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阿诚,和我回家(上)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第八号当铺

前方黑化,慎入!!!

八号当铺,只能典进不能赎出。

八号当铺遁世千年,再一次出现在世人们的眼前,据说这一届的主人功力直逼魔王黑影,为黑影统一魔界立下汗马功劳,深的黑影的宠信。

但是八号当铺有一个传说,每一届的当铺主人都不得好死。

所以黑影对于他入主八号当铺十分的担心,千叮咛万嘱咐,快赶上老妈子了!

这天黑影又追着他开始了千篇一律的念叨:阿诚啊,你听我说……

阿诚回身掐住了黑影的脖子说:在废话,当心我拆了这座当铺,滚!!

八号当铺的再次现世,给白家的人造成了极大的恐慌,每次黑白对决看似是势均力敌,但是每次都是以白家小负而告终,而且据说这一代的主人功力和魔王相当,要是让他入主八号当铺,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白家这一代当家白起坐不住了,亲自去了天上找人下来对付这个从魔域出来的新主人。

白起上去,把阿诚的照片递到长老的案头,大长老明楼按住了照片问他:你确定这一代的主人是他?

白起:是。

明楼:好,我跟你下去,去会会这个当铺主人。

晚上明楼看着照片上的人潸然泪下,阿诚,我找了你好久,你为什么会在魔宫出现呢?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离开我这么久?

没错这一代八号当铺的主人正是明诚,当年为了救生命垂危的明楼,明诚找到了开启八号当铺的方法,典当了自己的爱情和灵魂来换回明楼的生命,明镜的生命,和明台的幸福,并保他们永世的平安。

黑影答应了,但是没有取走他的灵魂,而是要求他和他一起返回暗黑魔域,因为明诚的灵魂是黑影没有办法掌控,他没有见到过这么纯净的灵魂,所以决定带他会暗黑魔域,将他打造成了自己的接班人。

黑影封印了他的记忆,将他带到了魔域里面悉心培养。没有了爱情和记忆的明诚成长的速度很快,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魔宫里面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当黑影统一魔界之后,召回了明诚,要求他入主八号当铺。

明诚:没意思,不去!

黑影:乖,好玩的很,人间什么都有!

明诚:你自己去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我去!

黑影:你是我儿子!

明诚:滚,老子是你儿子没错,你就让我管理一个破当铺啊!

黑影:有你这么和父王说话的吗?乖,去散散心啦,你看看你,长这么大还没有出过魔宫呢!

明诚手里玩着一个小魔鬼说:人间比这里好玩?你确定?
黑影猛点头。

明诚把小魔鬼扔给黑影:看好我的宠物,我去玩两天,要是不好玩,我拆了你的宫殿。

然后黑影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八号当铺的历史,带着明诚在八号当铺里面熟悉环境,熟悉操作方式。

明诚:怎么?就我一个主人吗?不是前面还有好多主人吗?

黑影:他们偷了这里的东西,赎回给人类,所以被我烧死了。

明诚转着手上的黑色戒指说:那你的意思,我要是拿了这里的东西,你也会把我烧死了?

黑影:这里的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你随便拿!

天天念叨,终于惹火了明诚,被明诚轰回了魔宫。

明诚入主当铺以后,很少出去,没事就通过留言屏看外面的世界。

黑影又出现了,明诚斜着看他:有事?
黑影:为什么不出去玩,公司的事情你不管啊?
明诚给黑影倒了杯酒说:那些事情,还用我亲自去管吗。好我明天去看看。

第二天,明诚正式接手公司,雷厉风行的剔除了公司不干活的人,手底下的人都在质疑明诚接手的合法性,黑影派人送来了证明文件。再也没有人敢质疑他的权威。
这天留言墙上出现了留言,明诚冷笑,看来遁世千年的当铺重新开张,生意不错,就把人放进来了,来人看到他一愣:“言总,您是当铺的主人。”
明诚:“有问题吗?说吧,你想要什么?”
来人:“我到现在没有孩子,我想当我妻子的健康换一个孩子。”
明诚冷冷一笑:“不行,必须是你自己东西。”
来人想了半天,明诚说:“可以典当你寿命,你要是不要孩子,你可以活到80岁!你自己考虑!”
来人:“那就典当20年的寿命,换我后继有人。”
明诚手一伸,一挥,来人就消失了,招来侍者手一挥,金色的光芒进到了瓶子里面。明诚仔细的端详着寿命的颜色,过了好久才让人把瓶子端走。
下午,明诚没有在当铺里面吃饭,而是跑到了外面,找了一个餐馆,点了两个菜,慢慢的吃着。吃完饭,在一个酒吧里面偶遇了专门等他的明楼。
明楼远远的看着他,周身的黑暗气息淡淡的环绕着。
明诚发现了他,挑挑眉毛,走了过来,坐在他的旁边:“白家人?”
明楼笑了:“明家人!”
明诚笑了:“有区别吗?”
明楼:“有,于你,我是明家人,于你背后的人,我是白家的人。”
明诚哼了一声:“先生,你想多了吧!我姓言。”
说完结帐走了!
回到当铺,明诚招来魔宫的侍者,吩咐去查明楼的背景。他端着酒杯站在留言石前窥视着明楼的举动:“白家的人,明家的人,幸会。”
明楼站在窗户跟前,任他窥视,末了给他了一个飞吻,顺便弹开了他的窥视。
明诚笑了有意思,居然能屏蔽我的窥视。看来我的好好会会他了。
几天以后的一个酒会,明诚出现了,高贵的举止,典雅大方的穿着,让在场的名媛淑女纷纷倾倒。但是明诚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谈了几笔生意,也帮当铺揽了好多生意。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这么做不好吧!”
明诚回头看到了明楼:“又是你!”
明楼挑眉:“有问题吗?”挥手抹掉了八号当铺的标记。
明诚笑了:“明总这是要坏我的生意啊!”
明楼:“是,怎么,不行吗?”
明诚:你们白家时候学会多管闲事了。
明楼:在你们出现的时候。
明诚:随时奉陪,不过现在的人心不是你能掌控的。
宴会的主办方来了,看到他俩站在一起就走来打招呼:“明总,言总,二位幸会!”
明楼举杯:“幸会。”
明诚:“汪总,幸会。”
汪总:“言总,上次的单不知道考虑到怎么样了!”
明诚:“再加一成,明天签字。”
汪总:“好成交。不打扰二位了,二位慢聊。”
明楼俯身在他耳边说:“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敢兴趣了。”
明诚:“我也是!”

晚上回到房间休息的明诚看到了桌子上面摆着的明楼的资料,仔细的阅读。觉得这个人异常的熟悉,他经历的那些风雨,他也经历过,可是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明楼盯着阿诚的照片,发现他的眼睛已经不是纯黑的了,仔细看才能发现呈紫色,那是入魔的标志。明楼想到今天对明诚灵魂的窥视,发现他的灵魂呈紫金色,似乎原来的颜色和自己是一样的白金色。似乎紫色是强行染上去的。
晚上明诚做梦了,他很少做梦的,但是今天晚上却做梦的,他梦见了他以前的事情。那个场景他没有印象,但是他却知道那是在巴黎,一个温馨的夜晚,他似乎在和谁说话,然后他被吻住了,接着场景转换,在卧室里,他是被抱上来的,那个人特别的温柔,他俩在床上翻云覆雨。他清晰的看到了在他身上律动的人是明楼。
明诚突然就醒来了,他不明白这个梦代表什么?但是此刻他突然特别的想见到明楼,他想问他,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于是这个夜晚,明诚从当铺里面消失了,他凭着感应,来到了明楼所在的公寓,紧接着进到了明楼的房间。就看到明楼端着酒杯站在窗户跟前,
他诧异的问:“你,是在等我?”
明楼没有回头说:“我在等一个不回家的孩子。”
明诚没有说话,只是靠着门看着他,突然冒出来一句:“你瘦了!”
明楼一愣,回头看向他,盯着他的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我瘦了!”
明诚:“我不知道。”
明楼:“你知道什么?”
明诚:“我想问你一件事?”
明楼:“趁我心情好说吧!”
明诚:“我们一起去过巴黎,对吗?”
明楼:“对,没错!”
明诚:“我们是什么关系?”
明楼:“你以什么身份来问我?”
明诚:“我该以什么身份问你?”
明楼:“你是八号当铺的主人,还是黑影的接班人。”
明诚质问他:“你到底是谁?”
明楼:“我是你大哥明楼!”
明诚一脸的不相信:“你骗我!”
明楼笑了:“我是不是骗你,你应该清楚,否则你不会出现在这里。”
明诚没有在说话,也没有在动,只是窝在了沙发里面,像极了小时候的他。
明楼也没有动,只是站在窗户跟前静静的看着他,他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忘记他。
明诚低语:“当铺太冷清,就我一个人。”
明楼失笑了,根据他的调查明诚在魔界呼风唤雨,是个一等一的魔王,深得黑影的器重,虽查不出来他与黑影之间的准确关系,但是肯定关系不浅,要不然黑影又怎会放他管理八号当铺。
明楼问他:“你在魔界待了多久!”
明诚看着他:“上千年吧!我从记事就一直待在哪里,才出来不过半年而已!”
明楼:“半年?你知不知道,你管理当铺半年,相当于你的前任管理十年。”
明诚看着他,没有在说话,而且选择了消失,从明楼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这一刻他开始质疑自己的做法是不是错了。
白天他忠实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夜晚就会出现在明楼的房间。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窝在沙发里,看着眼前的男人,直到自己睡着。
这天明楼问他:“你总来我这里,不怕黑影惩罚你吗?”
明诚摇摇头:“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你是开启我记忆的钥匙。”
明楼:“怎么?想杀了我?”
明诚:“我说我下不了手,你信吗?”
明楼:“为什么?”走进他:“莫非爱上我了!”
明诚笑了:“爱上你?哈哈哈哈哈,这个笑话有意思。你认为魔鬼会爱上天使吗?”
明楼扫视他的灵魂,明诚:“够了,不要再窥视我的灵魂了!”
明楼:“你知道我经常窥视你的灵魂!”
明诚:“没有你允许我进不来你这里,同样没有我的允许,你是窥探不了我的灵魂的。”
天亮了,明诚:“天亮了,我该走了!”
明楼点点头,明诚遁去。
回到当铺明诚:“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黑影:看来我给你太多自由了,你竟然和白家的人在一起!
明诚:老头,你真无聊啊!你想说什么?
黑影:注意你的行为,我不希望你和你的前任一样,为了白家的人背叛我。
明诚:我是你养大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黑影:高寒也是我养大的。他为了白家的人背叛了我。
明诚笑了:所以呢?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吗?你不是说我是天生的魔鬼吗?寒哥有爱,我没有爱,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你知道的。
黑影:别人我相信,但是明楼不同,他的魅力连男人都会臣服。
明诚:所以呢,你怕我臣服于他,怕我把当铺卖了吗?
黑影:好自为之。少和他有牵扯。
明诚:我要是不答应呢?
黑影:我会收回你的自由,带你回魔宫,在关你一千年。
明诚:不,你不会的,今日的当铺,不同于往日,需要它的人有多少,你不知道。你把我关起来,谁帮你管理当铺?我还要做生意,不要吓坏我的客人。

明诚接受了黑影的忠告,好几天没有去找明楼了。

可是今天做完这几单的生意,明诚彻底的见识了人类心灵可怕到了什么地步。
实在是不想待在当铺,就弄了几坛酒来到了明楼的房间。刚进房间就看到明楼坐在沙发上看书。
明诚敲敲门,明楼抬头看着他:“今天怎么想起来起来敲门了!”
明诚突兀地说:“我怕汪曼春在你的房间!”刚说完就把嘴巴捂上了,转过身背对着明楼。
明楼走过去靠在他跟前:“你想起来什么了!”
明诚:“我在魔域看到汪曼春了,她是黑影给我选的王妃。在一次战争中她为我挡了一剑,然后说了一句我到现在都不明白的话。”
明楼从背后搂着他问:“她说什么了!”
明诚:“她说:明诚,你爱的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明楼:“然后呢!”
明诚:“然后,我就看到她的灵魂慢慢消散了!我把她的灵魂聚了起来,送入了轮回。”
明楼扳过他的身体问:“你已经好几天没有来我这里了!今天怎么过来了!”
明诚指指脚下的酒:“来找你喝酒,最近心情不好。”
明楼牵着他的手来到了茶几的跟前问他:“和我说说!”
明诚:“前天做梦,梦到你浑身是血,快要不行了!”说完明诚一挥手,酒坛子飞了过来,他掀开坛子上的石头说:“不知道是那一代主人酿的,味道不错,你尝尝。”
明楼看着他:“你有没有想过,你梦到的东西可能是你失去的记忆。”
明诚舀一勺酒出来,随手变了两个杯子,倒进去品了一口:“好酒!”
然后说:“记忆吗?我没有想过,但是从见到你以后我经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明楼不在说话,陪着他喝酒,今天他的心情很差,身为魔不应该会喝醉,但是他喝掉了两坛子,还是醉了。
喝醉的明诚蜷进了明楼的怀里喃喃自语:“大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在离开我了!”
明楼心里一紧。抱起他向大床走去,把他放到床上,他还紧紧地抓着明楼的衣服不放
明楼之后躺在他身边,没想到他缠了上来,明楼看着他的样子说:“阿诚,你不后悔吗?”
明诚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而是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一个劲的喊热,把自己的衣服扯开,还在嚷嚷热,明楼自认是个君子,但是在面对明诚的时候他从来不是君子。
他把明诚的衣服脱掉,自己的衣服脱掉,看着依在怀里的明诚说:“阿诚,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恒久未见得一对情侣会爆发出了怎样的火花,月亮都羞涩的躲进了云里,大大的床上只有两个人在不断的纠缠着,似乎想要忘掉一切,似乎想要记起一切。

评论(4)
热度(4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