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嗨,你好!(二)

凌远还是叫住了他:“李熏然,等一下!”

李熏然回头看着他,他几步走到他的跟前:“我送你吧,这会我没有事!”

他不在拒绝,只是沉默的点点头,和凌远来到了停车场,坐在车上,他报了个地址。

明显看到凌远愣了一下,他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凌远笑了笑:“我们住在一个小区!”

他也笑了,会选择在哪里买房子是因为那里离警局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车停在单元门门口,他邀请他上楼去坐坐。

凌远:“不会打扰你家人吧?”

他拎着包的手一紧,看着属于自己的楼层:“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我父母不在这里住。”

凌远不说话了,跟着他走了进去,三楼,打开门,他:“请进,这阵子住院,家里没有人收拾,比较乱。”

凌远也只是点点头,看着整洁的房子OS:这还叫乱吗?如果这叫乱,那自己的家叫什么?

他:“你坐,我去换件衣服。”说完进了卧室,就是一瞥,凌远笑倒在了沙发上面,果然比较乱,而且是乱在那么隐瞒的地方。

他出来就去厨房烧水了,问他:“凌远,你喝茶还是白开水?”

凌远起身来到了厨房的位置发现他的家不大,一间卧室,一间厅外加一个厨房而已。

凌远站在门口:“喝茶!”

他回头看着他:“胃不好还喝茶?”

凌远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他打开柜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好几罐茶叶,他取下一个罐子,打开闻了闻放了回去,在取一个罐子下来,打开再闻一下,没有放回去。

凌远看着有趣,就问他:“你在找什么?”

李熏然:“铁观音啊,我爸给我的,说是养胃的。”

凌远不置可否,他:“不信吗?我也不信,不过我爸说陈铁观音养胃。”

凌远回到了客厅,看着他端着两杯茶过来,递给他一杯。凌远看着杯子突然笑了“我想到一个有趣的事情!”

他看着他问:“什么事情?”

凌远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还是不告诉你了,说了你该不高兴了。”

坐了一会凌远起身告辞,他送到门口,看着人下楼才关门。

回到自己的家里,李熏然倍感放松,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自己的母亲。

李母:“然然,你在哪里?”

李熏然:“在我自己的房子。”

李母:“你爸那个家伙说飞机晚点了,去医院的时候你已经走了,回来待几天。我让你爸去接你。”

只好答应,坐在客厅看着两杯茶发呆。楼底下车的喇叭声响了起来,他知道是父亲来了。

起身换好衣服拿着钥匙钱包就下楼了。看到父亲的车停在门口,坐了进去。

父子俩的交流几乎是零,不知道从那一天起,李熏然不在和父亲讲话。似乎这是每个家庭的通病,尽管他知道父亲疼爱自己,只是羞于表达,但是就是和父亲无话可说。

一路的沉默,李局长很想和儿子说几句话,于是和儿子找话说:“伤口恢复怎么样?”

李熏然:“挺好!”

李父:“哦。”

又是一阵沉默,李父:“那个,今天是飞机晚点了,等我赶到医院去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李熏然靠着座椅背,看着窗户外面:“哦,知道了!”

李父:“想吃什么?”

李熏然想起凌远的交代:“医生说不让吃油腻的东西。”

李父:“知道了!”

李熏然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下面写着凌远两个字,存下了这个电话。

过了一会又响了一声,在看是凌远发来的微信加友。

李熏然加上他并且恢复他: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我的电话。

过了一会凌远恢复了信息:住院簿。

李熏然笑了:你吃饭了没有?

凌远:一会,韦天舒给我打饭去了。

李熏然:哦,我爸来接我了。一会到家。

凌远:不许吃油腻的东西。

李熏然:知道了。

李父看着儿子在摆弄手机,无声的叹息,或许他从来不知道李熏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到了家,李母正在厨房忙着做饭。

李熏然和母亲打了个招呼问她:“要我帮忙吗?”

李母看到儿子说了一句让他今生都忘不掉的话:“你要是不想去相亲,就给我领个女朋友回来,男的也行!”

李熏然蒙了,娘亲,您这是什么脑回路啊?

李父坚决反对:“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那样,我们家不是没有孙子了吗?”

李母:“孙子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李父:“都重要!”

李熏然表示宝宝头疼,宝宝要呼呼。直接回到自己房间躺着去了。外面的两个老小孩谁家滴,能领走不。

有了李父的要求和医嘱,李母给李熏然做的饭菜都是清淡可口的,被逼着在家待了一个月之后的李熏然再次恢复了工作。警局→医院→警局→家里的模式也开启了。

凌远就没有搞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在小区里和李熏然碰面的次数是零?而在医院里面碰见他的次数是无限大?这也是李熏然没有搞清楚的一件事情。

 


评论(1)
热度(2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