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以物喻人

关键词:红酒与清茶

@楼诚深夜60分

首先大姐没有死,大姐没有死,大姐没有死!!!
OK,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明镜带着阿香在巴黎迎来了自己的弟弟们,从此开始幸福快乐的生活。

一个春日的午后,小明同学带着老婆曼丽同学出去玩去了,家里只有三个大人和两个小包子。

什么?你问我阿香干嘛去了?阿香被打包扔到医院去了!为啥?阿香嫁人了呗,要生娃娃了嘛!

好了,话题转正。

明楼爱喝茶也喜欢泡茶,更喜欢看阿城泡茶,明楼说阿诚泡茶的姿势如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每每如此,阿诚总是谦虚的说大哥教的好。

闲暇的休息日,午后姐弟三人坐在花园里面喝下午茶,阿诚取来一套茶具,给大家泡茶。

明镜看的有趣,就问:“阿诚啊,如果用一样东西来形容我们,你觉得什么合适?”

阿诚看着明楼想了想说:“大姐是红葡萄酒,大哥是白葡萄酒。”说完向二人递上一杯茶。

明楼听着有趣就问:“何解?”

阿诚说:“大姐似陈年红酒,醇香厚重,历经岁月的沉淀,越发香醇。大哥似白葡萄酒,入口虽涩,但是后味清甜。”

明镜笑的开怀,明楼说:“如果用茶来喻我,我是什么茶?大姐是什么茶?”

阿诚笑了说:“大哥这是考我吗?”
明楼点点头,阿诚给二人续水,也喝了一口水说:“大哥是西湖龙井,而且雨前龙井,清新醇厚。大姐是普洱茶,棉柔厚重。”

明楼又问:“那么明台是什么酒?”

阿诚笑的开怀:“明台啊,他是白酒,幸辣呛人。”

远处跑来两个小包子,小女孩扑到明镜的怀里用软糯的声音说:“姑姑,哥哥欺负我,他抢我的糖糖!”

男孩看着三个大人笑咪咪的看着自己,有些局促的说:“妹妹吃太多糖了,对牙不好。”

阿诚拉过男孩,抱在膝盖上面说:“小忆,告诉伯伯,今天吃了几块糖。”

明楼靠在椅子上面,看着天空,想:这才是他要的生活。

是啊,岁月静好,莫不如是。

很久很久以后
凌远:“熏染,少喝咖啡,对胃不好,来喝点普洱,养胃。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李熏然说:“看一本从巴黎带回来的手记。”
凌远接过一看,是明楼写的《巴黎生活日记》,而熏然看的刚好写的是那个春日的午后发生的点点滴滴。









评论(1)
热度(2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