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第八号当铺

放一章试阅读

本文扩写《阿诚,跟我回家》,某日60分活动的作品

——————————————————————

楔子

传说,八号当铺,只能典进,不能赎出。

传说,八号当铺,每一任主人都不得好死。

八号当铺遁世千年,再度莅临世间,黑色的契约,你敢签吗?

当魔界太子明诚化名言成月带着八号当铺以狂霸的姿态再度莅临世间,碰到了带领白家和明家的大天使长明楼,如何用爱唤醒心中的情。

第一章  再见,再也不见

1945年  上海解放前夕

日本人展开了“玉碎”行动,进行疯狂的反扑,明楼与明诚被叛徒出卖,曝露了自己的身份,引来了日军疯狂的狙杀。

一颗手榴弹被扔在了附近,明诚没有发现,一直在掩护明楼撤掉,“阿诚,小心!”明楼把明诚紧紧的抱在怀里,被炸伤了,送到后方紧急抢救,堪堪保住,但仍然生命垂危。

明诚想到了传说中的八号当铺,只是此时八号当铺已经消失了好久了,明诚不知道如何才能打开八号当铺。深夜坐于医院的花园之中,冥思苦想如何才能进入八号当铺之中。突然之间他发现周围全是黑色的雾气,他起身往回跑,发现走不出去,于是循着前面一点的亮光的走去。走到跟前发现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宅,门牌上面写着第八号当铺。

明诚惊讶了好久,原来传说是真的,真的有八号当铺啊,于是走了进去,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似乎没有人。他站在那里喊:“有没有人啊?”

黑影穿梭于各个时空寻找八号当铺的主人人选,此时感应到当铺里面进人了,一个转身进到了当铺里面,把明诚吓了一跳。

明诚看向黑影:“喂,你是人是鬼啊?”

黑影看着他:“好久没有人进来了,你进来要典当什么?”

明诚仔细的打量着他,发现怎么都看不清楚面孔,就问:“你是这里的主人啊?”

黑影:“对,是我!”

明诚:“听说八号当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对不对?”

黑影:“那要看你付的起什么样的代价了?”

明诚:“我大哥生命垂危,我想救他,我弟弟和我们失去联系了,我想找回他,我大姐死了,我想让她活过来!”

黑影哈哈大笑:“好有意思的愿望,这么多,你打算拿什么来换,在说让死人复活,可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你打算用什么来换他们的生!”

明诚看着黑影:“我的命是大哥大姐救的,我的所学皆受教于兄长。我,我不知道什么可以换!”

黑影乐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什么可以典当的人!你的生命?你的健康?你的财富?你身上的零件?你的一切都可以典当,连你的灵魂都可以典当!但是有一个条件,一旦你典当了你的东西,你必须和我一起离开。”

明诚看着他:“只要我大哥,我弟弟,我大姐都能平安无事,我愿意跟你走!”

黑影:“你还没有说你拿什么换你大姐的性命呢?”

明诚看向黑影:“我,我不知道,你不是说灵魂也可以典当吗?我用我的灵魂换我大姐的性命,可以吗?”

黑影扫视明诚的灵魂,发现他的灵魂富有活力且很纯净,一旦吸收对他有着莫大的好处。

黑影:“好,成交!”

明诚:“那我大哥和我弟弟呢?你不管了吗?”

黑影再次狂笑:“你准备拿什么来换他们两个人的性命?”

明诚:“我的灵魂归你了,那就代表我的寿命也归你了,我典当我的爱情来换我大哥和我弟弟的生!”

黑影点头,这次稳赚不赔啊。于是手一挥一份黑色的协议出现在了桌子上面。明诚仔细阅读,看完以后提条件:“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大哥现在离不开人,我要带他离开,我要看到我弟弟、弟妹、他们的孩子和我大姐完好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有让我们一家离开这个乱世,生活富足。我自会回来兑现我的承诺。”

黑影再次点头,他提的条件一一出现在了协议上面。明诚阅读完以后珍重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黑影送他出了当铺。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明楼的床边,他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荒诞的梦,只是那个梦境过于真实了。

明楼清醒了,明诚握着他的手喜极而泣:“大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再离开我了!”

半个月之后明楼的身体渐渐的康复了,明诚也把明家的一部分的资产转移到了法国,同时接到了明镜的电报,告知一切安好,他才知道原来那个不是梦。

此时明诚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说服大哥离开,回到巴黎去教书,没有想到明楼痛快的答应了,由于他们受到袭击,军统以为他们俩已经阵亡了,日本人也以为他们两个死了。

明楼继续制造他和明诚死亡的假象,连夜悄悄的离开了后方,而他们所在的医院,在他们离开的一个小时以后,被特务攻击,外界得知明楼和明诚死于非命。

两个人辗转来到了香港,再由香港做轮船来到了法国,当看到明镜、阿香、明台和锦云的那一瞬间,明诚知道自己离开的日子快要到了。

锦云对于两个人的亲密无间很是诧异,看向旁边的三个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决定晚上好好问问明台,明楼和阿诚的关系。

明镜很开心一家子全都聚到了一起,远离了战火,下午明诚带着阿香和锦云去买菜,告诉他们那里的东西好吃,那里的东西经济实惠,明楼爱吃那里的东西,交代的一清二楚的,阿香和锦云诧异的看着他:“阿诚哥。你怎么了?”

明诚笑了笑:“没事!”买完菜就回去做饭了,做了一堆明楼爱吃的东西。

明台告状:“大姐,你看他俩,欺负我!”

明镜敲敲他的脑袋:“怎么?你大哥才好没有多久,多吃点是应该的!”

连着两天,明诚都在一个本子上面写写画画的,记录了不少的东西。明楼很奇怪他这两天的举动。这天看到他又坐到那里写写画画的,过去搂住他:“阿诚,你这几天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奇怪啊?”

明诚回身抱住他,在他的怀里蹭了蹭:“被你吓得了呗。好好的非要扑过来救我,吓都被你吓死了!”

明楼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抱着他。明诚清晰的感觉到黑影就在附近,知道自己离开的时间就要到了。

中午吃完饭没事,明诚把大家拉到花园里面搞了个小派对,邀请隔壁的邻居参加。大家都很兴奋,只有他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面看着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家人,落寞的回到了明楼和自己的卧室,门还没有关上,就被明楼从后面搂住了。

他一回身就抱住了明楼,紧紧的抱着他:“大哥,不要离开我,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明楼搂住他:“好,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开你!走吧,我们去院子里,大家很担心你!”

明诚笑了笑说:“好!”

回到花园,明台起哄让他俩跳舞,明楼指着明台的鼻子:“去,放音乐去!”

明台放了《一步之遥》出来,明楼拉着明诚走到了中间,明楼搂着他说:“放松,跟着我的节奏走!”明诚点点头,于是两个人配合默契的进行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看的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晚上吃完晚饭,明诚推明楼去洗澡,坏笑着带着睡衣也进去和明楼一起洗,明楼巴不得和他一起洗,只是惊讶于他的主动,在他的印象中明诚很少主动和他一起洗澡。

两个人在浴室里面就激情四射,等洗完以后,两个人一起出来,明诚拿着毛巾擦着头发看着明楼,近乎贪婪的注视,令明楼诧异万分,明楼感觉到屋子外面有东西在徘徊,于是套上睡衣打开门就出去了,拉开别墅的大门什么也没有看到。而黑影在看到明楼的一瞬间离开了别墅,因为明楼的灵魂充满了神力,逼迫黑影遁走。

明楼回到卧室就听到明镜嘱咐他早点睡觉,明台告诉他声音小一点。

回到卧室明楼发现灯光被调的很柔和,一曲《蓝色多瑙河》被放了出来,还好这间卧室做过隔音处理否则定会遭到明镜的抗议,而明诚穿着一件睡袍,松垮垮的系在腰间,精致的锁骨露在外面。明楼感觉自己的底线被挑战了,于是走过去搂着他的腰问他:“今天为什么这样的主动!”

明诚笑眯眯的说:“怎么大哥不喜欢吗?”

明楼吻上了他的唇:“阿诚,你太主动了,我受宠若惊啊!”

明楼带着他满房子的晃悠,明诚轻轻的挣脱了他,去把音响关掉,倒了两杯酒递给明楼一杯,明楼接过酒打量着自己的爱人,为何今天的他显得特别的悲伤,隐隐透着一股绝望。

明楼喝掉杯子里面的酒拉他入怀,吻上了他的唇,才一接触就得到明诚近乎疯狂的回应,两个人的酒杯掉在了地上,红色的液体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明诚一把把他推到了床上,欺身骑到了他的身上,他也不拒绝,伸手去拿枕头底下的润滑油,明诚拽住他的手说:“直接进来!”

此时明楼的欲望正火热的抵着那一个小小的入口,等待着主人的命令,好挥军攻入。

这一晚明诚热情而主动,用近乎绝望的疯狂带着明楼一起飘上了云端,明楼惊讶于明明诚的主动和疯狂,他感觉自己即将失去自己的爱人,所以用抵死的缠绵来化解心中的不安,当筋疲力尽的时候,明诚还在不停的吻着他。

清晨半梦半醒间,明楼迷迷糊糊的看到明诚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他的跟前,描画着他的眉眼,最后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对他轻声得说:“大哥,照顾好自己,娶一个爱你的女子当妻子,为明家延续香火。大哥,我爱你,大哥,答应我,忘了我!”说完再他的枕边留下了一封信和那个本子,推开门走了。明楼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等他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空了,已经失去了热度。

他看到了那封信,打开信就只有一句话:“大哥,忘了我。大哥,再见,再也不见!”

在打开那个本子一看,记录的全是平时明楼不会去记的东西,衣服在哪里,配饰在哪里,什么季节穿什么,吃什么,上面记录的一清二楚。

一瞬间明楼浑身发冷,他拉开卧室的门喊:“阿诚,阿诚,阿诚你在哪里?你回答我啊!”

阿香从厨房出来了回他道:“大少爷,阿诚哥不在你的房间吗?”

明楼火了:“胡说,阿诚人呢?”

阿香委屈得说:“真的没有看到他出去啊!”

明台赶紧拉着锦云出去找,找了一个早上也没有找到,明楼要崩溃了,明镜让明台打电话报警。警察出动全城寻找,也未果。

明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明楼知道这一次他永远的失去了挚爱。

评论(5)
热度(8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