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八号当铺

第四章重回人间

汪曼春从了没有看懂明楼,曾经她以为明楼对她没有感情,但是她死的时候,灵魂看到了明楼流下的那滴眼泪就被拉回了魔界。

此时她更看不懂明诚了,她以为明诚会用自己的名字办理入学手续,结果不是,他隐藏了自己的容颜,本来俊美的容颜,现在看起来却没有那么俊美,还是令人侧目。

这天晚上两个人吃完饭,汪曼春边洗碗边问他:“阿诚,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明诚坐在壁炉旁边检视着信件:“说,趁我现在心情不错!”

汪曼春:“为什么娶我?”

明诚挑眉:“因为你是汪曼春!”

汪曼春:“这是理由吗?”

明诚:“这不是理由,但是只要我想做,在这个世界还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情!”

汪曼春还是不明白:“你娶我就是为了报复我吗?”

明诚斜着眼睛看她:“女人,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你当初是怎么对明台的?是怎么对我大姐的?我记得一清二楚,但是现在我不想报复你,因为在魔界你的家族已经灰飞烟灭了。你只有我而已,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汪曼春:“既然娶我,你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碰我一下!”

明诚:“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汪曼春:“哈哈哈哈,天大的笑话,魔界的太子不喜欢女人,你不怕我说出去吗?”

明诚:“你以为我怕你说出去吗?魔界不知道多少家族的男孩子等着我的宣召,我要是乐意的话,这里也会出现一个的。”

汪曼春:“你就不怕我去找一个情人吗?”

明诚:“你随意,只要你能走出去的话!”

汪曼春一摔门走往外走,很不幸,刚走到花园的边上就碰到了结界,她只好往回走。

回来以后问明诚:“你为什么关着我?”

明诚耸耸肩:“我的王妃,你的法语好像还没有过关哦,什么时候你的法语过关了,我什么时候放你出去!走吧,学习的时间到了!”

几个月之后,他报了造型艺术及建筑学,给她报的是艺术学,之后的两百年,他俩共同生活,不断游历各国,去不同的大学学习,但是最终还是会回到巴黎。

休息的时候明诚会带着她走遍巴黎的大街小巷,她暗自揣度他是不是在寻找什么,因为他记得这里卖什么,什么东西好吃,但是就是不记得是和谁一起来过。

只是对于这一切她从来不敢问出口,她不知道一旦她问出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这一晚明诚问她:“你想问我什么,就问吧。别每天看着我欲言又止的!”

汪曼春张张嘴,想了想说:“先说好,你不许生气!”

明诚挑眉:“你都没有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会生气!”

汪曼春:“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明诚一愣:“我的王妃,什么时候学会关心我了!”

汪曼春:“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了,我很早就发现了,你来巴黎一半是学习,一半是找东西,甚至你还回到了故国去找。”

明诚倒了杯红酒递给她:“不错,我是在寻找东西!但是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汪曼春:“要我帮你吗?”

明诚自嘲的笑笑:“我都不知道我在找什么?你要怎么帮我!”

汪曼春喝掉了杯子里面的酒,陪着他睡下了。一张床睡两边的情况,让汪曼春暗恨不已。

夜晚明诚又做梦了,梦到了好多的东西,他梦到自己被送走了,送他走的是谁?他看不清楚,他梦到自己回来了,回到了那个人的身边,那个人抱着他转了个圈,回到房子里面那个人给了他一个吻,就让他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那一晚他对他表露了心意。之后他就被汪曼春晃醒了:“阿诚,你哭了?”

他起身抹了抹脸,看着汪曼春:“谢谢,去休息吧。明天带你出去玩!”

汪曼春看着他:“我们不能再一起吗?”

明诚笑了笑说:“我的王妃,我给你说过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汪曼春低下了头:“我知道,可是我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尽两百年了啊!”

明诚起身看向窗户外面:“原来我们在这个空间已经停留了这么久了。我们回去吧!”

汪曼春看着他:“也好,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太久不好!”

于是明诚和她换好衣服,来到了房子的外面,趁着黑夜,周围没有人,明诚手一挥把这里恢复了原装,搂着汪曼春一个转身回到了魔界他的寝宫。

宫内的侍卫看到他立刻单膝跪地:“恭迎殿下,恭迎王妃!”

明诚:“起来吧,我父王在那里!”

侍卫愣了一下:“那个,王在大殿。殿下可以和王妃直接过去!”

明诚带着汪曼春瞬移来到了大殿,直接对着黑影:“老不死的,我回来了!”

黑影差点栽过去:“小兔崽子,你没有看到我们正在议事啊!一回来就大呼小叫的!”

明诚撇撇嘴:“见过父王,孩儿回来了!”汪曼春跟着行礼。

下面的大小恶魔从来不敢小觑这个黑影从人间带回来的养子,他是这么上亿年以来唯一一个在百年之内从暗黑深渊出来的人。只是这个女人是个低价的魔族,居然被太子殿下选为王妃,不知道让多少家族暗恨不已。

黑影:你累不累,没事弄什么虚礼!

明诚翻了一个白眼:我靠,老不死的,你还敢挑,不是你说的这里都是人吗?

黑影:我靠,你个小王八蛋,之前干嘛去了?进来看都不看就喊,你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明诚:得了吧,那次我喊你,你不是快快乐乐的答应了,和我装什么?在说我是小王八,你是什么?你就是个老王八蛋,还真的是个老不死的。

黑影:得了,我说不过你!

下面的群魔面面相觑,这个王和太子在这里眉来眼去的说啥嘞?

黑影:“王儿,才回来,也不好好休息一下!”

明诚装模作样的:“这不是想父王了吗?来看看父王在干嘛?”

汪曼春被这两个人恶心想吐,忍了半天没有忍住,一顿干呕。

满场皆惊,全部跪下:“恭喜殿下,恭喜王妃殿下。”

明诚差点暴走,TM的老子啥都没干,她是我们两个恶心的了!无奈只好接受群魔的祝福,然后拉着汪曼春飞也似的跑了。

没有看到下面有一个家族的族长阴狠的眼神,这一切被黑影看的了眼里,他什么都没有说,想看看明诚的危机处理能力。

只是过了半个月,卡特家族就开始举兵造反了,迅速的恢复了自己的领地,群魔跟着造反,一时间魔界狼烟四起。

明诚在度穿上那身让他流口水的铠甲,想让汪曼春留在宫里,但是意识到宫里也不是很安全的汪曼春执意同行。明诚只好给她照着自己的铠甲,从地宫里面找了一套差不多的出来让她穿上。

她说:“我一直在你的行宫里面待着,怎么会有危险!”

明诚只好作罢,吩咐心腹保护她的安全。

对于每天回到行宫都有人在等他这件事,明诚感觉到很幸福,于是在一次喝多了的情况下,他要了这个曾经让他咬牙切齿的女人,和她折腾了一整天。

直到下午才放开她,她已经动弹不了了,明诚抱着她来到了浴室,坐在浴桶里面,让她靠着自己:“对不起,我喝多了,不然我不会这样做的!”

汪曼春只是笑了笑说:“我是你的妻子不是吗?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呢?”只是她笑的很凄然,她没有告诉明诚,他喝多的时候嘴里喊的是明楼的名字。她终于知道他在巴黎找什么了,他在找他的记忆,他和明楼的记忆,那段被深藏的记忆。

明诚看着她没有出声,只是帮她擦洗着,然后抱着她回到寝殿,自己去沐浴了一番。看着侍女给她换好衣服以后,就把侍女挥退了。

他躺在床上给她输送功力:“是不是魔宫里面不安全?你才和我一起出来征战的。”

汪曼春:“好了,我可以了。你知道吗?我们汪氏属于低价魔族,我还被你选成了王妃,在高阶魔族的眼里简直罪无可恕,这次卡特家族的反叛就是给你一个下马威,告诉你魔界不是魔王或者是你说了就算的。”

明诚:“我知道了,我会让他们知道触怒我的后果的。你在休息一会,还是和我出去看看!”

汪曼春:“我没事了,你给我输了那么多的功力我已经恢复了。我陪你出去看看吧!”

明诚:“也好!”

给明诚穿上铠甲,他们就出去了,来到了前线督战,下面的叛军一看他俩一起出现了,箭雨就朝着他俩倾泻,明诚手一挥布下了一个巨大的结界把所有的部下都笼罩了起来,没有看到背后有一只箭已经悄悄的瞄准了他。汪曼春刚好回头看到了,一把抱住他:“阿诚,小心!”

箭穿过了她的身体,巨大的力量,带着她和明诚撞到了结界之上,这个魔族瞬间被明诚的亲兵分尸了。

明诚看着汪曼春倒在血泊里面,慌了神:“汪曼春,汪曼春,不要死啊,告诉我,我要这么救你,不要死,不要死,你死了,我就和过去永远的失去了联系了!”

汪曼春凄然的笑了,对着明诚说了一句让他永远也忘不了的话:“明诚,你爱的人是明楼,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有机会去找他吧!见到他告诉他我不后悔爱过他。”说完她的眼睛就闭上了,此刻明诚才发现那只箭是破魔箭,不但她的身体消散了,连她的灵魂也开始消散了。

明诚逼出了自己的一滴血,用这滴血聚拢了汪曼春消散的灵魂,收进了自己的戒指里面。站了起来,收起了结界,临空而立,对着下面的叛军说:“这是你们逼我的,你们都去死吧!”龙形的气息再次现世,紫金色的光芒环绕在明诚的周身,庞大的威压,压迫着底下的叛军,令整个魔界都开始颤抖了。

下面的叛军纷纷爆体而亡,几天之后,明诚回到了魔宫,送汪曼春的灵魂去投胎。

然后开始了魔宫的改造大业,每天那些魔兵和侍从被明诚指挥的团团转,明诚勒令黑影在空中飘着不许下来,理由是碍事。从格调到色泽到摆设到布局,再到室内装修,全部被明诚一手包办。

等折腾完了之后的魔宫,从外面看没有变化,从里面看那叫一个焕然一新,那叫一个窗明几净。

折腾完之后又跑到人间去留学去了,再一次开始了环球旅行,领略世界各地不同的风光、美食,买了不少自己喜欢的衣服,配饰,各种书,等等,通常是这边买完了,回到酒店一个转身就扔回到了自己的寝宫,自然有人收拾打理。

买到了好吃的,通常会转身回到魔宫招呼黑影一起吃,有一会买了刚出锅的桂花糕,扔给了黑影就跑了,把黑影烫的追着他的屁股就飞出去了,按着在床上的明诚一顿打屁股。

明诚:“老不死的,你居然怕烫,说出去不要笑掉大牙哦!”

黑影:“小兔崽子,老子什么都不怕就是怕烫。怎么滴吧!”

明诚撇嘴:“老不死的,你不会是被烫死的吧!”一句话说完黑影直接消失了,跑回魔宫生闷气去了。明诚一看哟嗬,老不死的脾气还挺大,必须得哄哄,跟着就回到了宫殿。

满世界找不到,就问侍从,侍从:“殿下,王在堕落天使那里!”

明诚一听,咦?没出息的老爸,又去找路大爷。直奔路西法的宫殿。所有的地方,明诚都改造了,唯独路西法的宫殿他不敢动。

明诚推门就进去了:“路爷爷,你管管老不死的嘛,没事就跑到你这里告我的状!”

路西法拿他是最没有脾气的,当明诚还是个小奶娃的时候,就经常往这里跑,好像这里有好玩的东西一样。

路西法一看到他就高兴:“原来是诚儿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明诚撅着嘴巴:“回来好久了,出去平叛,然后改造宫殿,老不死的说你闭关,不让我打扰你,我就去上面玩去了。”

路西法:“你也不带你的王妃给我看看!”

黑影:“路大人,诚儿的王妃为了救他死了。”

路西法大怒:“谁?谁敢动我们诚儿的王妃!”

黑影:“路大人息怒!是卡特家族,已经被诚儿处理了!”

路西法有和他俩聊了一会就让他俩出去了。

评论(2)
热度(2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