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23

当了院长,凌远才知道他要实施他的计划简直是困难重重,下属的不理解,同事的冷漠以待,让他不寒而栗,只有熏然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凌远,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韦天舒按捺不住跑来找他。

我干什么不需要你来管,你做好你的工作写好你的论文就可以了。凌远坐在电脑后面都不看他,熏然此时趴在他的胃的位置给他暖和着他的胃。

凌远,你知道你做的这些虽然是对的,但是你知不知道全院上下现在怨声载道的说你不进人情,算我求你了,别这样好不好,不管你想干什么,慢慢来行不行?

慢,我怎么慢,看着已经好了病人依旧住在医院占着床位,看着那些需要救治的病人因为没有床位而耽误了病情吗?凌远抬头冷冷的看着韦天舒。

凌远,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韦天舒跑走了,安排他的科室进行病房大检查,安排已经痊愈的病人尽快出院并且在三天之内来结账,一时间肝胆科住院部人声鼎沸,病人的不妥协,家属的不乐意,都被韦天舒带着科室的医生一一解决。

有了肝胆科做例子,其他的科室也行动了起来,熏然和杜见锋沟通之后,杜见锋在空中将一道道的清心咒打入了医院的上空,将医院里不好的气息一一涤荡。

凌远和卫生局沟通及时,医院的财务系统快速升级完毕,和社保的链接也格外的顺畅了起来,几天之后医院的秩序慢慢的恢复,这样折腾了一年之久,所有的事情才慢慢走向正轨。

她在医院。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放她进来为什么?

她是个好医生。

是我知道,但是她的目的不单纯啊,你到底想做什么?熏然飘在空中看着凌远。

我知道他的目的不单纯我也知道他想干什么,我只是觉得放着一个人才不用是浪费。

可是这样对你有什么好?

我的设备更新换代的快了呀,你看他为了让她进医院花了不少钱呢。

凌远,这些我四哥也可以给你,而且不用你付出任何代价。

然然,阿诚是阿诚,许乐山是许乐山,阿诚捐助的道义,但是许乐山捐助是应该的你明白吗?

好了,我明白了,但是你最好小心他来阴的。

有你在,我怕什么。

你说过的,改革要循序渐进,你不能急功近利。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想快点见到效果。

那你也不能这么着急吧。

好了,我明白了,我饿了,可以吃饭了吗?

好,吃饭,真是的,我说不赢你了。

过了几天,谭宗明自动上门接受“宰割”。

凌远看着他的表情笑的不行:你至于吗?

至于,我的钱啊,就这样飞进了你的口袋里。谭宗明做捧心状。

对了你怎么会来?凌远看着他问。

我被威胁了。谭宗明一脸的委屈。

谁啊?

你大哥啊,威胁我。

呵呵,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对了你医院的那个姓许的大夫……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人想干什么。

那你小心点。

好知道了,一起吃饭。

不,不要。谭宗明一脸的心有余悸,上一次吃了熏然给凌远送的爱心午餐,凌远一点事儿都没有,谭宗明拉肚子拉到了脱水。

不要最好,还不走,还想拉肚子?熏然拎着保温桶出现在了凌远的办公室。

好,我走,我现在就走,那个,你慢慢吃哦。谭宗明说完快速的跑了。

你干嘛?你至于吗?凌远哭笑不得。

至于,我哥哥现在就在他家,而且已经现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跑过来,所以最好少让他来你办公室。熏然抿着小嘴。

那不是正好,你不是说你五哥是个吃货吗?下来刚好可以和你一起看那些大胃王的直播,然后吃遍天下。

他们吃的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

是,我知道,你是饕餮嘛。

吃你的饭吧,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对了带你什么时候去吃一次小龙虾。

去北京?太远了吧?

呆子,这边也有啊。

是,知道了,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凌远听话的吃着饭。

不着急,我们的时间还很长。熏然坐在凌远的脑袋上面看着窗户外面,窗外阳光正好。


————————————完结————————————  后续的话就是番外。

评论(6)
热度(3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