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贺陈】我和神仙谈恋爱之谁说织女是女的?

第六话

两个人你试探我一下,我试探你一下,你进一步,我向后退一点点,在往前迈一步,对方向后退一点点;你来我往的像是在过招一样,却又不是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就像你打我一下,我哼唧撒个娇,在还你一下,看的老牛每天都很满足却又想敲他俩一顿,喜欢就上,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是男人了。

陈亦度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教贺函修仙,虽然老牛说贺函有慧根,但是无奈陈亦度教的不得其法,贺函学不到对的方法,所以进展特别的缓慢,学生很努力,但是老师真的不适合教授。

陈亦度为此挠头不已,他也不知道那里不对,于是上天去摘了一个桃子硬是塞到了贺函的嘴巴。

好甜啊,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桃子哎。贺函吃掉了之后赞叹不已。

拉到吧,我小弟从来不好好吃家里种的蔬菜水果。陈亦度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度度。

干嘛?

肚子疼。

不要给我改名字。

度度,肚子疼。

我说了不要给我改名字。

贺函一看陈亦度在看书不搭理他,自己跑到茅房解决生理问题,贺函蹲的腿都麻了才解决完,出来就看到了陈亦度在茅房门口等他,特别的感动。

哎呀,让开,我忍了好久了,谁知道你会蹲这么长时间。陈亦度一把把他拨拉开。

嘤嘤嘤,度度,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你可拉到吧,你蹲了快一个小时了,我快忍不住了,嗯,舒坦。

家里就这一个茅房啊?

对哦,我应该在盖一个,这样就不会打架了。

你快点。

你不会又肚子疼了吧。

嗯,那个桃子到底是哪里买的啊,我明天找老板去,他是不是下泻药了。贺函欲哭无泪的,好在陈亦度的速度快,赶紧出来给贺函让地方,陈亦度挠挠头不敢告诉他其实他是神仙。

等到晚上的时候,贺函吃的比以前多,陈亦度很诧异他的看着他觉得他似乎可以和自己的小弟拼一下食量,但是又一想,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吃多了的结果就是晚上贺函跑了好几次的厕所,连带着睡在隔壁的陈亦度也没有睡好。

你吃那么多干嘛?

饿嘛。

现在好点没有。

好一些了,我不去找那个老板了。贺函乐呵呵的看着他,弄的陈亦度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读书读傻了。

今天进货,去仓库吧。陈亦度和他来到了地下,看着送货的人已经等在仓库的门口了,那一匹匹的布料闪着淡淡的柔光,贺函发现陈亦度伸手的衣服也有这种光,他发现自己看东西比以前清楚比以前远。

等货物清点完毕之后,陈亦度关门的时候掐了个决,被此时眼尖的贺函看到了:哇,度度,你好厉害哦。

嗯?陈亦度一愣知道自己的动作大了一点。

慢慢学以后你也会这样的。陈亦度和他走到了地面,贺函发现陈亦度身上那层柔和的光芒不见了,心说:这布料是夜光的吗?我家度度好厉害,夜光布料都有。

陈亦度猛地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很冷,四下张望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发现。

陈亦度突然决定带贺函去泡温泉,贺函兴奋不已,自从吃了桃子之后他觉得身上轻快了很多。

热气氤氲,贺函觉得水雾里的陈亦度特别的好看,不自觉的将他困在自己两臂之间,还没有亲呢,就觉得嘴巴上面湿湿的,用手一抹发现流鼻血了。

你,你……陈亦度无语到了极点,这都能流鼻血,真是服了。

太,太热了。贺函干笑了两声靠到了旁边。

贺函,你为什么喜欢我?

不知道,就是感觉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好像见过你。

陈亦度没有说话,他和他每一世都有纠缠,都有瓜葛,缠缠绕绕之下他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也喜欢他了。

陈亦度从食盒里掏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递给贺函:尝尝,梅花酒。

一股梅花的清香被热气激发了出来,清冽冷寂,一如往日的陈亦度清冷高傲如今变得柔和了很多,贺函在不知不觉中冲淡他身上的那种冷冽的气息。

梅花酒不同于梅子酒的清甜,它就是酒不过里面浸了梅花将梅花的香味导入了酒里。

好酒。贺函赞叹道,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含在嘴里,将陈亦度圈住吻上了他的唇,将嘴里的酒渡到他的嘴里,侵入了他的嘴里,他伸手环上了他的腰身。

你好像胖了?陈亦度狐疑的在他的腰身摸来摸去。

喂,不要这么煞风景好不好?贺函看着他。

你真的胖了。陈亦度说完拧了他腰间的肉。

嘶。疼!贺函抽了一口气,眼泪快要下来的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耳朵红了。

我锻炼还不行吗?贺函举手投降,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秘密,陈亦度害羞的时候耳朵会红而且会转移话题。

好,明天开始和我一起,晨练。陈亦度想了半天那个词,却暗自挠挠头,他什么时候晨练过?

晨练?你能起的来吗?贺函怀疑。

起的来。陈亦度很肯定。

呵呵。贺函哼唧了两声,心说:你能起的来就鬼了,你那天不是睡到太阳都升起来了才起床。

不相信?

信,明早我等你哦。

于是第二日一早贺函就站在陈亦度的院门口:度度,起床了!度度,你怎么还不起来啊!度度,你快点出来啊!

贺函,一大早的你鬼叫什么?我还没有睡醒呢!陈亦度有点生气,他昨天上天去织锦半夜才回来没有睡多长时间就听到他在外面鬼吼鬼叫的。

你昨天不是答应我晨起锻炼身体吗?贺函站在院子门口舒展着自己的身体。

我……那个……陈亦度语塞,昨天为什么要答应他晨起啊?真的想抽自己两个耳光。

我困着呢,要锻炼你自个去。陈亦度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施加了隔音术。

度度,哟吼,出来了,度度!贺函一看,得,说要和自己去锻炼的人居然拒绝早起,自己围着整个宅子转着圈跑了几圈,跑完气喘吁吁的,觉得好累,决定明早不起这么早了。


评论(2)
热度(1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