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第八号当铺

第三章  魔界太子

尽管无数八号当铺的主人不停的向黑影陈述一个事实,有了爱会更好的为当铺服务,黑影嗤之以鼻,因为他看到了无数的人来典当爱情,无数人因爱生恨,典当灵魂来诅咒曾经最爱的那个人,在他当铺里面工作的傀儡就是这样的人。所以黑影根本不相信爱情。

而这一次陪着明诚经历着几十年的岁月,他被震撼了,他不理解为什么明诚要典当爱情来救明楼和换明台一个幸福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家人全部得到幸福他才肯离去。

于是他打开了装着明诚爱情之火的瓶子,将它取出,仔细的端详着那束不灭的火焰。他很想知道自己吸收了这束爱情之火会得到什么。于是他把这束火焰放到了自己跟前开始吸收。

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看到的东西不在是黑白色的,而是彩色的。耳边传来明诚的哭闹,于是抱着明诚回到了魔宫,亲自带着这个小小的婴儿,陪他成长,教他呀呀学语,教他走路,教他吃饭,教他穿衣服。带着他穿梭各个时空,让他体会人情冷暖,给他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甚至将他送入学校,进行旁听。

黑影怪异的举动令身边的侍从和仆人都惊呆了,什么时候这个在魔界令人闻风丧胆的家伙变得这般的温情脉脉了。

在明诚十八岁的时候,千般不舍,万般不愿的把他送进了暗黑深渊进行锻炼,期待他的成长。

百年之后,暗黑深渊的魔气被激的冲天而起,一束紫金色的光芒随着魔气而一柱冲天,整个魔界都被这束紫金色的光芒所笼罩。黑影大喜,这个颜色不但代表魔界的正统,还代表魔界下一任的君王现世了。是他的诚儿回来了,黑影从魔宫化成流星向着暗黑深渊飞去。

紫金色的光芒逐渐的淡去,魔气也慢慢的回到了暗黑深渊。一个人临空而立,周身环绕着黑色和紫金色的气息呈龙的形状直冲九霄。

他一头墨紫色的长发临空飞舞,身着紫色的长袍无风自动,一字横眉之下一双紫色瑰丽的眼眸,樱色的唇微微的抿着,俯瞰着魔界的一切,此人正是一百年前被送下去的明诚。庞大的威压令整个魔界都在轻颤。

明诚立在空中看着远处飞近的人影,将周身的气息缓缓的收了起来。站在空中把玩着从暗黑深渊带上来的一块由墨玉打磨而成的戒指,传说中魔界至尊索伊的暗黑魔戒,只是此时这枚戒指就像一个普通的戒指一样。

看着黑影的临近,明诚一张嘴就把下面的侍从和守卫吓得单膝跪地请求黑影的原谅。

明诚:“老不死的,你居然把我扔到下面那么久!”

黑影一愣:“我靠,你个小兔崽子,才一百年而已,就这么不高兴了?”

明诚一个能量球对着黑影扔了过去:“老不死的,下面的东西有多难吃你知不知道!”

黑影躲过了攻击:“将就一下嘛,你这不是上来了吗?”

明诚接着扔了一个能量球过去,砸了个正着,黑影被砸退了好几百米,又飞回来了:“我靠,小兔崽子,看了在下面历练的不错啊!”说完就攻了过去。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在空中打了起来,苦了下面的侍从和守卫了,被四散的能量打的是魂飞魄散。于是不断地向后退去,尽量远离这个圈子。

明诚随手布下一个结界,笼罩在以他和黑影为中心的圈子范围内,两个人尽情的在里面你来我往的对打。

最后黑影:“不打了,在打下去非的两败俱伤。”

明诚收了结界,慢慢的降落在地上,对着黑影:“老不死的,我饿了!”

黑影仰天长叹:“想吃啥?说吧!”

明诚报了一串的东西,黑影对着侍从:“还不快去!”侍从飞速的消失了。

黑影:“回来的时候刚刚好,此时正是统一魔界的时候!”

两个人往魔宫飞去,明诚:“老不死的,你不就是魔界的帝王吗?”

黑影:“魔界的地盘很大,我只得到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的地盘呢!”

明诚:“等我吃饱了,再说!”然后开始诉说下面的东西多难吃。

东西陆续的送到了,明诚吃地很开心,黑影:“慢点吃,没有人和你抢啊!”

明诚边吃边回答:“我饿着呢!”

黑影:“在饿,也要慢点吃,你这么个吃法,噎到了怎么办?”

明诚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桌上的东西很快被一扫而空,侍从看着下巴掉到了地上OS:殿下也太能吃了吧?可是为什么还吃不胖呢?

吃完饭,明诚靠着那里看着黑影:“老不死的,说吧,你想干嘛?”

黑影手一挥一副地图幻化了出来:“你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整军出发。”

明诚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黑影对着外面的侍从招招手,侍从抬上来一副铠甲,明诚的眼睛都直了,留着口水:“我可以试试吗?”

黑影:“去,带殿下下去试试这副铠甲!”

明诚到后殿去试这副铠甲,过了一会穿着出来了,站在黑影跟前:“老不死的,如何?”

黑影:“不错!”

几天后,黑影带着明诚去讨伐剩下的魔界领地,各种诈术、骗术,各种策略,让黑影眼花缭乱。此一役奠定了明诚魔界太子的地位。

有意思的是那三分之一的地盘其中一小部分属于汪家,当明诚带着魔兵攻破汪家城堡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故人—汪曼春。

对于这个人,明诚压根忘不了,前世很大一部分的悲剧都是源于这个女人,只是此时这个女人在他的眼里就和一只蚂蚁没有什么两样。

汪曼春看到明诚的时候吓了一跳,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家族为什么会输了,汪曼春:“怎么是你?”

明诚:“汪曼春??想死吗?没有那么容易!”明诚邪魅的一笑,让汪曼春打了个哆嗦,就听到明诚对着她说:“做我的王妃,如何?”

冰冷不含一丝感情的问句,那不是在问她,那是在通知她,她可以想象到做了他的妃子,她也得不到应有的待遇。

明诚掐着她的脖子:“不答应吗?好说,来人,汪氏一族灭族!就留她一个人!”

汪曼春颤抖着回答:“我,我,我答应,答应你!”她以为她答应了,明诚就会放她的家族一码。但是,事实告诉她,她太天真了。

明诚笑眯眯的说:“乖,继续,灭族!”说完拉着她就走了。

汪曼春不可置信的问道:“为什么?我答应嫁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灭我的家族?”

明诚把她扔到了地上,俯瞰着她:“我乐意,就像当初你折磨明台一样!怎么样?这个回答满意吗?”

汪曼春:“阿诚,你不要太过分了!”

明诚手下第一魔将古德,将剑架在汪曼春的脖子上面:“女人,你最好识相一点,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汪曼春瞪着他,明诚撇撇嘴:“带走,告诉老不死的,我要娶妃!”

古德阴笑着对着部下说:“听到殿下的话没有,带走,别弄死了,那个可是殿下的妃子!”

汪曼春已经明白了明诚的身份,不是她能高攀的起的。她被带了下去。

回到魔宫,黑影看着养子:“诚儿,我听说,你要娶妃?”

此时明诚一脸嫌弃的看着魔宫内的装饰和摆设:“老不死的,我要去上学,你看看你这里的,太难看了,我不喜欢!”

黑影:“诚儿,我在问你话呢?”

明诚歪着头:“一个妃子而已,娶回来当摆设的!”

黑影无奈的问:“你不喜欢她?”

明诚:“老不死的,我和你说了无数次的,我喜欢男人。你又不让我娶男妃!”

黑影:“胡闹,堂堂魔界太子,喜欢男子,传出去像什么话?”

明诚:“老不死的,魔界好像没有人敢胡说吧,再说魔族里面不是有一些是双体吗?”

黑影:“你确定?你要选双体的魔族?”

明诚想了一下打了个哆嗦:“不要,坚决不要!”

黑影:“你自己看着办。你要去上学可以,把你的那个女人也带走!”

明诚撇撇嘴巴:“不带可以不?”

黑影:“不带,死了我不负责!”

明诚:“还是带上吧,到了人间还可以给我做个伴!”

黑影:“想去那个时空读书?”

明诚看着他:“我记得你带我回来的时候好像是民国对吧?”

黑影:“没错,你要去那个时间?”

明诚打了个哈欠:“恩恩,去那个时间的巴黎,读大学,室内建筑!这里实在是不怎么滴!”

黑影:“滚吧,我会把一切手续给你弄好的?”

明诚:“对了,我那天娶妃呀?”

黑影:“你不是说,是个摆设吗?还费那个劲?”

明诚:“也是,对了,找个懂的这方面的老魔头给我上课!”

黑影:“知道了,明天。”

明诚好,起身回到了他的寝殿,看到汪曼春被捆着在他的寝宫里面。

明诚摇摇头:“啧啧啧,还真的是尽职尽责啊!来人,伺候本宫洗漱,带本宫的王妃下去好好沐浴一下!”

没有想象中的洞房花烛,没有任何的仪式,只是站在黑影跟前,接受黑影所谓的祝福,听的明诚直掏耳朵:“老不死的,你快点!”

黑影瞪他:“小兔崽子,你给我老实一会!”

汪曼春沉默的看着魔王和明诚。她不明白,既然不想娶她为什么要娶她,没有任何仪式。

所谓的仪式结束以后,汪曼春问他:“为什么用这么简单的仪式娶我!”

明诚看着她:“女人,你脑子坏掉了是不是?魔界娶亲是不要仪式的,为了你,老不死的特地去人间学习了一下。你以为你还是汪家的大小姐吗?你什么都不是,你最好记清楚!”

汪曼春:“至少我是你的王妃不是吗?“

明诚:“哈哈,王妃?女人,你可以问问我寝宫里面的人,你是不是我的王妃!你的寝殿在旁边,你要是听话的话,我给你王妃的待遇,你要是不听话,后果自负。对了一个月以后和我去巴黎,读书!”

 

 

 

 

评论(1)
热度(3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