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阿诚,和我回家(下)

关键词:八号当铺

@楼诚深夜60分

不许和我纠结人物关系,汪曼春只是溜了一下而已。

前方黑化,慎入

前情提要:明楼觉得自己没有变,阿诚也应该不会变,只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当年阿诚为了救他,为了救明镜,为了明台,会典当自己的爱,甚至是灵魂。只是他的灵魂过于纯净,黑影无法掌控,所以封印了他的记忆将他带走。

看明大天使长如何追回爱人。

一天一夜的缠绵,一天一夜的欢爱,明诚躺在床上承受着明楼带给他的欢愉。

在明楼和他第二次的时候,他就已经清醒了,沉浸在欢愉中的明楼没有发现,身下的人是清醒的,仔细看会发现,明诚的眼睛是清澈的不含一丝情欲的,可是他的身体是诚实的,他的身体是认识明楼的,所以他现在沉浸在两个极端当中,一个极端清醒,一个极端快乐,所以他决定放弃清醒,放弃心里的抵抗,接受这场久违的欢爱。

当明诚放弃心里的抵抗 ,他发现自己很快就沉醉在明楼带给他的欢愉当中。他的呻吟,他的迎合,这一切都深刻的刺激着明楼,明楼知道他身上一切的敏感地带,所以不遗余力地刺激着明诚的感官。希望这场欢爱能打开明诚被封锁的记忆。
久违的两个身体,向对方诉说着自己的爱恋, 两个人似乎感觉不到饿,也感觉不到累,一个索取,一个给予,像两个第一次偷吃禁果的孩子,使劲折腾对方。

折腾一天一夜的后果是两个人在床上躺了整整的一天,明楼很快乐,因为他怀里是自己的爱人。

明诚很郁闷,因为从他有记忆开始,他是抗拒这个的,包括当年黑影给他选的王妃汪曼春,他都不曾碰过。他不明白这些代表了什么。

所以当他的体力恢复的时候,就从明楼的房间里面消失了,回到了自己在店铺的卧室,吩咐去放热水,然后他进浴室里面,泡进热水里放松身心。

明楼清醒以后伸手摸向身边,空的,睁开眼睛看向旁边,发现枕边人已经消失了。明楼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自己的魅力打了折扣了。

明诚很是躲了明楼几天,几天之后,这天明诚皱着眉头听取下属的汇报,越听越生气,把文件摔了出去说:“损失这么多,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下属说:“这几天联系不上您,所以我们,我们。”
明诚吼道:“联系不上我就不处理了吗?你们都是摆设吗?滚,都给我滚,没有想到办法以前都加班。想要加班费,就拿自己的工资来添公司的损失!”
等下属都出去了,他笑了,这点损失还真没有看到眼里,可是钱再少也是钱啊!
坐在那里想今晚要吃什么的时候,留言石上面显示当铺来客人了,于是一个转身回到了当铺,看到了客人一愣,明楼。
明诚:“你,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明楼笑了笑说:“久闻八号当铺,不请我进去坐坐。”
明诚瞪他:“你。”
明楼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说:“不为难你了,送我出去吧!”
明诚拉着他,进行空间移动,两个出现在了明诚的办公室,明诚吩咐下属给他泡一杯咖啡,明楼拒绝:“除了你泡的咖啡,别人泡的我不喝。”
明诚:“你,我给你泡过咖啡?”
明楼:“对呀!”
明诚跌坐在凳子上面瞪着他:“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明楼看着他:“我是你大哥。”
明诚笑了:“大哥?你开什么玩笑!”
明楼看着他:“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明诚没有理他,开始审阅文件,明楼坐在旁边看着他,今天穿了一身灰色的西服,脖子围着一条丝巾。明楼好奇:“为什么围丝巾,以前没有见过。”
明诚翻他,明楼乖乖的闭嘴,过了一会明楼:“晚上想吃什么?”
明诚:“你会做饭吗?”
明楼摸摸鼻子:“从来没有学会过!”
明诚瞪他:“不会告诉我以前都是我做饭吧?”
明楼点头,明诚摔了文件瞪他:“都这样,你还说你是我大哥!”
明楼:“我确实是你大哥!”
明诚:“抱歉,我对你没有记忆,所以现在我们只是朋友!”明楼还想说话,被明诚瞪了回去。
明诚感应到当铺来生意了,对明楼说:“我有事要处理!”
明楼:”站住,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明诚没有理他,挥手设下结界,回到了当铺,今天是来当嗅觉和家庭换自己成功的,明诚想都没有想,手一抓,一挥,人就被送走了。
明诚招来侍者,手一挥这个人的嗅觉和家庭就进瓶子了!
等他出来收了结界,明楼还在他的办公室,明楼看着他说:“阿诚,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明诚笑了笑,笑的假假的说:“我忙的很,您要是不忙,您回去成吗?”
明楼还想说话,被明诚制止。
明楼不在说话,看着明诚阅看文件,等他阅完文件,天都黑了,通知当铺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明楼带着他出去吃饭了,吃完饭,明楼带着他瞬移到自己的公寓,明诚翻了个白眼说:“我不睡
你这里!”

明楼特无辜的说:“你以前都是和我睡得!”
明诚看着他说:“你胡说,我都是自己睡去!”
明楼懒得和他争,直接调取自己的记忆给他看,有两个人在巴黎的日子,有两个人在一起战斗的日子,明诚跌坐在床上:“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这些记忆。”
明楼搂他入怀:“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你的记忆被封印了,一个是你的记忆被抹掉了!”
明诚轻轻的摇摇头:“我有我们正巴黎的记忆,虽然我看不清楚那个人是谁,但是那天晚上的感觉告诉我,那个人是你。所以你告诉我,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明楼抬起他的头,只是他的眼睛说:“首先我是你大哥,其次我是你的上级,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你是我最爱的人!”
明诚:“你没有骗我?”
明楼:“我找了你上千年,怎么可能骗你。”说完调出一段记忆给他看:明楼躺在床上生命垂危,倔强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声声泣血:“大哥,好好活下去,忘了我,娶个爱你的女人过一生。明台会没事的,大姐也会活过来的。忘了我!”说完转身走了!

明楼:“几天以后我慢慢的好了,而大姐也出现在医院,我和大姐一直在找你,可是我们找不到你。一直到我上了天堂,我发动所有的天使找你,可是你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度我以为那天的记忆是假的,我去找了一个知名心理学家,他催眠我以后告诉我那是真的。”
明诚觉得自己要疯了,他相信明楼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这些事情。
明楼:“想不起来没关系,现在我们在一起不是吗?”
明诚点点头,吻上了他的唇,明楼祈求了上千年的吻现在终于实现了。
不同于前些天的狂野,这一晚两个缠绵悱恻,这一晚明楼极尽温柔。
两个人相拥而眠至天明,明诚躺他的怀里不想动,明楼拥着他,手摸到他胸前的一个印记,明楼:“阿诚,你的身上怎么有一个印记啊?”
明诚慵懒的声音:“那个啊,黑影说我从小就有!”
明楼亲着他的头发:“竟胡说,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个印迹我不知道。”
明楼看到他手上的戒指:“从来没有取掉过吗?”
明诚抬手看着那枚戒指说:“没有取过!”
明楼伸手去取那枚戒指,怎么都摘不下来。明诚也试了没有摘掉
明诚:“不管了,我饿了,我们出去吃东西吧!”两个人起床洗漱,出去吃饭,明诚回当铺处理事务。几天以后被黑影招到三度空间。
黑影:我说过,不要和白家的人走的太近,阿诚,你不听话。我要带你回去。
明楼出现用结界隔开他俩:你休想带他走。
黑影手一挥结界消失了:以你的功力,休想隔开我。
明诚用能量攻击黑影:你把我的封印解开。
黑影狂妄的笑了:当年你为了救他典当了你的爱情,现在你要典当什么换回你的记忆。明楼彻底的傻了,瞪着黑影,黑影狂笑:知道为什么你的结界我能破掉吗?,我用了他的爱情,哈哈哈哈哈哈。
明诚:你疯啦!你是魔王,怎么可能用我们的感情。
黑影依旧在笑,躲避着明楼和明诚的攻击,最后闪身擒住明楼。
明诚暴怒双目呈现出紫水晶的漂亮色泽,而他手上的戒指脱离他的手掌。
黑影:怎么可能,暗黑魔戒怎么可能在你那里?
明诚盯着那枚戒指说:奇怪吗?我也奇怪,它是我从暗黑魔域的魔域深渊里面带出来的。
黑影掐着明楼的脖子吼道:我不承认,我不承认。你想恢复你的记忆是吗?好啊,杀了他,杀了他,你的记忆就会恢复了,然后你会再一次疯掉,这样我就可以带你会魔宫了。哈哈哈哈哈哈。
明诚:你放开他。
说完攻了过去,明楼在黑影的手上,明诚有所顾忌,明楼不敢招天使下来帮他,因为明诚在,恐怕会成为第一个攻击对象。
黑影带着明楼从三度空间消失了,明诚一怒之下摧毁了三度空间。追着黑影回到八号当铺,明楼被黑影绑在了椅子上面看着他说:看来,他对你的感情比我想象的要深。
明楼:放开我。
黑影又笑了:我陪了一千多年,他只当我是父亲,我封印了他的记忆,他变小了,变成了一个小婴儿,我看着他从一个小婴儿变成魔宫的下一代继承人,我花费多少心血。可是我发现我无论花费多少精力都取代不了你在他心中的地位,即使我封印了他的记忆。我为他找了一个王妃,好像是你情人呢,他竟然不碰她。你知道我有多恨吗?我偷看他记忆,我看到你俩在床上的记忆,我杀你的心更加坚定了。我引不出来你,他可以,今天我看着他亲手杀了你,他才会乖乖听话,乖乖当魔宫的继承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诚:你这个疯子,你放开他。
黑影:我为什么要放开他。
说完复到了明楼的身上,用明楼的身体:来呀,来攻击我啊!
“啊啊啊”黑影尖叫着被弹了出来。
明楼挣开了绳索:你也太小看我了。
黑影:是吗?
说完用能量攻击明楼,被明诚化解,明诚:大哥,你快走。
明楼:不要,我要带你离开这里。
黑影不停地攻击着两个人。明楼这才发现这个当铺好大,打了半天,周围没有一点损坏。

黑影趁他看别的地方对着他攻了过去,明诚急了:大哥小心。
扑过去挡住了致命的一击,将明楼送出了八号当铺。
明诚:好了,就剩我们两个了,黑影,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两个功力相近的人,打起来破坏力是相当的的惊人。由于明诚替明楼当下了一记攻击,受了伤。
黑影吼道: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明诚擦掉了嘴角留下的血:毁掉三度空间的时候。
黑影:不可能,没有人能毁掉三度空间。
明诚:我说过,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毁掉了三度空间,你的魔力也减弱了,代价是那个戒指被毁掉了!怎么样?魔王,爽吧!
于是两个人再度打起来。
被弹出来的明楼被白起接住了,白起说:“大长老,三度空间被言成月毁掉了,八号当铺的结界不是很稳定,极可能会崩塌。”
明楼:“我弟弟还在里面,我的阿诚还在里面。放开我,让我进去。”
白起:“大长老,当铺被从里面封闭了,我们进不去了!”
这一刻,明楼感受到深深的绝望:“阿诚!”
明诚奄奄一息,黑影重伤逃回魔界,明诚发动黑暗之火,烧毁了整座当铺,里面的财富,健康,记忆知识等等等等全部飞了出来,灵魂也乱窜着回到了主人的身上,但是活着也没有用了,明诚已经封闭了八号当铺,黑暗之火一旦引发,只有引发之人才能熄灭,明诚的生命即将终结他躺在地上笑着说:大哥,我从来没有后悔爱过你,即使失去爱情,我也依然爱上你了。就让这座当铺随着我回归终结吧,它再也不能残害世人了。大哥,明楼,我爱你!”

明楼感应到八号当铺被烧毁,明诚的气息也消失,伤心欲绝的时候,白起惊呼:“大长老,快看!”一道紫金色的灵魂从当铺的结界里面飞了出来,飞到了明楼的跟前,生机勃勃的跳动着。明楼伸出手,灵魂落到明楼的手里,感受明楼灵魂的力量,慢慢净化成了白金色。
白起惊呆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会净化自己的灵魂。它的色泽太纯净了,很漂亮。”
明楼喜极而泣:“阿诚,是阿诚的灵魂,我的阿诚他还活着!”

三个月之后,明诚醒了,在明楼的怀里,可是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明楼说:“不想起来也好。”

这一晚,天空降下点点红光,尽数打进明诚的体内。明诚问明楼:这是什么呀?暖暖地,跳动着。好舒服。”
明楼:“那个啊,是你丢失的东西,现在回来了!你还在为身边真好。”
明诚笑着依进明楼的怀里是啊,能回到你身边真好,明楼,我爱你!

这一次黑白对决,魔界复出了惨痛的代价,两任魔王一死一重伤,与外界连接的八号当铺被摧毁。

八号当铺想要重新出现,恐怕要千年之后了,谁是它的下一任主人。

八号当铺只能典进,不能赎出,

黑色契约是与魔鬼签订的契约,你,要签吗??

THE   END

完结了,不知道会不会收录进去







评论(3)
热度(5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