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嗨,你好(一)

灵感来自终白首大大的《我心中的凌李》

————————————————————————

嗨,你好

凌远和李熏然第一次见面时在医院的急诊室,凌远看到他在对着跟着来的人交代什么事情,交代完了,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面,微微弓着背,看起来有些疲惫,手里把玩着一只烟。

出于职责凌远走过去提醒他:“你好,我们是无烟医院,如果您要吸烟请到外面或者固定的吸烟区,谢谢!”

李熏然闻言一愣,抬头看到了一个严肃的医生,于是点点头就把烟收了起来。

凌远转身进了急诊室询问情况,看了看没有什么大问题就走了,去病房巡查去了。

李熏然靠着墙做短暂的休息,一件衣服轻轻的盖到了他的身上。等急诊室里的人处置完毕,李熏然的队员轻轻的把他摇醒,他睁开眼睛困惑的看着自己身上衣服,他的队员挠挠头“是刚才那个大夫交代的,说这里比较凉让给你盖上一点,省的你感冒了。”

李熏然把衣服还给了自己的下属道了谢就带着人离去了。

两个人第二次见面还是在医院,李熏然奉父亲的命令来找他确认一份检验报告。

小护士带着他来到了办公室,他敲敲门,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里面的声音:“请进!”

李熏然蹙了蹙眉,为什么声音听起来这么熟悉,于是推门进去,看到凌远趴在桌子上面,手使劲按着胃,一看就知道胃痛。

李熏然无奈的拿起暖瓶,一晃暖瓶是空的,一摸他的水杯,冰凉,显然里面的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倒进去的,或者干脆就是从水管里面接出来的。

李熏然摇了摇头,去给他打了一壶热水,把杯子里的水兑成热水,递给他,他抬头道谢,两个人一愣:“是你?”

凌远喝了热水觉得胃舒服了一些,请他坐下:“你好,我是凌远!”

李熏然笑了笑:“李熏然,市局刑警支队队长!”

凌远:“不知道,李队长来此有何贵干?”

李熏然递上一份报告:“局长让我来确认这份报告的真伪。”

凌远挑眉,接到打开仔细的研读,末了打了个电话,进来了一个年轻的大夫,凌远把手上的报告递给他:“你的论文,被盗用了!”

年轻的大夫打开一看,差点撕了这份报告。李熏然拦下,伸手抢回来这份报告:“这个可是证据,您可以和我回一趟警队吗?我们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年轻大夫点点头,李熏然对着凌远:“凌院长,胃不好记得按时吃饭!”凌远笑了点点头。目送两个人走了。

凌远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三次见到李熏然是在手术台上,那天刚好他值班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一个警察被捅了,已经在送过来的路上了,初步判断是肝破裂。

凌远问明血型以后就给血库打电话调血,然后通知手术室准备上手术,等到看清楚躺在手术台上的人的时候,凌远彻底蒙了。

凌远第一次对神鬼说产生了怀疑。还是尽职尽责的给李熏然做了手术,把他救了回来。

在李熏然住医院的时候,凌远除了查房的时候和他说几句话,其他时间两个人全无交际。

快出院的时候凌远过来嘱咐出院后的术后保养,就看到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窗户外面阳光正好,凌远突然有一种不想说话的感觉,走过去看着他,他也看着他,突然他轻轻的点点头,凌远转身出去推了个轮椅进来,将他扶起了,推着他下去晒太阳去了。

来到花园里面,凌远把他交给了护士,告诉护士午饭前将他送回病房。

李熏然坐在轮椅上面看着天空,就在凌远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李熏然叫住了他:“凌远,可以陪我坐一会吗?”

凌远站住了,让护士先回去了,推着他来到了一个并不是很晒的地方,一个坐在木头椅子上面,一个坐在轮椅上面,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享受着片刻的悠闲。

电话响了,两个人同时拿出电话,笑了,原来用的手机是一样的,连铃声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一个显示父亲,一个显示三牛。

凌远拿着电话走开了一段距离,接通了电话:“什么事儿?”

韦天舒:“没事儿,叫你吃饭,不然你又要胃疼了。”

凌远:“好,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李熏然接通电话:“爸,什么事儿?”

李父:“吃饭了没有?”

李熏然:“还没有,马上就吃!”

李父:“我明天回去,刚好接你出院!”

李熏然:“好,我知道了,我等你!”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

凌远看他挂了电话就过来推着他往回走,回到病房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站在他的病床前,女孩回头看到了他俩,赶紧过来要扶他,李熏然冷淡地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然后对着凌远说:“谢谢你,你该吃饭去了!”凌远点点头,走了。

李熏然慢慢的回到了病床上面坐在那里:“没什么事情你可以回去了。”

女孩咬着嘴唇:“熏然哥,对不起!”

李熏然:“如果你是来道歉的,我听到了,你可以离开了!”

门外传来了大呼小叫:“队长,队长,你好点没有?”刚到门口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李熏然的徒弟刘宇:“哟嗬,貌似我来的不是时候吧?”

李熏然看到他脸上的冰瞬间融化了:“臭小子,每次来都大呼小叫的,护士都找我抗议了。”

刘宇看着女孩:“你还来干什么?你伤他伤的还不够吗?”

李熏然:“小宇!”

刘宇闭上了嘴巴,李熏然看着女孩:“你可以走了!”

女孩看着他:“好好照顾自己。”说完放下东西就走了。

刘宇把女孩带了的东西拿开给他支好桌子,把自己带来的午饭摆在了桌子上面:“快吃,我妈特意熬的鱼汤,让我给你带来,说是让你好好补补身体。”

李熏然:“替我谢谢阿姨!”说完慢慢的吃着刘宇拿来的饭,刘宇开始给他汇报案件的进展和其他案件的处理结果,然后从包里掏出来了一堆文件放在了一旁:“这是要你必须签字!”

李熏然撇撇嘴:“烦不烦啊!”

刘宇:“烦,没有办法啊!你不在,我比较清闲,这不送饭的事情都落到了我头上了吗?”

李熏然:“我妈呢?”

刘宇:“阿姨好着呢,听到你住院了,比谁都着急,我说你也是,至于吗?和阿姨吵的面红耳赤的。”说完从旁边拎出来了一个饭盒递给他:“阿姨让我给你带过来的。晚上吃吧。”

李熏然看着刘宇:“小宇,谢谢你!”

刘宇:“有时间给阿姨打个电话吧!”

第二日,李熏然还是没有等到父亲来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办好出院手续,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换好衣服拎着东西走出病房门的时候被凌远叫住了:“李熏然!”

他回头看到了他,回身站住了:“凌院长?”

凌远:“没有人来接你吗?”

李熏然笑了笑:“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凌远:“我送你吧?”

他摇头拒绝,一个人走了,忽然凌远看懂了他,他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

为什么一个CP有这么多的名字啊,我郁闷!

评论(1)
热度(3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