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贺陈】我和神仙谈恋爱之谁说织女是女的?

第四话

搬家对于贺函来说他的美好生活刚刚开始,但是对于陈亦度来说他的美好生活结束了,因为只要他在,贺函就会围着他转。

去店铺里贺函帮忙算账,指挥货物的摆放,比他这个老板还尽心尽力。

贺函,麻烦你去读书好吗?我不是请你来当小工的。陈亦度忍无可忍了。

我没有收入啊,没有收入就没有办法交房租啊。贺函理直气壮的看着陈亦度。

那你去镇上的书院谋个职位比较好啊。陈亦度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可是我不想读书了啊!贺函依旧理直气壮的。

你,你不读书了你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你想干嘛?

我想帮你嘛。贺函低着头算账。

随便你啦。陈亦度扶额

对了库房里的货不全了,你什么时候进货啊?

你要干嘛?陈亦度瞪他。

和你一起去啊!贺函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用了,我要的货都是定期送的,每个月初一、十五会送货。

哦。贺函耸耸肩。

贺公子,麻烦你回去读书好不好。陈亦度龇着牙看着他,实在是想打人啊,我忍,我忍,我忍。

看着他的表情不对,贺函抱着账本溜掉了,陈亦度对着客人歉意的笑了笑。

晚上的时候,陈亦度准备找贺函谈谈让他专心的读书,不要在去店里帮忙,结果一踏入客厅就看的贺函捧着书本在认真的看着,听到动静抬头看到他笑了,不能不承认,看书的时候贺函还是很帅的。

吃了没有,我今天让厨房做了包子。贺函笑眯眯的看着他。

还没有。

那你去净手吧,我让他们摆桌。贺函起身去了后院,吩咐给陈亦度摆饭。

陈亦度进到了后院去换掉了外裳,洗脸净手,然后去了饭厅,看到桌子上面摆着一盘子包子,几样小菜和两碗粥。

你也没有吃?

嗯,我想等你一起吃,就一直在等你。

以后不用等我,你可以先吃。

不好吧,我是客人,你是主人,那有客人先吃的道理。

知道了,我明天会早点关店的。

那你什么时候去泡温泉。

后天下午,明天货送到,明天你可以和我一起去盘货。

真的?

真的。陈亦度扶额,真是的老实不过十分钟。

第二天盘货的时候,贺函吩咐伙计按照颜色的深浅来摆放布匹,在将库房里的存货搬到店铺里摆放整齐,陈亦度挑着眉毛点着数。

点完了数,贺函就自动自发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读书,等到了晚上的时候贺函在去铺子里帮忙清点布匹,算账,然后和陈亦度回到后堂,两个人一起吃饭,吃完饭在院子里散步,或者泡一壶茶喝。

贺函很快发现陈亦度学富五车,学问不在他这个举人之下,在他的外书房看到的最多的是游记和算子的书。

贺函抱着读读试试看的心态开始研读起算子,没有想到一下给学入迷了经常请教陈亦度,陈亦度诧异的看着他,他只是笑笑表示想帮他的忙就开始学这个了,觉得有意思。

你不是会算账吗?为什么还要学这个啊。

我只会简单的运算,快点教教我。贺函捧着书本看着他,烛光下的陈亦度眉眼如画,唇不点则绛,不由自主的贺函趁他抬头的时候吻住了他。

陈亦度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即一把推开他:干嘛?

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

喂,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好不好。

间接的说也是不喜欢你。

为什么?

陈亦度起身走到了门跟前回身看着他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只是答应了别人要和你相处试试看而已。

可是我们相处的很好啊。

是这样,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哦。贺函笑了笑,有些苦涩的看着他。

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陈亦度推开了门离开了,贺函没有关门看着靠在门边看着天上的月亮。

陈亦度离开之后施法,让家里的人都睡着之后就来到了老牛居住的院落。

行了别装了,起来。陈亦度靠在老牛的身旁。

干嘛叫醒我?老牛打了个哈欠。

是不是你教他的?

我教他什么了?

亲我。

啊?他亲你了?哇,新闻耶。老牛一下子精神了。

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要去给兄弟们说!

你给我回来,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说什么说啊?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他。

我才不喜欢他咧,登徒子一个。陈亦度哼了一声留下了一瓶酒,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翌日清晨,陈亦度早早的就醒了,来到了贺函居住的院落就看到他坐在门边呼呼大睡,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将他架回到了床上,吩咐厨房熬了一大锅的姜汤,分给所有的人,他单独给贺函端了一碗里面放了红糖来到了他的屋子里,监督他洗了个热水澡之后看着他喝了碗里的姜汤。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贺函狐疑的看着他,昨天刚说完不喜欢他的,今天对他这么殷勤。

我是怕你得了风寒,没人帮我干活了。陈亦度吩咐摆饭。

真的吗?贺函斜着眼睛看着他。

真的啦,赶紧吃饭,吃完饭开店。陈亦度撇撇嘴。

中午陈亦度就吩咐关了店门,自己回到了后堂找贺函,来到了他居住的院落就看到他在树下研读算子。

一会和我去泡温泉。

啊?我也去吗?

对啊,我怕你趁我泡温泉的时候偷偷过去拿走我的衣服。

就这样啊?

对啊,赶紧准备,我去让他们准备饭菜,咱们边泡温泉边吃饭。

哦,好。贺函准备好了自己的换洗衣服,裹了个小包裹,跟着陈亦度赶着马车去了山里。

热气氤氲的池子旁边,贺函看着他脱掉了衣服走进了池子里,鼻血流下来了。

喂擦擦鼻血啦。

哦,好。贺函擦掉了鼻血,赶紧脱掉了衣服泡了进去,旁边一块大石头上面摆着食盒,贺函伸手取了过来将里面的食物摆放在了两个人身后,将酒温在了池子里。

舒服吗?陈亦度问他。

舒服,真舒服,怪不得你喜欢泡温泉呢。贺函倒了一杯酒递给了他。

尝尝看这是我命人酿的梅子酒。

不错,好喝。

两个人在池子里面泡了一会,贺函觉得又困又累的就靠在旁边睡了,陈亦度撑着自己的脸仔细的打量着他,突然觉得和他试试谈恋爱也不错。


评论(1)
热度(2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