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重头开始,再爱你一次

关键词:护手霜
@楼诚深夜60分

声明:明楼失忆了,不要问我他怎么失忆的,我不知道,什么都记得就是不记得自己爱上阿诚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

二次声明:不许和我纠结人物的关系。

最后声明:小虐会写,伤神会写,虐心虐身不会写。如果那天会写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全是出题的那帮家伙给逼得。

Ok,继续撒糖

明楼晕倒在讲台上,被明诚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完决定三天以后做手术。
明诚给姐姐姐夫打电话,让他们来医院。

路上王天风安慰明镜:没事的,没事的,明楼那小子命硬着呢。

明镜瞪他:你这也叫安慰。

来到医院看到昏迷不醒的明楼,明镜问明诚:“阿诚!怎么回事!”

明诚摇摇头说:“不知道,上课的时候还好好的,突然就晕倒了!医生说的做手术!”

明镜点点头就和王天风找医生去了,明诚给明楼擦完脸,擦完手,拿出护手霜给明楼擦手说:“这是你最喜欢的味道!柠檬味的!”

等明楼病好出院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谁都没有发现他对明诚有着淡淡的疏离。

回到家里为了让明楼好好的休息,明诚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明楼敏锐的发现自己的的房间多了一些东西,比如大衣柜里的衣服,是双份的,连睡衣都有两套。而他才发现自己的被子好大,而且床上有两个枕头。什么时候自己的床上又两个枕头了,他什么时候把被子换成这么大的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迷。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忘记了什么事情。

他悄悄的问过明镜:“大姐,为什么我的房间里面的枕头是两个,被子是双人被。而且我柜子里面的衣服是两套?”

明镜说:“那一套是阿诚的!”

明楼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和我睡一个房间!”

明镜说:“他是你的爱人,你们不住一起,你想和谁住一起!”

明楼觉得这个太疯狂了,我弟弟居然是我的恋人,就问:”姐,叔叔婶婶同意?我没有被爸妈打死?“

明镜说:”哎,明楼,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居然不认账了,你想干什么呀?“

明楼委屈的说:”我就是觉得奇怪而已!"

明镜瞪着他说:“你到底怎么了?”

明楼说:“我不记得我喜欢,或者说我爱上了弟弟这件事!”

明镜懵了,说:“你没事吧?你逗我玩呢是不是?”

明楼认真的说:“我真的不记得了,再说,我也不会拿感情的事情开玩笑啊!”

明镜说:“你,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喜不喜欢他!”

明楼说:“喜欢!”

明镜说:“那就重新追他啊!”

明楼郁闷的说:“那我也得理清楚我对他倒地是什么感情才能追啊!”

明镜说:“我不管了,你想怎样都可以!”说完明镜走了,留下明楼一个人在房子里面对着一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发呆!所以最近明楼一直对明诚若即若离的,快要把明诚逼疯了。

直到这天晚上,明楼再一次从梦里醒来,梦里他看到一个男孩递给他一瓶护手霜,说是给他的礼物。

他醒来以后坐起来,抓着头发想了很久,死活想不起来那个男孩是谁。但是却在枕头底下发现了一瓶护手霜。

早上吃饭的时候问明镜:“姐,你的护手霜是不是落到我屋里了!”

明镜说:“我的护手霜一直在我屋里好不好!”

明楼拿出那只护手霜对着明镜问:“那这个是谁的啊!”

明镜瞪他说:“你的!”

明楼再一次懵了:“啊?我的?”明镜点点头。

明台:“噗!”的一声吐出了嘴巴里面的稀饭,刚好喷到对面的菜里,明楼一脸的嫌弃。明诚低着头吃饭没有说话。明台只好把那盘菜端到自己跟前。王天风想说什么,但是被明镜瞪了回去。

明镜说:“明楼啊,医生说你会有失忆的现象出现,但是会慢慢好起来的!”

明楼撇着嘴巴点点头,然后看向阿诚,奇怪,这小子居然不看自己,咦?我为什么觉得他一定要看着自己。但是看到他喝完稀饭不自觉得一下自己的嘴唇的样子,有一种想亲他的冲动。

明诚吃完饭说:“姐,姐夫,大哥,我吃完了,我先走了!”

明台追着哥哥出去了:“哥、哥,你等等我!”两个人上学去了。

明楼诧异的看着瞪着自己的姐姐和姐夫说:“瞪我干嘛?”

王天风说:“我说,明楼啊,这都多长时间了,你居然没有和阿诚好好说过话!”

明镜说:“就是,今天晚上让他搬回你房间去!”

此时的明楼是一个大写的懵字,结结巴巴的说:“为,为什么要他,要他,搬,搬回我的房间啊?”

明镜想抽他了,王天风赶紧安抚道:“淡定,淡定,安静,不然对孩子不好!”说完拍拍她的后背让她消消气!

明楼赶紧跑,来到学校,上完课,然后就在办公室盯着明诚同学看。

明诚被他看的不舒服就问他:“大哥,有事吗?”

明楼收回目光说:“没事,没事!写完了吗?写完了你还有事吗?”

明诚说:“我还要去公司,你先回家吧!”

明楼:“啊?你还要去公司啊?那个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明诚翻了个白眼说:“好,不过不许打扰我!”

明楼点头说:“一定,一定!”

两个人走进公司,下属们打招呼:“明总好!”

明诚点着头带着明楼上到十八楼总裁专用楼层,处理明天开会要用的文件,明楼发自己特别喜欢盯着自己的弟弟看。

看看房间里面没有人,就问他:“阿诚,我问你个事情!”

阿诚头都没有抬说:“什么事情?说?”

明楼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阿诚捏着笔,差点把笔掰断,看着他说:“兄弟,你是我大哥!”

明楼说:“不对,我总觉得咱俩的关系不一般!”

阿诚苦笑不已,从他动完手术他就发现了,他对自己有着淡淡的疏离,就像十六岁以前的日子。很亲,但是又有些疏远。基本上递给他的东西的时候他很少会碰到自己的手。

明诚不想说什么,他盯着明楼说:“我是你的学生,你是我的指导老师!”

明楼看着他摇摇头说:“不对,为什么你的衣服会在我的房间里面?”

这个时候秘书进来说:“总经理,开电视会议了!总裁要求明楼先生也列席会议!”

明诚点点头说:“知道了!”

明楼说:“回家再说!”

明诚不理他,抱着文件出去了,明楼跟出去了。

开完会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明楼问明诚:“出去吃点东西在回家,好不好!”

明诚瞪着他说:“你抽的什么风啊?”

明楼耸耸肩说:“就是想和你单独吃饭而已!”

明诚抿着嘴巴看着他说:“明楼,你够了,你要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你直说。不要这样子逗我,不好玩!”

明楼诧异的看着他说:“我没有逗你玩啊!”

明诚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一摔办公室的门就走了,明楼跟着就跑出去了,眼睁睁的看着明诚关上了电梯门。

只好一个人下楼到地下停车场,看到他站在车跟前抽烟就走过去,伸手拿掉阿诚嘴上的烟扔到地上踩灭说:“我记得你不抽烟的,什么时候学会的?”

明诚不理他拉开车门上车说:“走不走啊?”

明楼上车说:“我问你呢,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明诚一脚油门车就窜了出去说:“你管我!”

明楼说:“我是你哥,我为什么不能管你?”

明诚不理他,把车开到学校,说:“下车!”

明楼诧异的说:“不回家?”

明诚一挑眉说:“回家!”

明楼:“那你让我下车?”

明诚哼了一声说:“下不下?”

明楼:“不下。”

明诚直接从他的衣服口袋里面掏出车钥匙,下车摔上门就走了,明楼气的一圈砸在了储物箱上,储物箱开了,里面静静的躺着一管护手霜,和他在家里的一模一样,明楼拿着护手霜愣了半天。下车绕道驾驶室,发动了车,开上车追着明诚的车就出去了。

车子一前一后进到了明公馆,明楼跳下车一把拉住了明诚说:“跑那么快!”

明诚看着他说:“松手!”

明楼说:“不松!”

明诚歪着头看着他说:“你到底想要怎样?”

明楼把他卡在车上吻了上去,明诚咬了一下他的舌头,明楼没有放开他反而把他紧紧的搂着怀里说:“我想吻你很久了!”

趁着明诚呆滞的瞬间攻城略地,在家门口把明诚吻的气都上不来了才放开说:“和我出去吃饭,不然我还吻你!”

明诚咬牙切齿的说:“你为什么每次都用同一招啊?”

明楼愣了,看着他说:“你什么意思?”

明诚说:“你不要装傻好不好?”

明楼说:“那个,医生说动完手术我可能会失忆!所以我忘了一些东西。”

明诚一把推开他说:“这个笑话不好笑!”说完跑进家里。

明楼只得也进家门,就看到明镜一脸的不敢苟同:“我和你说过了,他不会信!活该!”

明台:“对,没错,活该!”

王天风说:“吃饭,吃饭,小镜,快点回来吃饭!”

明楼走过去说:“我也不会信啊!你会相信啊?”

餐桌上面的三个人摇摇头说:“我不相信!”

明楼耸耸肩说:“可是就发生了,我没有办法啊!”

三个人对他说:“追啊!”

明楼指着楼上说:“后果就在眼前啊!”

三个人不打算理这个智商已经下线的家伙,明楼也只好去洗手回来吃饭。

明镜说:“阿诚,还没有吃饭呢!”

明楼说:“是,我知道了,我上去请他!”说完起身离开餐桌。上楼来到明诚的房间敲门:“阿诚,开门!和我下去吃饭!”

明诚已经要气疯了,说:“你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明楼轻轻的推了推门说:”阿诚,开门!”

“哐!”一个杯子宣布阵亡。

明楼说:“开门,我数三声,不开门,后果自负哦!一,二,三!”

“哐!”又一个杯子宣布阵亡。呦呵,脾气挺大的!貌似是自己惯出来的。明楼取来备用钥匙把门打开,看到明诚坐在床跟前,抱着膝盖。门口全是玻璃渣子。叹了口气,取来扫帚把玻璃扫掉。门关上,坐到他的跟前看着他说:“阿诚,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忘了,我没有骗你,可不可给我一个机会!”

明诚把头埋在胳膊里面说:“什么机会!”

明楼说:“一个重新爱上你的机会!”

明诚对着他说:“那你为什么不把我也忘掉,要是你把我忘掉,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明楼:“阿诚,你是我弟弟,我只是忘记我曾经爱过你,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

明诚摇着头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我们之间的感情你说忘就忘,你让我怎么相信!”

明楼伸手把他搂进怀里说:“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要是哪天我想起来了,爱你变成双倍的不好的吗?我的人在这里,心在这里,心是不会变的,爱你的依旧是我,只不过,我们重头开始而已!”

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支护手霜说:“给你,车里的你用完了,这管放到车里。”

看着明诚的脸瞬间红了,明楼开始琢磨了:这个莫非,难道护手霜还有其他的用途?


















评论(4)
热度(3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