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云超】山有木兮卿有意

第十七话  马超与伯仁,梦与现实  下

b站同名视频授权改编

马超跑回到了树林里,坐在了一根竹子的跟前,此时的他有些害怕看到赵云,害怕那种心痛的感觉,那是比思念伯仁还让他痛苦的感觉,更甚者他对刘备有一种拔枪相向的冲动。

夜色慢慢的笼罩了大地,他抬头看着星空,恍然间他看到自己和赵云站在宫城之上,他说:您是王,不该在意末将一个臣子的得失。

赵云愤怒了:本王从未当你是个臣子。

此时出现了月食,赵云更加的愤怒,在他的劝说下,赵云拂袖而去。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星空依旧是那个星空,他回头就发现玄出现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看着天空那轮明月,玄的身影更加的清晰了,感觉到了他在看他,玄笑了一下就消失在了他的手腕处,于是他将自己的玄铁剑唤出来抱着它靠着树合上了双眼,他的神识依旧被玄拉进了记忆的深处。

赵云在静坐中感觉到了风柔和的拂过,他开始和风建立感应,第一次他将周围的一切尽收耳底,从前他很排斥这种感觉,但是今天他不在排斥,感知着风的律动,他坐了一夜。

清晨马超回到了诊所的跟前,看着众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十分的内疚,走了过去坐在了黄忠的旁边,看到黄忠对着他笑了笑,止戈和赵云都对他摇摇头也笑了,他觉得心里暖暖的。

白衣少年出来看到他们坐在了一起,对着关羽说:喂,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啊,你这样赔掉一只手值得吗?

为了兄弟,我们一定要见到名医。关羽开口。

让你们走还不走,难道你的手不要了。名医出来了站在门口。

名医,关某区区一只手绝对比不上把您和马超的心结解开来的重要。关羽行了一礼,白衣少年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傅。

超过来吧。赵云温柔的看着马超,而此时马超出现了幻听:小齐(超),不如你离开吧(过来吧)!

他看着赵云又是那种让他无法理解的心痛的感觉,赵云看着他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赵云的温柔给了他莫大的勇气,他走过去跪在了名医的跟前。

随着马超的讲述让当年发生的事情逐渐的清晰了起来,赵云也拼凑出来马超的童年,虽然出身世家但是父母太忙,童年的马超只有伯仁一个朋友,他很珍惜这个朋友,但是伯仁的身体不好,他和伯仁玩的时候会非常的小心。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笑起来那么的不走心了,伯仁的离开给他蒙上了非常厚重的阴影,尽管身边有黄忠的陪伴,他还是快乐不起来。

此时他听到马超对着名医说:伯母,请你杀了我替伯仁报仇吧。

愕然之下抬头他看向了名医,名医抓狂了:我杀了你,杀了你伯仁就会活过来吗?

马超的难过震得赵云差点后退,他感觉到伯仁对马超真的很重要,此时他突然很嫉妒伯仁和黄忠,他们可以陪着他一起长大。

白衣少年看着名医开口了:可是师傅,您不是说过就是伯仁死于先天性心脏病,您才致力于心脏病的眼睛吗?

这么说伯仁是死于心脏病。黄忠突然明白了什么。

严格说起来,伯仁并不是马超打死的啊。赵云也想到了一种可能。

所以没有马超的话他也一样会病发。张飞愣了愣。

黄忠看着赵云,赵云轻轻的摇了一下头:马超一直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一直活在悔恨里。

黄忠也摇了一下头:恐怕是这样。

就算伯仁不是死于心脏病,就算不是被我亲手杀死的,他也是因为我才死的。马超流着眼泪说着。

赵云握住拳头闭上了眼睛:小齐啊,你为什么和前世一样,一定要把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

名医,关某的手可以不医,但请您务必原谅马超。关羽出声了。

二弟,医不医可以在讨论。止戈阻止了关羽继续往下说,名医为这件事画上了一个句号,她说伯仁虽不是他杀,却是因他而死。说完她转身进了屋。

名医,您这样不是在惩罚马超,而是在惩罚你自己,要先原谅别人,才能原谅自己。关羽算是看明白了,这两个人都是在用惩罚自己的方法去祭祀伯仁。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她进了屋里,却无法出声阻拦,赵云和黄忠过去将马超搀扶了起来。

我还要进去。马超非常的执拗。

不行,我不同意。赵云拽住他的胳膊。

云,让超去吧,否则他不会快乐的。黄忠伸手抓住了赵云的胳膊。

可是……

让我去吧,我一定要让她原谅我,不然关羽的手就废了。马超按住了赵云的手。

好吧,不可以勉强自己。赵云还是松了手,看着马超进去找名医。

马超看着名医伤痛的背影,伯仁的离世对于名医来说是无法愈合的痛楚,他有多难过,名医就有多心痛。

他鼓起勇气走了进去,跪在了名医的跟前:伯母……

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也不会为你的朋友医手,别白费心思了。名医有气无力的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初见赵云时他的梦境,他梦到自己站在一处宫墙上挥剑自刎,那时的他好像感应到了谁先一步离去,是伯仁吗?不是,离开的人对他而言很重要,但是他就是看不到是谁先他而去的,这种痛再次涌上心头。于是他开口祈求名医,求她给关羽医手,但是名医就是不同意。

对不起……

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静。

马超知道名医已经铁了心不给关羽医治,只得摘下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项链起身,项链的挂坠是一个Siman电话,他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下电话,然后将它塞到了名医的手里:这是那天伯仁走时掉在我家的Siman,我没有机会能够还给他了,所以我只希望这东西能够还给您。

说完马超转身走了,他看到伯仁在天上对着他笑了,长久以来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搬掉了,他的阴霾过去了。

掀开了诊所的帘子,他发现外面的世界悄然发生了变化,他看到他和赵云在一个竹屋的外面,赵云伸手拍了他一下,和他说了什么,他笑着点点头。他抬头看向远处,却看到他和赵云并肩骑在马上,走在一座城池的内城里。

向前迈步走下台阶的时候他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众人看着他走下来,黄忠走到了他的跟前扶住了他的胳膊看到他的表情知道天晴了。

他看到众人关切的目光,抿了一下嘴说:我没事啊,只是伤害到关羽了。

兄弟,在讲这些翻脸喽。关羽笑了一下。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没有多少时间了。止戈看到事情已经解决,也松了一口气。

好。众人摇头同意。黄忠揽住他的肩和众人一起离开了诊所,走到半路的时候张飞踩到了狗屎,被众人嫌弃。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两天一直有一只狗狗跟在我们后面。赵云想到这两天发生的种种事情,似乎都有这只狗的影子。

众人发现止戈在说有的时候点了一下头,赵云的疑惑再次加深了,张飞继续帮止戈打岔,转移了大家的视线。

我也发现了,是黄巾猎犬。张飞对着止戈使眼色拼命摇头,赵云觉得刘备更加的古怪了,却不知道在马超的眼里他也十分的古怪。

黄忠看着马超说黄巾猎犬是时候笑了,伸手暗暗是掐了他一下,马超委屈的收敛了笑容。

突然之间大家反映过来了是黄巾贼一直跟着他们,于是转身返回到了山上的诊所,发现黄巾贼已经把名医绑了起来。马超愤怒了面无表情的看着屋子里的黄巾贼,赵云十分的怀念马超的这个表情。

张飞看到了领头人的万分的诧异,不仅是他,关羽、黄忠、赵云、马超都是一脸的不解:这个人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出现了,好奇怪哦。

懂什么啊,没听说过吗?有釦(kou)能使磨推鬼。张宝嘚瑟的要命。

赵云在心里暗暗的吐槽:明明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釦能使磨推鬼是什么鬼啊?

马超也觉得张宝用词不当,但是那里不对却想不起来,此时他更想做的sha了眼前这帮混蛋。

张宝重新向大家介绍了自己新名字:张饶。

在张宝和张飞的胡搅蛮缠之下,张飞出手打飞了张宝,马超注意到了名医的不对劲,他一直绷着一张脸。

被张飞打飞的张宝继续和众人胡说八道,让众人很想打晕这个啰嗦的家伙。张飞准备在动手打人的时候被赵云拉住了:飞,让超来吧。赵云已经注意到了名医的失常和马超快要失控的表情。

众人看向马超,发现马超已经怒火万丈了,马超看了他们一眼走到了黄巾贼的跟前,运功于掌上,干脆利落的打翻了屋里的一众贼子,惊讶的白衣少年鼓掌,赵云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他知道马超才发挥出了齐之侃三分之一的功夫。

张饶一脸的惊恐对着马超求饶,装死表示已经受到了教训,张飞上去对着张饶的肚子就是一拳,架着他对着马超让他打一拳,马超没有理他而是蹲下和白衣少年解着捆在名医身上的绳索。

张饶十分的不解,他们本来已经下山了,怎么还会回来,在止戈的讲解下,张饶瞪着自己的黄巾猎犬:都是因为你。

评论(10)
热度(46)
  1. 七只影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