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贺陈】我和神仙谈恋爱之谁说织女是女的?

第五话

谈恋爱对于二人来讲是个历史性的难题,首先陈亦度没有谈过恋爱,其次贺函也没有谈过恋爱,怎么谈?如何谈?两个人对着坐了一个晚上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要不我再亲你一下,你看看有没有感觉,没有的话,就算了。贺函看着天色将明。

陈亦度思考了半个小时之后点头答应,却发现贺函已经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果然我们是没有可能在一起的,哼。陈亦度哼了一声之后唤进了一个仆人将贺函架到了床上,自己去吃了早餐然后开张做生意。仆人对自己的主子佩服那叫一个五体投地,看到没有,一晚上没有睡觉还能精神抖擞的去开店,厉害不,牛掰不。

一觉睡到午饭的点的贺函起床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错过了什么,赶紧打理利索之后去给陈亦度送饭。

吃完了饭,陈亦度送他回到了后堂屏退了下人之后设下了结界拍拍贺函的肩膀:你是个好人,我们不合适,所以嘞,我的院子你继续住着,房租什么的就算了。

贺函愤怒了,不答应和老子处对象还发老子好人卡,老子不干了,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揽住陈亦度的腰就亲了下去,结果自然不是皆大欢喜,贺函挨了一巴掌,陈亦度拍拍手收了结界潇洒的离开了。

贺函昂着头带着脸上的巴掌印来到了老牛居住的院落,解开了绳子拉着它就往外走。

你给我回来,这住的好好的,你要干嘛?老牛咬住了他的衣服将他拽住。

贺函如此这般的说了个清清楚楚,一点磕巴都没有打,老牛鼓鼓掌:不错、不错,这口才可以去说书了,能挣不少银子。

贺函痛心疾首的指责老牛:居然都不同情我一下。

同情你做啥?人家就思考了那么一下下,你就睡着了,丢了自己的男人你还怪我?老牛也不乐意了。

一晚上没睡,我困啊!

那你不能忍一忍?忍一忍男人就到手了,你可到好,居然给我睡着了。

我,我,我,我……

你,你,你,你,你什么你,赶紧去给人家道歉。

我不。

信不信我顶你?

信,你顶我也不去。贺函的倔脾气上来了。

嘿,你小子,你睡着了,你还有理了。

那他打我你怎么不算?

老牛这才发现贺函的脸肿了,心疼不已的叹了口气:哎,没福气的娃,走吧,回去吧,回去老牛我教你怎么追老婆。

老牛带着一步三回头的贺函离开了陈家,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发现自己的房子被陈亦度重新修缮加固了,里面的物件也换成了新的。

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你,哎,傻孩子。老牛甩着尾巴看着要哭的贺函。

我这就去道歉。贺函牵着老牛又回到了镇子上,来到了铺子里,也不管是不是有客人,直接单膝跪在了陈亦度的跟前:度度,是我不好。

度度?吃瓜群众表示这个瓜的信息量有点大。

起来,有什么事情回去说!陈亦度看着众人一副看戏的表情。

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贺函拉着他的手。

哇,原谅都用上了。吃瓜群众表示对这个瓜的信息量十分满意,分分钟脑补出来一出大戏。

贺函,你脑袋瓦特了?现在立刻给我滚回你的院子,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陈亦度生气了。

不,度度你一定要原谅我。贺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众人吃瓜吃的那叫一个爽。

老牛在外面站不住了,见过笨蛋,没见过这么不开窍的,赶紧进去咬着他的衣服就往外拖,生怕他在多说一句惹怒了陈亦度那可就麻烦了,天宫的二殿下,那个敢惹,不要命了。贺函一走,陈亦度暗中使了法术,让众人忘掉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只是太生气了,抹掉的记忆有点多。

众吃瓜群众回神看看自己,看看别人,我怎么在这里?哦对了,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回家回家。

陈亦度措手不及的丢了几单生意,一气之下关了店门回家找贺函算账。

贺函,你是故意的吧?陈亦度愤愤然的踹开了他的屋门,吓了正在给自己做冰敷的贺函一跳。

啊,度度,你回来了?谁惹你生气了?贺函赶紧给他倒了杯茶水递给他。

你……陈亦度一口喝到了热水,烫的直接跳了起来。

你,你,你……陈亦度烫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贺函一看立刻掏了一个冰块塞到了他的嘴里。

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贺函赶紧道歉,看到陈亦度眼泪汪汪的模样,贺函的忍不住伸手擦掉了他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那个景象要多暧昧就多暧昧。

你是有意的!陈亦度好容易含化了嘴里的冰。

真的不是有意的。

那你就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故意的。

有意的。

不是。

故意的。

不是。

分明就是。

真的不是。

是。

真的不是。贺函发现自己说不赢他,泄气的坐在了凳子上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那你说怎么办吧?

亲了我要对我负责。

啊?你不是给了我一巴掌吗?为什么我还要负责啊?贺函傻掉了。

哼,我说负责就负责,是你刚刚说的。

啊?我什么时候说的。

你刚刚说的。

什么时候?

就是刚才。

没有。

有。

真的没有。

贺函,你是不是不想和老子处对象了?

想。

想就老实的负责。

负什么责啊?说说清楚好不好。

哼。陈亦度哼了一声四十五度角望着外面的天空。

那个,度度,你说个章程呗。

贺函,你的脑袋是不是读书读傻了?陈亦度生气了。

没有。

有。

真的没有。

有。

没有。

有。

真的没有读傻。

我说有就有。

行,你说啥是啥。贺函发现自己真的绕不过陈亦度。

负责。

负。贺函这次学乖了。

再亲我一下。

行,啊?不要吧。

亲不亲。

不敢。

亲不亲?

真的不敢。

让你亲,你就亲,废那么话干嘛?

怕你打我。

那你刚才有胆子亲我,现在没有胆子亲了?陈亦度总算是说到正题上了。

刚刚,那个,那个,误会,误会。

贺函!!!

在,没丢。

亲我就是误会,在店里给我丢人就不是误会了?

度度,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你就是有意的。

真的不是。

我说是就是。

啊?

啊什么啊,刚刚不是你说的我说啥是啥。

哦。贺函老实了,乖乖的坐在陈亦度的跟前老实和学生有的一拼。

亲我一下。

怎么又要亲啊?

让你亲你就亲,废话真多。

那,你说的,不许打我。

是我说的,赶紧的,不然一会我反悔了。

行吧。

行吧?你居然不乐意。

没有。

有。

真的没有。

我说有就有。陈亦度发现逗贺函是一种乐趣。

真的没有。

就是有。

真的没有不乐意,就是怕你再打我,真的。贺函特别真诚的看着他,陈亦度伸手敷到他的脸上,吓了他一跳,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

躲我干嘛?回来。

哦。贺函老老实实的把脑袋凑了过去,陈亦度伸手敷在他的脸上运功消掉了他脸上的红肿。

看到贺函两眼直冒小星星,陈亦度特别有成就感:想学不。

想。

想就和我谈恋爱。

啊?

啊什么啊?

哦。

哦?

不是,没有不乐意,真的没有,就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再说了昨天不是商量了一个晚上没有商量出来个方法吗?怎么谈啊。

就,顺其自然吧。

啊?

还啊?

没有,没有,不敢不乐意,我去看看晚上做啥?说完贺函溜了。

这还差不多。陈亦度施施然起身,他也不知道为啥就差不多了。


评论(8)
热度(2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