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22

凌远走向地下车库,他感觉到李熏然就在地下车库,走进地下车库他一头撞进了一个幻境。

然然,你真的很无聊哎。凌远看都没有看挥手破掉了这个幻境。

哼!熏然冷哼了一声,声音在地下车库里不断的回响。

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今天有个大型的手术,所以没有按时吃饭,刚好胃疼被她发现了。凌远无奈只好投降。

我是生气你吃别人做的东西吗?我是在生气你,你的胃不好,那个诅咒我没有办法破掉,你就不能好好的爱护一下下吗?以前不爱护也就算了,现在我在你身边你还这样。你,你太过分了。

是,是,是,是我不好,所以别生气了好不好。凌远站在地下车库里好声好气的哄着,尾随而至的林念初被吓得不轻,她看到凌远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声音柔和的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凌远,你有尾巴了。李熏然笑了。

无妨。凌远手一挥林念初就从地下车库被送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好了,出来吧。

来找我啊,找到了,我就出来。李熏然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凌远闭上了眼睛散发了神识感应了一下:宝宝,你根本不在这里,你的千里传音好厉害。

呵呵,彼此,彼此。来找我吧,找到了算我赢,找不到算你输。

好。凌远被绕晕了。

凌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交代了下午的工作之后转身来到了地下车库,开着自己的车回到了房子,凭着对然然的感应来到了那个海滩,这里现在已经不想以前那么荒凉了,这里时不时的就会有人出现。

此时的熏然坐在海底的那座珊瑚礁的旁边看着那堆小东西,跪在地上刨了个坑,将那堆小东西埋了进去。独独留下了那个龙形的玩偶,不知道怎么想的,将里面的填充物全部掏了出来,用法力将玩偶的脸打开,自己缩小钻了进去。

等凌远下来的时候就看的了一个小小的自己会跑的玩偶,好奇之下拎了起来:然然?你怎么把自己弄到里面去了。

放开我,我还没有玩够呢。

哦,好吧。凌远把他放回到了地上,看着他自己一个人自得其乐的挖了个坑在填回去。

你在干嘛?凌远好奇。

我在找漂亮的小石头啊。

你跟前不是这么大一座珊瑚礁?

那个不能乱动啦,几千年才形成的,你懂不懂,我保护的很好。

哦,好,我不碰。凌远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一只小小的龙满地乱跑,莫名觉得好笑,动了买一套卡通睡衣的念头,还要买一套洋娃娃版的。

李熏然在凌远的跟前停了好久,没有用读心术就看到这个家伙笑得那叫一个销魂,其实是一脸的不可描述,默默的打了个哆嗦之后从自制的套服里面脱了出来,转身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哎,然然,然然。凌远琢磨够了发现满地乱跑的小“龙”已经消失了。

回到家就看到李熏然在厨房捣鼓,凌远走过去搂住了他的腰看着他捣鼓的东西觉得胃疼。

吃吗?李熏然捣鼓完了之后舀了一勺递到他的嘴边。

不吃,拒绝。凌远把脑袋搁到了他的肩膀上。

那这个给你。熏然递给他一碗酸奶。

晚上吃这个啊。凌远接过酸奶依旧当着树袋熊。

那你想吃什么?熏然一脸的理所应当。

吃点别的,比如。凌远的手开始不老实了。

……

过,过分。李熏然在床上挤出了这么一句

还不错。凌远将他搂在怀里。

别碰我,都是你,浑身黏黏的,起开。李熏然颇为嫌弃的踹了他一脚。

你不是也很舒服?凌远将他抱到了浴室,打开了花洒,热水流下,两个人舒爽的泡在了浴缸里。

风吹开了窗帘,吹散了一室的旖旎,屋子里甜甜的味道一直不曾扩散。

中午吃了别人的饭,现在回来欺负我。

咦,难道是我理解错误,你不是说让我找到你吗?然后就,嘿,嘿,嘿。凌远坏坏的笑了。

晚饭你负责。

你想吃什么?

麻,辣,火,锅。熏然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成功的看到了凌远变了的脸色。

那个,鸳鸯锅。

好,鸳鸯锅,我要最辣的。

好。凌远点头。

待二人坐到火锅店的时候,凌远的豪言壮志被自己吃到了肚子里,看到那个鸳鸯锅凌远觉得自己的胃更疼了。

吃啊。李熏然一脸的奸计得逞。

那个,我吃不下。凌远弱弱的举旗投降。

好吧,服务员换一个锅。李熏然招来了服务员换了真正的鸳鸯锅,凌远的脸色这才正常。

凌远,你也在这里吃火锅啊。一个声音犹如魔咒一般在耳边响起。

林念初?她怎么会在这里?李熏然狠狠的踹了凌远一脚。

祖宗,我怎么知道。凌远咬着牙笑着看着熏然。

凌远不给我介绍一下吗?林念初自来熟的坐到了凌远的旁边,自觉自动的拆开了一副碗筷。

我,男朋友。凌远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李熏然不痛快的脸色。

好朋友啊?眼前没有听你提过呢,你好,我叫林念初,是凌远的女朋友。林念初自动屏蔽了那个“男”字。

念初,这么说可能对你有点残忍,但是你不是我的女朋友,你是我的前妻,我们现在也不是男女朋友。凌远伸手捉住了林念初伸出去的那只手。

我以为,我们……林念初有些愣。

我们已经结束了,在四年前就结束了。凌远打断了她的话。

林念初知道自己输了,从她踏进这家火锅店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凌远看向李熏然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和痴缠,和他看着她的公式化的眼神完全的不同,她只是想试一试,就贸然的闯了进来,但是很显然,结果并不是她想的那般简单。

好,我明白了,祝你幸福。林念初忍住泪水起身向门外走去。

念初,我送你。凌远追到了门外。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你的朋友不会喜欢你送我的。林念初擦掉了眼泪。

那我帮你叫辆车。凌远伸手拦下了一辆经过的出租车,送她上车,目送她远去之后回到了火锅店里。

绅士先生,一百分哦。李熏然酸了他一句。

让你看笑话了,小醋桶先生。凌远端起手边的水喝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觉得嘴巴里面酸酸的。

酸那!凌远赶紧吃掉了碗里熏然夹给他的菜和肉。

是吧,你应该多吃点酸的东西。熏然坏坏的笑了。

不吃,谢谢,没有意愿,胃疼。凌远很礼貌的往熏然的油碟里倒了点醋。

————————————————

用这个小章节当姐姐的生贺 @helene 姐姐生日快乐

图片来自百度

评论(10)
热度(63)
  1. helene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爱月喵,么么哒!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