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第二颗扣子

关键词:纽扣

 @楼诚深夜60分 

声明:逻辑已废,现代人设,不要考虑故事里面人物的关系,人设已蹦,不要问我为什么?

小心蛀牙!吃完记得刷牙!

我的口号是天天撒糖,没有蛀牙! 故事很长,慢慢看哦!

再次声明:人设以蹦。

人物是作者的,故事是我的。


明楼从小就做一个梦,梦里他教一个小弟弟读书习字。只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上面会少一颗扣子。

明诚从小也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小哥哥教他读书习字。只是每每醒来会发现枕边有一颗扣子。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在一次家庭聚会上面,对于家里多了两个小团子,明楼并无异议。只是为什么多了两个弟弟的同时,家里又多了两个小魔王这就让人想不通了。

八岁的明诚带着六岁的明台经常祸害家里的花花草草,明楼郁闷的无以复加,追问二人功课如何,答曰简单,已全部写完。这是什么鬼?八岁的小屁孩居然觉得三年级的功课简单?然后继续看着两个弟弟祸害家里的花花草草。

明楼考上初中那一年,明诚自告奋勇的下厨做了一顿饭,大人们惊呆了,自家的小团子啥时候学了一手的好厨艺。

而明楼看着明诚的眼神就不对了,因为前一晚,他在梦里和那个小弟弟说自己考上重点了,小弟弟说要给他做饭吃。早上起来发现衬衣扣子少了一颗。而明诚发现枕边出现了一颗扣子。

自从明诚和明台兄弟住进家里,明楼总觉得自己的梦和明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梦越发的不一样了。

十八岁考上大学那一年,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天,明楼梦见自己和一个人在床上做一些爱做的事情。而这一会他看清楚了那个忘情的呻吟着喘息的男孩的面孔,那个不断呼唤大哥的男孩的面孔,赫然就是明诚。醒来以后,莫名的明楼忘记了这个梦。

十六岁的明诚梦见大哥抱着自己不停的亲着,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最后都被堵在了嘴里。醒来后,明诚的脸腾的红了,原来这就是吻啊,修长的手指抚在嘴上傻傻的笑了。

早上吃饭明台不解的问:“哥哥,哥哥,你为什么一直傻笑啊?大姐,你看我哥哥是不是傻了,一直在傻笑!”

明镜摸摸了明诚的额头说:“没有发烧啊!”点了一下明诚的额头说:“小子,大清早起来傻笑什么呢?”

明诚回过神来说:“啊?想到好玩的事情了。姐,快点吃饭,不是说今天我们要求公园玩吗?”

明楼穿着衣服问明镜:“大姐,你见到我的扣子了没有?”

明镜差异的说:“怎么?又丢了?”

明楼撅着嘴巴点点头说:“是啊?房间里找不到!”

明镜说:“一会上街在买几颗就好了!”

明诚咬着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大堂哥,扣子吗?今天早上发现的扣子和大堂哥衣服上的扣子一样呢!难道是真的吗?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明楼看着小弟看着自己,问:“阿诚,看我干嘛?看我能吃饱啊?快点吃,吃完出去玩!”

明诚点头,低着头继续吃饭,没有理会弟弟的聒噪。吃完饭回到房间里面换上出去玩的衣服,把那颗枕头边的扣子放进了上衣口袋里面。

四个人来到游乐园,明台拉着明镜去做过山车,明楼和明诚找了一个安静得地方坐下等着姐弟二人。

明诚看着自己的大堂哥说:“大哥,你的衣服扣子经常丢吗?”

明楼诧异的挑着眉毛说:“你为什么这么问?”

明诚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那颗出现在他枕头边的扣子说:“我从六岁开始做同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小哥哥天天教我读书习字,所以我比同龄人懂得要多一些!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的枕头边上会出现一颗扣子,各式各样的纽扣。”

那颗扣子静静的躺在阿诚的手心里,明楼看着那颗扣子懵了。明诚静静的看着他说:“大哥,昨晚我梦见那个大哥哥对我说阿诚,我爱你,你爱我吗?然后就吻我了!”

明楼瞪着明诚不知道该说什么,猛然间他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梦:他对阿诚说:“阿诚,我爱你,你爱我吗?”对方点点头,他俯身吻上了他的唇。

明楼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甚是不真实,他暗中掐了自己一下,觉得好疼。谁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为什么梦里发生的一切都会在他的身上得到印证。

回到家里的明楼想哭又想笑,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弟弟。谁能告诉他,他该怎么办?他该如何对家里的大人解释这件事情?他该如何对父母讲这件事情?一条充满绝望的路,他没有办法走通。

晚上明楼趁着大人们都在家的时候,把他们叫到了一起,对着四个大人坦诚了这件事。大人们的暴怒可想而知。谁都不知道明楼和四个大人在房间里面谈了些什么。

三姐弟在门口只听到明楼在房间里面哭着吼道:“我就是爱上他了,我该怎么办?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声音里面满满都是悲伤。

大人们商量了许久,父亲发话了说:“我们送你出国去念书,如果四年以后你回来,你的心没有变,我们同意你和他在一起,前提是他也爱你!”

明楼跪在地上绝望地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爱我,我真的不知道,这只是我单方面的行为,和他无关。”

夜晚,明楼颓然得坐在自己的床边,靠着床看着天花板笑了,笑容充满了悲伤和绝望。看似走通了,却又被堵上了,泪流了下来。

明诚趁着大家都睡着了悄悄的进来了,抱着一个盒子站在他的旁边,轻轻的喊他:“大哥!”

明楼回神看着他说:“你怎么来了?为什么要来?”

明诚说:“我有东西给你!”

明楼看着他问:“什么东西?”

明诚把盒子递给他,他摇摇晃晃的起身打开房间的灯,坐在地上,打开那个大盒子,里面装了十个小盒子,每个小盒子里面都是满满的一盒纽扣。

明楼不解的问他:“这是什么?”

明诚说:“我从六岁开始做同一个梦!”

明楼:“对,我知道,你白天说了!”

明诚说:“十年,每年三百六十五颗扣子。一年一盒。都在这里。”

明楼不明白地看着他说:“给我干什么?”

明诚看着他说:“大哥真的不明白吗?”

明楼哭笑不得的问他:“我要明白什么?有什么是我要明白地?”

明诚起身关掉了大灯,打开了床头灯看着明楼说:“你今天丢的是第二颗扣子对吗?”

明楼点点头,明诚接着问他:“是不是这么多年来,你丢的扣子都是第二颗!”

明楼点点头,明诚倾身吻上了明楼的唇,吻的明楼天晕地转。

明楼颤抖着伸出手把明诚搂进了怀里,只把阿诚吻的喘不上来气了才分开,看着他,嗓音嘶哑的问道:“为什么?”

明诚倚在他的怀里说:“大哥,我爱你!你爱了我多久,我就爱了你多久!”

明楼搂着他说:“阿诚,等我四年好不好,如果四年后,你的心不变,我的心不变,我去求父亲和叔叔,让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

明诚不太明白地问他:“为什么啊?大哥!”

明楼说:“你还小,不明白什么是爱情,等你真正的懂了,想明白了,在来告诉我答案,我可以等!”

明诚在明楼的怀里点点头,是啊,四年,足够他们想明白一切,想清楚一切。四年并不长久。但是明诚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六年。

一个月以后,明楼走了,带着家人的祝福踏上了求学的路途。

自明楼走了以后,明台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哥哥了。以前就知道阿诚爱学习,现在把自己逼得一点玩的时间都没有了,除了学习就是学习,除了上学,明诚还报了许多其他的课程,乱七八糟的简直是让明台崩溃。以前还可以和自己玩,现在只能自己和自己玩了。

明台去问明镜,明镜说:“你二哥啊,他的心丢了。”

明台不明白。去问父母,父亲摸摸他的头说:“你哥哥啊,长大了,他知道自己要什么?小台知道自己要什么吗?”

明台还是不明白。去问伯父伯母,伯父说:“小台啊,等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明白了,去玩吧!”

很久以后,遇到了于曼丽的明台终于明白了那个时候父母伯父和大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两年以后明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F大学经管系,完成学业以后,报考经济系硕士研究生。

六年的时间,明楼没有和明诚有任何联系,只是和家里联系,不曾问过明诚的任何情况。

六年后,明楼学成归国,他不确定明诚是不是还在等他,但是他确定自己依然爱着明诚。

六年里明诚收到的情书合起来可以出版一本情书大全了,但是被他一一婉拒了,只一个借口:“忙,没时间!”打发了所有给他写情书的女孩。看来明家二少奶奶不是那么好当的。

而六年里明诚放在盒子里面的信加起来可以订成一本书了,他从来没有寄出去过。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不曾问过,家里人也不曾说过明楼究竟在哪里上大学。

六年后,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明诚一如既往的开着车回家,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不太一样了,进门的时候他喊:“爸爸妈妈,大伯父大伯母,姐,我回来了!”

家里没有人回答,客厅里面站在一个人,听到他的喊声,回过身看着他,逆光中,明诚看不太清楚那个人是谁?

“阿诚,我回来了!”是明楼的声音。他回来了。

明诚怔怔的站在那里,手一松,书掉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明楼向着他走过去,他一伸手说:“停,别过来!”

明诚转身跑了出去,跑到了后院,明楼追了出去,看他坐在小时候的秋千上面,走过去抱住他说:“阿诚,我回来了!”

明诚坐在上面问他:“你还知道要回来?”

明楼:“阿诚!”

明诚挣脱他,站起来隔着秋千和他对峙“你说的是四年,开始你一走就是六年。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明楼无语了,他知道这六年他不敢和明诚联系是他不对,他怕自己跑回来,他害怕自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明诚看着他说:“当年你说走就走,一走就是六年,你说过四年就回来的!既然失约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明楼绕过秋千一把抱住明诚说:“阿诚,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和你联系。我不该让你等六年!是我不好!”

明诚抱着明楼哭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明楼亲了亲他的额头说:“我怎么可能不回来,你在这里,家在这里。我不可能不回来!我的第二颗扣子还在你这里呢,没有它,我的衣服是不完整的!”

终于可以好好抱着自己的爱人了,久违的拥抱,迟来的诉说。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传这样一个传说:第二颗扣子,靠近心脏的位置,代表我爱你,代表我的心在你这里!

 


评论(1)
热度(4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