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贺陈】我和神仙谈恋爱之谁说织女是女的?

第二话

谁知道贺函自此得了相思病了,老牛告诉他衣服的主人就是镇上那个俊俏的裁缝,他一下振奋了精神,去了镇上每天坐在一个可以看得到陈亦度店铺的地方傻傻的看着店铺里的陈亦度。

陈亦度的客人告诉他外面有个男人总是盯着他看,陈亦度挑挑眉,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让他看呗,我又少不了啥。

贺函见陈亦度不搭理他,只好回家每天对着陈亦度的衣服发呆,经常傻笑,不久可怜的娃儿郁郁而终。

老牛郁闷了,这娃怎么这么傻啊,大胆的去追不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把人家隔壁买下来呗,结果每天只是去盯着他看半天回来长吁短叹的。

在老牛的运作下,贺函转世为人,投胎在了陈亦度家的隔壁一家猎户的人家当儿子,老牛也去了那里当耕牛,方便接近贺函。

陈亦度因为被贺函撞破了自己泡温泉,直接运自己的神力移动了山,将温泉至于一个洞内。

没有想到的是,还是被十六岁的贺函同学找到了,那天他追着一只小兔子进了温泉洞里,远远的看到了陈亦度从水底钻出来:哇,美人啊。

好漂亮哦。小贺函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在乱跳,陈亦度感觉到有人进来了,直接拿着衣服消失了,留个了贺函一个漂亮的背影。

美人!小贺函流着鼻血晕倒在地上。

没有了前世的记忆,小贺函依旧是天天的打猎,打猎完毕就去那个有着温泉的山洞,看看能不能再看到那个心仪的美人。陈亦度改成了晚上去泡温泉,所以贺函在十八岁之前在也没有碰见过他心仪的美人。

在十八岁那年,父母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女方家很中意他,但是他死活不同意,逼急了就选择了一个极端的方式从山崖上跳了下去。他的父母也因此郁郁而终。

老牛欲哭无泪的去了阴间找他,看着贺函苦笑不已,贺函也是苦笑不已,父母尚在就选择了轻生实属不孝,因此接受了地狱的洗礼,再度重新投胎。这一次选择远离了陈亦度。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的神奇,什么都不知道的贺函在幼年的时候随着父母搬迁到了陈亦度也在小镇上,两个人依旧成了邻居,一起长大,虽是互看不顺眼,但是要是谁欺负对方,那么另一个一定会替他讨回一个公道。

再后来一个随父母做生意,生意越做越大搬到了江南,一个读书考取了功名来到了京城。

陈亦度正在感叹终于不用在碰见贺函的时候,接到了一个让他惊愕的消息:贺函得罪了当朝宰相,被罢了官打入了地牢,等待秋后问斩。

于是陈亦度本着和他的友情千里赴京去救他,费尽了心机将其救下变成了流放,却死在了流放的途中。

陈亦度郁闷:woc这样也行?什么鬼操作?阎罗你出来,我们聊聊人生,我保证不拆了你的阎罗殿。

老牛更郁闷:介破孩纸咋就这么倒霉捏。

陈亦度亲下阎罗殿查明一二,却是发现因为第一世,贺函私藏了他的衣服造成了的。

我勒个去,这都行啊,行了一笔勾销吧,在投胎不许让他横死了。陈亦度坐在阎罗王的书案上翘着二郎腿吃着果子喝着茶。

遵星君之命,不知星君这一世想去哪里投胎玩。阎罗王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滚蛋,我还没死呢,等我死了在说。说完陈亦度消失在了阎罗殿里,这一世陈亦度寿终正寝,打着哈欠来到了阎罗殿看着阎罗王:我要去城西的陈家。

是是是,遵上仙之命,您请。

那贺函呢?陈亦度想到了什么。

哦,他已经投胎几十年了,娶妻生子,估计也差不多了该下来了。

不许让他和我投胎在一起。陈亦度叮嘱。

是。阎罗王点头答应了。

于是贺函这一世变成了陈亦度的书童,陈亦度怎么都看他不顺眼,不要吧,爹娘那里说不过去,要吧,天天跟着实在是不爽,于是寻了理由将其赶出了家门。

贺函倒也争气,努力读书考上了状元,风光回乡想气气陈亦度,谁知道陈亦度早就搬家了,气的贺函差点摔了胸前的红花。

就是这么巧,贺函上任的县城里有一个神秘的温泉,手下告知之后,他在休沐的日子就去了温泉,看到了陈亦度,流着口水悄悄的拿走了他的一件衣服,从此得了相思病。

陈亦度咬牙切齿,这特么都能遇见,月老你是不是活腻了,于是怒从心头起,陈亦度冲进了县衙找贺函理论,最后拂袖而去扔给贺函了一句:等到天地合二为一的时候,老子就嫁给你,于是贺函终身未娶孤独终老。

老牛无奈叹息:这孩子什么命啊。

哈哈哈哈哈哈。凌远听着熏然给他讲陈亦度和贺函的渊源,笑的摔倒在了沙发上面。

贺,贺函,这,这,这么,这么倒霉啊。凌远边擦眼泪边笑。

啊,是啊,月老眼睛近视,不知道怎么就把这俩给连一起了,发现一次剪一次,然后在连一次,所以三生石上有他俩的名字。熏然也觉得这俩好笑的不行。

然后呢?

然后啊,我查查看……

在投胎陈亦度去了西域,贺函被打发去了广东,这一个在西边,一个在南边就不会在碰到一起了吧。

就是这么巧,陈亦度随父母回迁到了长安,和贺函家是邻居,陈亦度对他是一百个嫌弃,贺函对他是一百个喜欢,但是两个就是看不对眼,一个追,一个躲。

老牛不停的给贺函出主意,陈亦度总是能识破,最后陈亦度没有办法了只好拉着还是小饕餮的熏然凑数当儿子,小雷神的脸都黑了,直接抱走了小饕餮,一道雷劈到了陈亦度家,气的陈亦度跳着脚骂人。

小雷神也来了脾气,哎呀,你居然敢骂我,于是大晴天的对着陈亦度打闪电,陈亦度左跳右闪的差点被打着。贺函看到了一道道的闪电劈入陈家,翻了墙去救陈亦度,一个不小心被小雷神给劈了。

我去,老三你疯了是不是,你不知道他总是和我纠缠不清啊,这会好了,更纠缠不清了。陈亦度叉着腰骂他。

我去救他就是了。小雷神对着他劈了一下被他挡掉了,吐吐舌头去下去救贺函,很快将贺函救了回来,身上只有一点皮肉伤,从此贺函对陈亦度更是死心塌地,穷追不舍。

陈亦度不胜其烦之下再度搬家,将家搬回了西域,美滋滋的泡着温泉,这会没有人来打扰真好。

贺函再次孤独终老,气的老牛没招了,这个孩子咋就这么死心眼呢?

————————————

贺函是个倒霉的孩子,追妻路漫漫啊!!

评论(8)
热度(4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