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云超】山有木兮卿有意

b站同名视频改编,UP:王小太,已得授权。

声明:

我家云爷说电视剧里小齐的剑叫干胜,因此按照云爷的指点查了一下十大名剑和十大凶剑,连越王八剑都找到了。因此为了避免出现什么不喜欢的事情。

赵云的剑用追风洗银枪的追替代。

马超的剑用骠骑玄铁枪的玄替代。

私设:黄忠被马腾收养为马家的养子。

——————————————————————

第三话   灯火阑珊处(下)

马超落地散掉了周身的气息笑眯眯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兄弟二人,也惊呆了远处观战的赵云。

他把你的力道都消掉了。关羽一脸的严肃看着马超。

这么厉害。张飞仔细的打量着马超想找出他身上的破绽。

还有两拳,来吧。马超笑眯眯的打开了双手,他不想被纠缠这样真的很烦。

二哥我这次要用全力吗?张飞拉着关羽转身小声的询问。

以他的程度,全力。关羽眉头紧锁,张飞皱着眉头点头,他二人是第一次见这么诡异的拳法,说完关羽站到了一步远的地方。

那我要出拳喽。张飞回身正色马超。

Come on。马超一脸的笑意打开了双手,关羽反而是摸不清楚马超的想法了,看着二人一脸的戒备准备随时出手控制局面。

张飞运功出拳击向马超的腹部却发现自己的攻击被一团形似棉花的气息牢牢挡住,马超一发力将张飞震退好几步,连带着出手拉张飞的关羽一起震退。

哎,不是要出全力吗?关羽揽住他的肩膀看着他很郁闷的问到。

我是出了全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打在他身上就和打在棉花上一样。张飞看着自己的拳有些摸不着头脑,关羽回身看向笑眯眯的马超豁然开朗,他想起曹操给他们看过的和马超有关的资料。

马兄,你真是厉害,我曾经听说过棉花弹和棉花黏黏圈,我以为那是胡闹的招式,没想到马兄你用的炉火纯青啊。关羽一脸的钦佩向马超拱手行礼。

过奖了,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练着好玩的。马超笑着向关张二人解释了自己的武功,高处的黄忠很想冲下来捂住他的嘴,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缺心眼,还是关羽那张正直的脸给他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信号。

你果然是条汉子,居然还跟我们讲实话,我张飞愿赌服输,第三拳就免了,我输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去破阵。张飞愿赌服输的向马超行了一礼,却是一点也不放弃说服他的希望。

唉,刚刚说好了,如果你们打不倒我那你们就得回去。马超一脸的拒绝,虽然他也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八门金锁阵。

你不跟我们回去的话我们是不会走的。张飞一脸的坚持。

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你们请走吧。马超仍然很坚定的拒绝。

可是……张飞很想说服他,却被关羽伸手阻拦。

哎,三弟,做人守承诺走吧。关羽也很焦急,但是无奈马超不答应,他没有办法于是想到了一个损招。

可是大哥怎么办?张飞依旧惦记着被困住的止戈,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止戈这个大哥。

走吧。关羽转身就走,张飞紧随其后却发现关羽开始围着马超绕圈圈,马超看着二人很郁闷却又不能动手打架。

哇,二哥,没有想到你脑子转的挺快的嘛!张飞笑了,知道关羽打的什么主意了。

人要守承诺嘛,马兄,我们大哥的命就交在你手里了,你让我们走,我们也走了希望你可以帮到我们。关羽想用这种方式迫使马超答应。

我真的不喜欢打架,你们这样绕着我,我真的很困扰。马超不胜其烦,高处的黄忠和远处的赵云都笑得前仰后合的,第一次见有人这样耍无赖还耍的理直气壮的,而另外一个人还不知道如何反抗。

我二哥他说到做到,你要是不答应我们,我们就一直这样围着你转圈圈。张飞绝对同意关羽的意见,马超的固执让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随便你们啦。马超生气了准备走人,却又被二人给围着继续绕,张飞试着说服他,请他提出条件,只要提出了他一律答应,却不想这样反而起到了反效果,让马超觉得他们很烦。

马超喂马,二人帮忙喂马,马超驯马,二人守在旁边看着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胜其烦之下马超躲进了茅房里面。

黄忠的信息到了马超的Siman上:用我调亲卫队过来吗?后面还附赠了一个笑脸。

马超:不用了,外面两个加起来两万三千五,你认为亲卫队可以打得过他们吗?

黄忠:那用不用我叫父亲派大将过来。

马超:不用了,会被我爹笑话的。

黄忠:关羽和张飞的资料传过来了,他们竟然和刘备那个家伙结为异姓兄弟了。

马超看完资料之后愣了:怎么会这样?关羽可是出了名的正直,为什么会和刘备那个小人结义。

黄忠:其中必有缘故。

马超:对了,那个藏在远处的人呢?他有何异动。

黄忠:这到没有,只是他看起来好像很伤感,不过,超……

马超:怎么了?

黄忠:刚刚你被张飞打飞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一丝杀气,是从他那边发出来的,而杀气的目标是,张飞。

马超蒙了,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马超啊,你到底还要大便大多久啊?哎!张飞无奈的声音传了进来。

黄忠:那个人过来了,你小心。

马超:知道了。

看你们跟着他绕了三四个钟头,光这个茅房就两个钟头,还真够义气啊!赵云实在是忍不住了出现在了关张二人的面前,马超的枪抖了起来,他看向自己的Siman,小小的人影浮现在他的手腕上,稍微清晰了一点点:是他,他来了,他来找我了。

马超:玄,那个他到底是谁啊?

人影:他是……

马超:谁?

怎么样?我们喜欢,有什么意见?张飞呛了赵云一句,关羽看到赵云出现没有觉得多奇怪,他一直可以感觉身后有人跟踪,却没有想到是赵云。

哇,你小子还跟踪我们啊?张飞想到了什么,十分的不高兴。

只是有点好奇,刚好看到有个人连别人不还手让他打都打不倒,有点看不下去了。赵云笑着揶揄了张飞一句。

那你要不要让我打打看啊。张飞生气了。

三弟!赵兄既然如此有信心,不妨跟马兄试试。关羽出声阻止了张飞的冲动,还达成了祸水东引的目的,如果成功了他们还可以说服马超和赵云一起破八门金锁阵。

好啊。赵云答应的很是爽快,前世的时候他就想和齐之侃比个高下出来,但是从来没有机会。

马超听到赵云的声音之后就看到了一个幻影站在他的跟前叫他一声小齐。两个声音出现了重合。

走过去,打开门,赵云看到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小齐,莫名觉得好笑,这个样子的齐之侃还从来没有见过,前世的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老成的模样,弄的他都以为他的身体里其实住着一个老先生。

你们干嘛?马超用报纸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腿,他没有想到外面的人会把门打开,同时也很想挠墙:为什么不听忠的话从里面装个插销啊。

马兄,我还有一拳可不可以让他打。张飞指着赵云,而赵云开着门痴痴的看着他,将他现在的容貌和记忆中的容颜做着重合和对比,发现这一世他真的变了很多,关羽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站在旁边不发一言。

好啦,好啦,一样是让你打三拳啦,不过你赢,我就陪你们去破阵,要是你输的话,你就要走很远、很远、很远哦,不可以向他们一样一直在我旁边绕。马超很抓狂的看着门外的三个人,尤其是赵云,看着他的眼神简直要把他的衣服拔下来,将他吃掉。

放心,我输了就离开,不会向他们一样耍赖的。赵云觉得马超现在的表情很好玩,太想逗逗他了。

你爱打不打嘛,我们又没有要你帮忙。张飞不乐意的看着赵云。

我有说要帮助你们吗?我只是看到学校被八个破门封住感觉很不爽。赵云笑眯眯的刺激着张飞,马超偷偷的伸手拿卷纸,生怕被别人看到。

你先打赢马超再拽哦。张飞瞪了赵云一眼。

马兄请准备。然而赵云并没有关上门的意思,他看向了里面的马超,马超的模样实在是太好玩了。

你先关门啦。马超很郁闷自己为什么要脱掉裤子,弄的现在一点都不方便。

赵云松手关上门退到几步之外和关羽对视了一眼,眨了一下眼睛,关羽对着张飞一挑眉,张飞对着厕所一歪脑袋,关羽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张飞伸手打开了门,马超差点就春光外泄了。

不要在闹啦。马超彻底抓狂了os:这都是什么人啊?我为什么不在门上面装个插销啊。

门外的三个人觉得马超的表情很好玩均笑得很开心,赵云笑的嘴都合不上了,觉得这两个人实在是太懂他了。

将自己整理好了之后,马超和赵云面对面站着,赵云伸手拨了一下自己的刘海,马超双手环胸仔细的打量着赵云,发现他和自己在幻影里看到的男人很像,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唇,高处的黄忠收到这个暗示之后让部下去收集赵云的资料,资料务必要全。

赵云伸手运功双手在身前抹了一个圆弧出来,马超明显的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能量不同于张飞,他是轻柔舒缓的风,而张飞是狂暴的电,马超知道遇到对手了,他还有个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枪在拥抱赵云,这是个什么情况?

赵云在干嘛?张飞有些看不懂现在的状况了。

所谓棉花弹和棉花黏黏圈是给女生练的招式,专门抵挡男生刚猛的攻击,出的拳力道越强越没用,所以要用比棉花还要柔软的气。关羽给张飞解释什么是棉花拳。

此时赵云动了,他很严肃的看着马超,左手画了一个S形收回到了身旁,将功力转移到右手向前推出,马超运功在身前形成了白色的棉花状气团挡住了赵云的攻击。

这边张飞表示关羽说的不对,关羽侧身指点张飞:别急嘛,赵云现在用的虚劲,等马超一开口他就会转为实劲了,到时候马超的内息就会外漏了。

还有两拳。马超听到了关羽的话,还是张嘴说话了,这一下泄了他的内息,他感觉到赵云的功力增强了惊觉不妙再度运功总是差了一点点,赵云一使劲将马超推出去好几步。

马超立足不稳摔倒在地,赵云收了自己的功力看着马超,他感觉到马超的功力不止于此只不过是轻敌了才会被他击退,看到他摔倒,赵云露出了一丝的心疼,马超惊讶的感觉到赵云身边那股和自己的玄一样的波动在拥抱自己。

你真的很强,我输了,我们去破阵吧。马超站了起来,看着赵云,发现赵云看着他的表情有一丝的怀念、有些想哭的情绪。

要破阵还差一个人。关羽终于松了一口气,和张飞一起走向了赵云和马超。

高处的黄忠懊恼的捏着自己的拳头,他看到了潜伏的黄巾贼却没有办法通知下面的四个人要小心提防敌人。

————————————

山有木兮卿有意   二

咦,为啥木有人问我赵云的爹是谁嘞?

评论(3)
热度(64)
  1. 七只影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