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爱我,一次就好

关键词:一次就好

 @楼诚深夜60分 

古代AU

前方有玻璃碴子,慎入!

第一次相见,他们在城外,彼时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大将军,将军得胜回朝,王子奉命来接。

一个银盔银甲骑着一匹四蹄踏墨的白色骏马,腰挎一柄宝剑。

一个黑盔墨甲骑着一匹四蹄踏雪的黑色宝马,手握一把玄铁长枪。

他十二岁,他十八岁。

再次相见于皇帝的书房之内,他身着银色长袍,他身着墨色长袍。皇帝唤过他:“诚儿,这是你的武学老师,大将军明楼。”

明诚弯腰执师礼相见:“见过王兄!”

明楼弯腰回礼:“见过殿下!”

他十四岁,他二十岁。

四年学艺,草原上他带他驰骋,树林里他带他狩猎,他教他弯弓射月。

四年相伴,情愫暗生。

十八岁的他宣他入宫觐见,他站在湖前,他立于身后。他屏退众人,只留他一人相伴。

他说:“父皇要为我选妃,你可同意!”

他说:“殿下的王妃,品相端正,温柔婉约,定是殿下良伴。”

他回身看他:“我是问你可同意,于我的王妃有什么相干。”

他不看他,低头行礼:“殿下选妃,乃国之大事!”

他愤而摔袖:“够了,我不想听,我只要你一句话,你可希望我选妃?”

他依旧低头:“臣希望殿下选妃!”

他怒极:“好好好,你希望我选妃,那我就选给你看!”说完挥袖而去。他没有看到,身后的他掉下了一滴眼泪。

夜里,他喝得酩酊大醉,众人无法,只得请他入宫相劝。无奈,他只得入宫。

寝殿里只他二人,他定定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他走过去拿走他手上的酒壶:“殿下喝多了,请殿下安寝。”

他伸手环上他的脖子:“爱我,一次就好!”说完吻上了他的唇,案上烛火摇曳,窗外月色正浓,宽大的榻上,两个人忘我的纠缠,诉说着彼此的爱恋,他忘情,他纵容,他呻吟,他封唇。一夜春光,一室旖旎。

清晨起来,枕边并无他的人,他趴着榻上嚎啕大哭。

府里,他跪于父亲脚下,并无怨言。

一个月后,太子选妃。

一个月后,他离家戍边。

三年后,他登基称帝,立后元妃,偌大的后宫只有后一人,妃三人,嫔五人。除了皇后,其他妃嫔都是摆设。

三年后,他回朝述职,参加新帝的登基大典。

他坐于龙案之后,他立于朝堂之上。

他成了帝王,他还是大将军,只不过多了一个王字。是他无法宣之于口的爱恋。他请辞大将军王,言称要么放我回去戍边,要么我自刎于朝堂之上。

他不允,他威胁。他只得放他走,他走的那日,他立于墙头之上,看他远去,他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只是那日风很大,吹散了他流下的泪。

他立于墙头,泪眼模糊,入夜,他一人关自己在寝殿之内,喝得酩酊大醉,只是这一会没有了他的陪伴。

他是冷血无情的帝王,他对妻子只有疼,没有爱,他对子嗣只有宠,没有爱。他的情与爱,只给了千里之外的那个人。

二十年后,他遭遇叛乱,他率兵千里勤王,救他于水火。只是那一日,他痛失所爱。

他攻破叛军来到他的寝殿,看到他躺在那里很安静,皇后递给他一封信,就退了出去,她爱了他一辈子,却知道他的心里一直只有他一人。她知道此时他希望殿内只有他二人。

他打开信,信上只有一句话“明楼,带我走,好不好!”亦是他十八岁那年的夜里对他说的那句话:“明楼,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这里太冷。”

他跪倒在塌前嚎啕大哭,一如十八岁的他。他起身去后殿梳洗完毕,回到他的跟前,弯腰抱起他:“阿诚,我带你走!”向殿外走去,皇后吩咐不得阻拦。他抱着他走出皇宫,将他放到一辆马车上,带着他离开了身后的宫殿。

数日后,他带他来到了一处悬崖,他将他从车里抱出来:“阿诚,我爱你,我带你走,你等我!”说完抱着他跳下悬崖。

天空中,明诚长身玉立于他的跟前:“明楼,爱我一次就好!”

明楼将他搂在怀里:“阿诚,爱你,这一次是永远!”

------------------------------------------------------------

 

一次就好

词:陈曦

曲:董冬冬

演唱:杨宗纬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随你跳


 


评论(1)
热度(1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