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鸳鸯锦

鸳鸯锦

这天明楼下班回家,看到自己的书桌上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首词:“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①”

明楼一愣,嗯?这个是?阿诚字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吃饭的时候明楼若有所思的看着明诚。他和自己是一个意思吗?

于是趁着明诚收拾厨房的时候回了一首词,放在明诚房间的书桌上面,晚上阿诚和明楼在客厅复习完功课,回到房间看到书桌有一张纸,是自己放在明楼书桌上的那张纸,他在下面写了回执:“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织成一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①”阿诚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彻底的红透了。

清晨起床,明楼换好衣服,看到门口有一张纸,捡起来,看到上面写着:“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①”明楼笑了,这是答应了?

洗漱完下楼,看到阿诚在厨房忙和早饭,走过去,搂住阿诚的腰,在他的耳朵边说:“阿诚,你终于长大了!”看着他的耳朵红了,他嗔道:“大哥~!你出去,影响我做饭。”明楼在他的脖子上面亲了亲,就放开了他。

吃饭的时候,阿诚就是不看他,一脸的不好意思。明楼看着他的表情直乐,没有说话。吃完饭阿诚背上书包就跑了。

明楼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在房子里面开心的笑了,这孩子太害羞了。

待到晚上的时候,明楼回家进门关门的时候看到门背后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三张机,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 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明楼往里面走看到阿诚在厨房做饭,明楼问他:“阿诚,你那天放假!”

阿诚回头看着他:“后天!”

明楼笑了:“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晚上,明楼带着阿诚出去吃完饭回到家里,在他耳边说:“去我房间?”

阿诚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为什么不是我的房间?”

明楼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你的房间?那张床?你确定?”

阿诚踩了他一脚上楼去了,明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床被子,取来一瓶红酒两个杯子,然后去洗澡,出来点上一早就准备好的红烛,把灯关了。坐在自己的沙发上面等着那个害羞的孩子。

过了好一会,才等来了阿诚,一进门,阿诚吓一跳:“大哥?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说完走到了明楼的身边,明楼伸手拉他坐到自己的腿上,环上他的腰:“昨天弄的,趁你结业的时候!”

说完倒了两杯酒递给阿诚一杯,阿诚逗他:“喝交杯酒吗?”

明楼笑了,拿过他那杯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面,饮进嘴里,阿诚不乐意了,跨到他的身上,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他的嘴,明楼伸手扶住他的后颈,舌头撬开了他的嘴巴,把酒渡倒了他嘴里,舌头在他的嘴里打转,看到他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笑了,离开了他的唇,手捧着他的脸:“阿诚,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

看着他把酒咽了下去,明楼在他的喉结上面亲了一下:“还喝吗?”

阿诚:“喝!”

明楼在他的耳边说:“喂我,可好!”

阿诚直接把酒倒到嘴里,明楼的唇从他的脖子亲到他的唇上,轻轻一吸,就把酒吸了过了,伸出舌头在他的唇上舔了一下:“阿诚嘴里的酒,特别好喝!”


拉灯部分   这里  

待到阿诚精疲力竭的时候,明楼在他的耳边说:“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说完抱着他去了浴室。

 ——————————————————

①出自《九张机》

最后一句诗是柳永的《凤栖梧》

电脑抽风了,连接只能成这样了,大家费点事自己打开吧,搞不清楚是什么毛病。

 


评论(5)
热度(4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