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贺陈】我和神仙谈恋爱之谁说织女是女的?

第九话  

贺函第一次见到天兵天将,第一次知道原来玉皇和玉帝是两个人,第一次知道原来帝王之怒不仅可以血流成河还可以毁天灭地。他终于知道了陈亦度和小饕餮的身份,是他遥不可及的。

他见识了陈亦度的伶牙俐齿,见识了陈亦度的据理力争,第一次见到了龙族,第一次见到了虾兵蟹将。

终于陈亦度句句诛心之下,玉帝刘彻失去了自己的理智,北门血流成河。

他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无能为力,他被放逐到了天河的另一边,他看着西海龙王带着西海水族攻上天庭只为讨回一个公道,却被失去理智的武帝生生毁了水晶宫,十一生肖被驱逐下界,世间再无龙神。

那日凡间下起了大雨,大雨是红色的,他知道那是小饕餮的眼泪,红色的大雨下了整整一年,凡间彻底被毁灭,武帝不敢面对自己的错误将自己关在了寝宫里谁都不见。太璞抱走了小饕餮将龙筋用法力封印之后束在了他的腰间。

当小饕餮修成人形的那日,武帝打开了寝宫的大门,宣布退位给琰皇,带着太璞云游四方不在回来。

琰皇向人间洒下了文明的种子,重建了秩序,召回了十一生肖,新任的玉帝很是不误正业,每天不是忙着投喂最小的弟弟就是给琰皇做点好吃的东西,压根没有在众神面前出现过。

琰皇来到了天河的彼岸看着贺函说:去吧,去找他吧只有你能将他找回。说完释放了贺函,将陈亦度身上的情丝递到了他的手里。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天界无人敢在提起,北门被永远的封闭了,陈亦度不知所踪。贺函找遍了三界,经常看到酷似他的人,待追过去才知道不是。

贺函来到了他们初遇的那个温泉,他已经不报任何希望,凡间的山川河流改变的太多了,他不知道那口温泉还在不在了,他看到那口温泉在却没有陈亦度的身影,他找遍了四周都没有找到他,于是他回到了天上,来到了陈亦度曾经居住的宫殿里寻找蛛丝马迹,织锦机上摆着织了一半的锦缎,和那年他看到的一模一样,他笑自己知道的太晚了。宫殿里满地狼藉,可见他是回来过的。

他挽起了袖子将宫殿打扫干净,一切归位之后看起来舒服多了,他在这里坐了一整天却没有等会宫殿的主人,只得再起身去寻找他。他想起来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过,就是他们曾经居住过的那个院子。

不报任何希望的他来到了曾经居住的院落,意外的看到了陈亦度在田间耕作。

度度!他走过去出声唤到。

许是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陈亦度看到他有一丝迟疑:贺,贺函?

是我,度度!

你来干什么?

我来找你。

找我?找我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陈亦度冷言冷语。

度度,别这样!

走开,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陈亦度恶狠狠的看着他。

贺函苦笑着看着他,将他的情丝取出放回到他的手里:找到了你,我也可以回去复命了,这个是你的,你收好。

情丝入手就消失了,陈亦度愕然:你给我的是什么?为什么消失了?

情丝入体唤醒了他尘封已久的感情,悲伤决堤,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贺函看着他哭说不出任何的话语。

那年那月那日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他不是口不择言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只不过时间不会倒退。

带我走吧,离开这里!陈亦度靠在贺函的怀里。

为什么?

因为,然然已经下界了!

度度,逃避是没有用的。

我不是逃避,只是无法面对他。

好吧,我带你走。贺函带着他回到了天宫他住的宫殿,鼓起最大的勇气他推开了被尘封的北门,曾经的北天门是天宫最繁华的地方,现在只有风在呜咽,这里已经成了禁地。

看着他呆呆的看着北门,于是伸手拉着他离开了这里,回到了他们居住的院落,看着织了一半的织锦,他拿起织锦和梭子离开了他居住的宫殿和贺函来到了天河的彼岸,重新开始织锦裁衣,只是织出的锦缎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好了,别织了,别再织了。贺函紧紧的拉住了他的手,逃避真的毫无用处,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道歉。

法国巴黎,新一季的时装周掀起了一阵复古风,陈亦度将古典玩的出神入化,贺函将古典与现代相结合,带给他不少新的思路。

贺函找回陈亦度的消息没有隐瞒而是上报了琰皇,琰皇将此事告知了招财童子阿诚,阿诚看着明楼唉声叹气,此时天空传来了通报:龙神归位。

怎么办?阿诚看着明楼。

让他们见见吧,毕竟敖凌已经归位了,十二生肖总算是齐整了。

恰好此时凌远要来美国学习,明楼看着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李熏然,知道他的来意后起身出去办理他需要的文件,阿诚将陈亦度就在巴黎的事情告知了李熏然。

熏然生气了,怒火万丈的发誓绝对不会原谅他,当二人重新见面的时候,熏然发了脾气一拳将他打伤。

在月宫休息了一天的陈亦度返回到了贺函的身边,挑着眉毛看着在贺函身边团团转的唐晶,一口一个老师叫的甜,当晚贺函没有睡在床上而是睡在了地板上。

怎么那么多的桃花啊?

度度!

别叫我,烦死了,我要去找月老算账。

度度。

干嘛?

肚子疼!

滚蛋!

度度,明天还早起吗?

贺函,你找打是吧!

——————完——————

其实我已经编不下去了。


评论(10)
热度(2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