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嗨,你好!(三)

凌远就没有搞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在小区里和李熏然碰面的机会是无限小?而在医院里面碰见他的机会是无限大?这也是李熏然没有搞清楚的一件事情。

这天李熏然正带队在医院附近执行任务,就接到警局的电话说第一医院有人闹事,让附近的警察赶过去维护现场秩序。

李熏然带着手下赶到了第一医院,一眼就看到了凌远正在和家属理论,周围都是人,而凌远的脸色很苍白。

李熏然手一挥下面的人就过去分开了人群,将医生和家属彻底的隔开了,李熏然踱了过去对着家属喝到:“闹什么?有什么问题到警队里说,带走!”瞬间大厅里面安静的只剩下了呼吸声。

刚刚还和凌远拉拉扯扯的家属此时乖的像个小羊,乖乖的被带走了。

人群散掉了,凌远让医生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他习惯于隐藏自己的状态,在外人跟前他永远是那个说一不二的院长,不会出错的外科专家,只有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是凌远,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李熏然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和办公大楼相连的偏僻的走廊,看着他扶着墙一下子跪倒在那里,几步跑过去扶住他,看他用手按着胃就知道他的胃病又犯了,赶紧架起他往办公室走去。

好不容易来到了办公室,把他放在沙发上面,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他已经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嘴唇也失去了血色,李熏然之好让他靠着自己,试了试水的温度,将他放在沙发上面,去兑了一点凉开水,试了试,温度刚刚好,回到沙发上面扶着他让他把那杯温水慢慢的喝了下去。

然后在去兑了稍微热一点的水,扶着他喝下去,看着他缓过来了一点,让他在沙发上面躺着看着他:“我还没有吃午饭,不介意和我一起吃点东西吧!”

凌远点点头嘱咐他:“不能吃太油的东西。”

李熏然撇撇嘴:“你想吃啥?我去买!”

凌远:“粥吧,医院旁边有好几家粥铺,然后买几个烤饼。我柜子里有豆腐乳。”

李熏然挑眉:“就吃这个?”

凌远点点头,指了指桌子,李熏然会意掏出电话看着玻璃板下面压着的订餐电话打电话订餐。十五分钟之后外卖送来了,还附带了一个韦天舒。

韦天舒略带嫌弃的看着两个人的午饭:“我就做了两个手术,你的胃就犯毛病。快吃吧,不打扰两位用餐了,下午的事情我和李睿还有金院长处理,你好好休息一下。”

凌远点点头,韦天舒探了脑袋进来对着李熏然说:“那就麻烦李队照顾一下我们院长了。”李熏然笑着点点头,韦天舒就跑了。

李熏然把饼掰成小块,问凌远他自己的餐具在哪里,然后拿着他的餐具,去旁边的水房烫了一下,回来把粥舀出来一半,里面泡着饼,和一小块豆腐乳,递给凌远。

凌远看着粥,笑了:“我怎么吃啊?”

李熏然:“我妈说胃不好吃太硬不容易消化。”

凌远接过了粥慢慢的吃着,有了食物的滋润,凌远脸上的血色慢慢的恢复了。

凌远看着他吃着炒饭羡慕的不行,李熏然抬头看到了他的眼神乐了,走到他跟前舀了一勺问他:“不嫌弃我吧?”

凌远摇摇头,刚摇完头嘴里就被塞了一口炒饭,凌远一脸的呆愣,李熏然:“回神。你说过的不嫌弃我,快吃!一会胃又疼了。”

凌远把嘴巴里的炒饭咽了下去说:“油有点多了,还有点咸!”

李熏然塞的嘴巴鼓鼓,拼命点头,表示明白。凌远看着他的样子说:“哎,你慢点吃!”

李熏然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了,低着头继续吃饭。一时间屋子里面安静的很。吃完饭,李熏然给他盖上了一个毯子说:“我走了,没事别找我,下午我的事情最多了!”

凌远乐了:“有事也不找你啊,找你能有什么事情!快忙你的去吧!”

期间李熏然往医院跑了几次,不是部下受伤,就是抓的人受伤,还有一次,犯人抓着凌远当人质,李熏然做了几个小动作,凌远一下就明白了,用胳膊肘狠狠的捣在了那个人的肚子上面,一拳把人打翻了。

李熏然直拍手:“厉害厉害!”

疼的凌远直甩手,李熏然给他揉了半天。

评论(3)
热度(1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