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桓易|双白】异世界咖啡店

异世界食堂梗,双白无差。
–––––––––––––––––––––––––––––

在台北繁华的街道上,有一家古老的咖啡店,咖啡店的名字是一个大写的花式M&Y,经营这家店的是两个年轻人,年龄稍长的那个煮了一手好咖啡,年纪稍幼的那个喜欢做蛋糕和面包。

因此店里只提供面包和蛋糕,偶尔提供简餐,每天下午开张,晚上关门,周日到周五对外营业,周六休息。

天玑王的寝宫有一个隐秘的门,那扇门只有历代的天玑王知道,也只有天玑王知道怎么开。

休沐日,蹇宾用过早膳,感觉到了什么,唤来贴身内侍,让他去宣大将军齐之侃入宫,而且是尽快。

齐之侃一脸不解的看着内侍:你是说王上宣我尽快入宫?是不是王上出了什么事?

小人不知。内侍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齐之侃换了身衣服随着内侍入宫,却看到寝宫门口守卫森严,全是他的手下。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侍卫看到他躬身行礼,请他快快入内,蹇宾已经开始发火了。得知蹇宾无事,齐之侃稍稍松了一口气,伸手推开了寝宫的大门就看到蹇宾在外殿来来回回的转的让人头晕。

王上。

啊,小齐,你怎么才来啊?

王上,宫内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有你在,能出什么事,随本王来。说着蹇宾就拉着齐之侃的手走向寝宫的深处,在往里走就是他休息的地方。

王上,外臣不能擅入寝殿。齐之侃拽住蹇宾。

小齐这是与本王生分了?蹇宾一脸的不悦。

臣不是这个意思。

本王说你能进来,你就能进来。说完拉着齐之侃走到了一扇他不曾见过的门跟前,从腰间解下自己的玉,放到了一个空挡里。再回头对着齐之侃伸手,齐之侃眨眨眼睛,从怀里掏出蹇宾给他的另一块玉递了过去,看着蹇宾放入了另一个空挡。

伸手一扭,轻轻一推,门开了,蹇宾将玉取下收入怀里,齐之侃看到他伸手扭了一下旁边的灯盏,门严丝合缝的关上了,摸着黑走了几步,齐之侃打着了身上的火折子递给了蹇宾。

在走几步拐个弯,二人面前出现了一扇门,静静的矗立在密室内,齐之侃连忙将蹇宾护在身后。

无事。蹇宾拍拍他的肩膀,他看到蹇宾一脸的怀念,他一愣,很少见到他这个表情,就是他二人合力将国师铲除之后,回到山里小住的时候他都没有看到他脸上出现这个表情。

蹇宾伸手拉开了门,门上叮铃一声,吓了齐之侃一跳。

欢迎光~啊,马马,你快来,快出来。少年惊恐万状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蹇宾瞅瞅齐之侃,齐之侃一脸懵,瞅瞅对面的男孩,男孩一脸的惊吓。

怎么了?来客人了吗?被称作马马的男孩从吧台后面转了出来,看向了门口,一下子笑了。

小宾?

桓哥。

好久不见。这位是?

蹇宾没有回答问题而且开怀大笑,齐之侃看到马振桓之后一脸惊吓的表情,让他觉得很是好玩。

马马,他们是谁啊?少年伸手拉过他。

他们啊?你自己去问啊?马马伸手揉揉少年的头发。

马振桓,你过分哦!不许揉我的头发,发型到乱了。少年赶紧扣上帽子。

齐之侃已经腿软了,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人。

你,你们好,我是易柏辰,你们是。

我叫蹇宾,他是我的大将军齐之侃。蹇宾一脸淡定。

唔,马振桓,这就是你今天一定要我来的原因吗?易柏辰哭丧着脸进到吧台拿菜单。

怎么啦?多好玩。马振桓笑的开心。

很吓人好吗?

小齐,你怎么了?蹇宾一把扶住齐之侃将他带到旁边的座位上。

腿软。齐之侃第一次承认了自己怂。

你们吃点什么?易柏辰递上菜单。

蹇宾和齐之侃一脸懵的看着菜单,看不懂上面的字,但是可以看懂画。

王上,这里到底是哪里啊?齐之侃看着透明的杯子。

这里是异世界的餐馆。蹇宾指着蓝色的和红色的图片看着易柏辰。

知道了,喝什么?易柏辰将菜单翻到了饮品类。

两杯这个。蹇宾指着牛奶。

好,知道了,马马,一块蓝莓芝士,一块草莓芝士,两杯甜牛奶。

好的。马振桓转身进了后厨,易柏辰也跟了进去。

齐之侃好奇的东摸摸西摸摸,看什么都稀奇,看什么都好玩。

马振桓端着托盘来到了他们的跟前将东西放下之后问蹇宾:带他来,你决定了吗?

嗯,决定了,国内已经没有阻力了。蹇宾点点头。

加油!马振桓拍拍他的肩膀,看到了齐之侃不善的目光,挑挑眉走了。

这个,可以吃吗?齐之侃伸手捅了捅面前的蛋糕。

可以,很好吃哦。说着蹇宾拿起了旁边的勺子切了一块下来送到了齐之侃的嘴里。

好吃吗?

嗯,好吃。

这一天,店里此起彼伏的啊,妈呀!马马救命啊!你们是谁?

晚上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的时候,易柏辰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怎么了?还没有适应?马振桓伸手拽起他。

一次就够了,今天这么多次,我能撑到现在不错了,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我啊,我小时候见过他们。

是吗?

说来听听。

你要在这里听吗?

唔唔。某人被成功消音。

蹇宾拉着齐之侃走出了秘室,齐之侃的脸泛着可疑的红晕。

台北繁华的街头有一家古老的咖啡馆,内部装修古香古色,老板是两个年轻人,一个煮的一手好喝的咖啡,一个喜欢做蛋糕和面包,看心情年长的老板还会烤好吃的饼干,店里偶尔会卖简餐。

他们每天下午三点开门,晚上十点准时关门,周日到周五开门,周六休息,只不过对于年轻的老板来说,休息的那天,是他苦难的一天。

下一个登场的人是谁呢?

咖啡店的门又会开到那里呢?

要是出现在你的身旁,不要大意的推开门进去吧,会有小惊喜哟!

你还在等什么?

和我一起品品咖啡去吧……

评论(5)
热度(41)
  1. 七只影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