模式,吴邪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耷拉着脑袋听着陈深的碎碎念。

这边苏三省将带来的水和吃的递给了张起灵,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毕忠良看着陈深很郁闷的摸着下巴,为什么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儿子就变成了话痨?这是为什么呢?

从这里直直的往外走不要回头,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一旦回头就会坠入魔界的地域,我们谁都救不了你了。苏三省告诫他。

好了,三省不要吓唬他了,不过三省说的是对的,直直往外走不许回头,一旦回头你的灵魂就会消散明白吗?那怕是用聚魂阵都没有用了。毕忠良看着眼前的男孩,觉得他的容貌似乎在哪里见过。

陈深已经不再念吴邪了,而是将他搂在怀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看着他:以后不许擅自使用离魂知道吗?你那个三叔隐藏踪迹的能力真的很强,暂时找不到他,我想他是不是在云顶的里面。

爸爸是说那座天宫的青铜门。

嗯。

爸爸和父亲送我入室是不是就是为了寻找守护那座青铜门的守门人。

嗯,而且我们调查发现那个小哥的身世不简单,调查他的身世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一切都等你们从张家古楼出来之后,我会给你一个答案。陈深摸摸他的脸,揉揉他的头发。

好了,深,我们该回去了,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魔族会招来别人的恐慌的,这里我已经施加封印了,你们保重。毕忠良揽住了陈深的腰带着苏三省和一众魔族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邪,你的爸爸、父亲和你的叔叔到底什么身份?张起灵疑惑的看着吴邪。

等时间到了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但是现在我饿了。吴邪吐吐舌头。

好,吃吧。张起灵和他席地而坐吃着午饭,吃完了东西之后两个人手拉着手往外面走。

族长,你回来了……

皮皮,到妈妈这里来……

身后传来了呼唤的声音,吴邪差点回头,张起灵死死的攥着他的手拉着他往前走。

皮皮,你为什么不理妈妈?……

我……吴邪准备回头去看。

吴邪不要回头,你的父亲说过一旦回头灵魂就会彻底散掉。张起灵撕下一块衣服的布料绑住了吴邪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手摸索着往前走,却没有看到吴邪不断流出的眼泪和咬住的嘴唇。

他的耳畔不断传来沈秋霞的呼唤,但是他真的不敢回头,他感觉到这里的封印越来越强了,看来父亲真的恢复了这里的封印。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走到了有人的地方,却是狼狈不堪的被潘子的人找到了。

小三爷啊,终于找到你和张少爷了。潘子的人要哭了,看着两个人狼狈不堪的,赶紧把人塞进了直升机飞回了杭州。


评论(2)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