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2019新春楼诚团圆饭联文】【楼诚|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番外之红烧肉

春节对每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节日,是团圆的日子,所以今年玉皇陛下发话了:“罢朝一天,朕要下凡找弟弟们玩。”

“啊?介个,陛下啊,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介个陛下许久不曾下凡,介个……”太白星君有些词穷,嘤,我也想下凡。

“呃,这个嘛,没有关系,朕下凡住在财神家。”景琰想了想。

众人齐齐的看向景琰旁边的玉帝蔺晨,那眼神充满了讨伐的意思,蔺晨则侧着脑袋看着天花板,对高高的穹顶充满了兴趣。

“众位爱卿既然没有异议,就这么定了,罢朝一天。”

“陛下慢来,陛下几时走,几时回来。”太白金星又出来了。

几时走是个难题,凡间一年三百快四百天了(按农历算,加上闰月,一年将近四百天。),有四个季节,不能夏天去,夏天下面太热,而且是杜剑锋值班,夏天他最暴躁。

“呃,这样,一会就走,明天午膳前回来。”景琰想了想,蔺晨点点头。

众神斜着眼睛看蔺晨,莫不是您撺掇的玉皇陛下吧,信不信我们找两位太上告状。

蔺晨掩唇打了个哈欠:“师傅和师叔好像在然然家住着呢!最近然然刚把牙治好,凌远不让他多吃甜食,最近快到新年了,凡间有送灶神一说,供的全是甜食,俩正闹着呢。”

言外之意:去吧,告去吧,谁怕谁啊,然然可是不好哄。

“哦,既然这样,现在就走。”说完景琰拉着蔺晨奔出了凌霄宝殿。

“嗯?”众神傻了。

看到没?

看到了。

竟然拉动了。

还是拉着跑的。

居然不是被玉帝抱着走的。

玉帝居然被玉皇拉着跑了起来。

众神喜极而泣:“恭贺陛下瘦身成功,陛下慢走,保持住啊。”

“咕咚!”一声,凌远家多了两个不速之客。

“蔺晨,你到底有没有瘦啊?”景琰怒视蔺晨。

“看吧,都怪你。”石太璞一脚踹了出去。

武帝委屈:“这也怪我。”

蔺晨也委屈:“已经好久没吃下午茶和晚餐了,已经瘦了好多了。”

景琰一个劲儿的甩胳膊,使得劲儿有点大胳膊有点疼。

“你们下来干嘛?”武帝找到一个出气的地方。

“你去找老二,别在这儿待着。”石太璞又踹了一脚。

武帝特无语的看着太璞,蔺晨正在给景琰按摩胳膊:“师傅,天上太无聊了,所以景琰就说下来玩几天。”

“嗯,也是,是挺无聊的,老三选妃选的咋样了?”武帝点点头。

“都怪你,我说早早给老三找一个可心的,你可倒好说什么太小了过几年在说,结果呢?这么大了还没有找到一个可心的。”石太璞的炮火又轰了出来,精准的命中目标。

“说了半天然然呢?”景琰发现李熏然和凌远一直没有出现。

“哦,他们去面包屋了,不过景琰,你和蔺晨打算一直穿成这样吗?”武帝握住了太璞揍他的拳头。

“嗯?准备去一趟巴黎看看阿诚他们。看看那里有没有合适的衣服。”景琰边说边瞪蔺晨。

“我真的瘦了。”蔺晨委屈。

“那个我先带你们师叔去看然然,你们慢慢研究哈。”武帝拉着太璞快速闪人来到凌远的面包房。

蔺晨和明楼联系了一下带着景琰去了巴黎,明楼嘲笑蔺晨离不开景琰,蔺晨嘲笑明楼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阿诚给景琰找了一身合适的衣服让他去换,换完给他洗头准备剪头发。

“那个,阿诚,不剪可以吗?”景琰不确定的看着他问。

“问问师傅吧,他要是同意就剪。”

“好。”景琰对着镜子挥了一下手,两个人看到另一面的景像。

“喝点热水试试。”凌远递了杯热水给嘴被粘住的李熏然。

石太璞看到然然的情况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吃糖瓜嘴巴被粘住了。”凌远给他往嘴上浇热水。

“往年也没这样啊?”武帝也纳闷。

“今年的糖瓜特别的粘,我说不让他吃,他说就吃一口,结果成这样了。”凌远也无奈。

“你来我来。”石太璞看着武帝。

“我来吧。”武帝伸手在熏然的嘴上点了一下把糖瓜冻住了,太璞伸手往外抠了半天才抠出来。

“牙疼。”熏然哭唧唧的揪着太璞的袖子。

“然然乖,去刷牙。”凌远拍拍他的衣服。

“嗯。”熏然点点头去后面刷牙,太璞跟了进去。

凌远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给武帝倒了一杯水,武帝接过嗫嚅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凌远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武帝接着说:“那个时候是我太冲动了。”

“已经过去了。”凌远淡然的说,在凌远心里没有什么比眼前拥有的一切重要。

“师伯。”景琰叫了一声。

武帝听到了伸手一挥眼前幻化出来一面镜子:“琰儿何事?”

“见过师伯。”阿诚行礼。

“诚儿免礼,何事?”

“师傅,四弟要给我剪短发。”景琰如实相告。

“不是可以幻化出来短发吗?”

“师伯,剪了凉快。”阿诚吐吐舌头。

“你们可以,琰儿不行。”武帝拒绝。

“是,徒儿知道了。”

“对了,阿诚,你们过来过年吧。”凌远想了想。

“好。”阿诚点点头。

“对,叫他们回来一起过年。”武帝看到太璞带着然然出来了。

“行,我同意了,叫孩子们都到这里过年。”太璞点点头。

“哇,太棒了,可以吃到四哥做的素丸子了。”熏然开心极了。

凌远打了一圈电话,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拟了个菜单出来。

过了一会人都聚齐了,去了谭宗明的别墅,别墅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聚齐的第一晚众人愉快的喝多了。

翌日清晨,熏然先醒了,醒来亲了亲凌远的额头去厨房熬醒酒汤,熬完了又做了早餐。

陈亦度有点不太明白的说了一句速度好快,熏然回到复制粘贴就可以了。

啊?景琰和蔺晨听不懂了。

“然然六点就醒了。”凌远揉着脑袋喝着醒酒汤。

哦,众人齐齐点头。

吃完饭太璞开始分工,会做饭的四个去买菜,其他人布置房子,在武帝的紧迫盯人下,明楼拿起了水壶,准备去浇花,被谭宗明制止了。

武帝变成了背后灵对明楼实施全方位盯控,明楼哭丧着脸开始打扫自己的责任区。

临近年跟前了,超市的物品种类比以前多,明诚头疼的看着人们一车一车的往家买东西,颇有点上海刚刚解放被人民政府接管的意思,那个时候米面粮油成车的往家拉,现在是蔬菜水果一车一车买,饮料和不要钱的一样一箱箱的搬。

几个人出门的时候谭宗明交代了啥都不用买,晟煊有自己的蔬菜基地和养殖基地,家里都有。

几个人一合计,牛奶酸奶来几件,前面两个没有提防,一回头就看到李熏然搬了半车冰淇淋半车零食。

速度快的让蔺晨目瞪口呆,凌远扶额:“然然,家里还有半抽屉冰淇淋呢,放回去好吗?”

“不好。”李熏然推着车子。

“为什么?”

“想吃炸冰淇淋。”熏然笑眯眯的,那意思不让拿我就把冰箱吞了。

“好吧。”凌远妥协了。

回到佘山熏然抱着一盒冰淇淋缩小了坐在茶几上吃的津津有味,太璞看着他,他仰头塞了一勺到太璞嘴里,武帝也想吃,太璞一瞪眼睛,武帝领着几个小的乖乖的去帮忙收拾。

阿诚和凌远做了一锅卤味放在厨房里入味。

第二天一早起床吃完早饭,凌远就带着熏然进了厨房就开始忙活,阿诚做素菜,凌远做荤菜,蔺晨准备做点心的材料,熏然给蔺晨帮忙预热烤箱顺便教他用烤箱。

明楼想进去,谭宗明以害怕厨房被炸了为由拒绝他进厨房,方孟韦拉着杜剑锋进厨房给阿诚和凌远帮忙洗菜、洗肉。

佘山厨房有一个灶台是古老的柴火灶,最初是用来祭祀灶神的,后来被谭宗明用来做烧烤,简直太好用了。

今天这个灶台被凌远占据了准备炖一锅红烧肉,灶台被重新疏通,里面添了煤旁边放着木柴。

几个人都快不会用这种灶台了,看着熏然熟练的生火,往里面一块块的添煤,蔺晨惊讶的看着他问:“你会用?”

“会呀,农家用的就是这种灶台呀!”熏然乐呵呵的回答。

凌远已经将肉切好洗干净放到了手边,各种调料熏陶也包好放到一旁了,凌远拍碎了一块冰糖,往锅里倒入豆油,等油热了,将冰糖放了进去开始炒糖色,糖色炒好再将肉倒进锅里翻炒上色,看着肉都均匀的粘好了糖色,在将葱段和姜片放入翻炒,放入料包再倒入开水淹没了肉。

待水开,凌远将火压小,蔺晨已经将点心摆到烤盘上,熏然帮他将烤盘放入烤箱。

“好久没有和孩子们一起过年了。”武帝感慨不已。

“是啊,还不是怪你。”太璞又翻脸了。

“压岁钱准备好了没有?”武帝赶紧换个话题。

“压岁钱不是都是你准备的吗?”

“我都是给银票,现在不是不流行银票了吗?”

“问阿诚或者平平去要你的卡,眼前俩财神不问,问我。”

这边武帝和太璞吵吵闹闹,那边陈亦度进进出出的抱进来不少衣服,看的赵启平想尖叫,末了赵启平伸手揪住谭宗明的领子使劲晃:“你居然没有告诉我那个什么小财神历险记里的衣服创意是出自我二哥他俩的手笔。”

嗯?其他人竖起耳朵听着,景琰使了个传音术将客厅里众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到了厨房。

蔺晨听着新鲜,熏然装傻,凌远装不知道,明诚一门心思的炒菜,孟韦和杜剑锋摘菜摘的“两耳不闻窗外事”,蔺晨挠着下巴心想:原来你们玩这么大啊。

太璞和武帝也竖起了耳朵,贺函伸手抖开了一件漂亮的风衣递给赵启平:“今年的新款,掺了点军装的元素。”

“干嘛?我不要。”赵启平撒手就跑。

一旁的太璞和武帝不由得感慨孩子们都长大了,赵启平已经躲到了他俩的旁边,贺函不敢过来抓他只好举着衣服说:“不玩游戏,就是让你试试看好看不。”

“为什么不让我二哥试?”赵启平揪住太璞的衣角不放。

“你二哥亲自设计做出来的,你试试看有不合适的没有?”

太璞觉得有趣:“我试试。”

“啊,师叔,你穿着古装不合适,还是启平试吧。”明楼看完股市听到了过来出声阻止。

方孟韦在厨房里和熏然、阿诚面面相觑,好想看太璞穿现代装,心里痒痒的,两个大的撺掇小的,熏然被孟韦和阿诚推出了厨房。

熏然对着太璞开启了撒娇模式,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太璞和武帝一眨,两个人立刻举手投降。

谭宗明有些呆滞的看着两个人被熏然和启平带走了,扭头看着明楼和贺函:这也行?

陈亦度摸摸下巴跟了进去帮两个人改变造型。

凌远笑眯眯的看着锅里的菜,蔺晨问他:“想到什么了?”

“我刚刚认识然然的时候,然然的官服并不合身,我上网给他淘衣服。”

蔺晨和阿诚点点头,熏然的灶神袍的确不合身,但是那是太璞给他做的。

方孟韦小声说:“我们的衣服以前都是二哥给做的。”

杜剑锋猛点头。

凌远没有说什么专心的做着饭,阿诚对着两个人摇摇头。

菜很快做好了,杜剑锋施法术给做好的菜保温,等着红烧肉出锅。

凌远掀开锅盖看了看颜色,将火捅旺:“哎,对了,没看见老三,老三人呢?”

“刚刚和他联系了一下,他说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就来。”

“他还不敢回雷神殿吗?”凌远往锅里加了三勺盐和一块冰糖,用铲子翻了几下,香味一下飘了出来。

“好香哦!”几个人突然觉得饿了。

“我已经叫人将殿前的人分散了,这么久了他都不松口,我和景琰都放弃了。”蔺晨将蒸锅里的点心取了出来,又看了看烤箱里面的点心。

下午的时候,雷神季白终于出现了,武帝诧异的看着他:“怎么这么忙?”

“您是?”季白懵了,眼前的人模样和气势看着像武帝。

“我是你师伯。”武帝无语了。

“啊?见过师伯。”季白赶紧行礼,武帝摆摆手,身上的衣服穿着很别扭。

“干嘛去了,才来。”太璞换了身衣服出来。

“师,师傅?”季白有些傻眼。

“嗯,不错吧。”太璞掸掸衣服。

“徒儿都不敢认了。”季白挠挠头。

“问你呢?怎么才来。”武帝问道。

“哦,风神遇到些麻烦我帮他处理了一下。”

“那他人呢?”武帝往他身后瞅了瞅。

“师伯要见他。”季白询问。

“嗯!今年你们不用回去述职了,景琰和蔺晨都在这里,景琰在楼上和群臣通话呢,蔺晨在厨房呢。”太璞心情好了不少。

“三哥,三哥,三哥。”熏然一下子扑到了季白的身上,季白背着他转了一圈他才下来。

季白看着换了装扮的景琰和蔺晨有些不适应,武帝因为不适应西装,已经换掉了。

陈亦度正在给穿在太璞身上的风衣做修改。

厨房的门被推开了,一股香味被放了出来,众人吸吸鼻子:好香的味道。

“这好像不是阿诚做的红烧肉吧。”明楼揉揉鼻子。

“哇,这都闻的出来。”季白诧异极了。

“那是。”明楼点点头。

“远哥,熟了吗?”熏然趴到门口。

“马上就好。”凌远笑眯眯的给肉收着汤,看着锅里的汤逐渐粘稠,凌远将料包和葱段、姜片全部捡了出来,压了灶台里的火。

“噢,开饭喽!”熏然乐呵呵的带着众人摆碗筷。

凌远特意给熏然盛了一勺米饭浇了汤汁顺便给他喂了一块肉,熏然吃的满脸幸福:“好吃。”

凌远看看身边的李熏然,看着一桌子打打闹闹抢东西吃的兄弟,看着旁边斗嘴的太璞和武帝,感慨到觉得或许这就是幸福吧。

评论(11)
热度(12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