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章   只想对你好一点

过来好一会儿,他才说:“好!我去给家里打电话!”

我拿过镜子看着镜子了的面孔,清秀而已,为何会得到两个男人的宠爱。

我对着镜子里的人说:“你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

方孟韦进来了:“你在对着镜子说什么呢?”

我抬头看着他:“我在说我是个笨蛋!”

他伸手拿过镜子,坐在床上:“我们木兰不笨!晚上想吃什么?”

我看着:“随便吧,吃什么都可以!”

他:“那我去给你买了,买回来不许不吃!”

我:“好,快去吧,我饿了!”

他拍拍我的脑袋,我瞪他:“拍傻了,你负责啊!”

他脸色一暗,转身出去了,我是不是有说错话了?KKW救我。他走了以后,我翻了翻抽屉和柜子,居然,连,一,本,书,都,没有!对于我这个爱看书的家伙来说,没有书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我倒是翻出来了一杯本子和一只铅笔,打那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啊。我翻了翻,什么都没有,我不敢用,就扔回到柜子里面去了。

我趴在窗户上往外看,可以看到他的背影,出了医院的大门,我一直看着那个方向,直到他的身影再度出现,他抬头看到了我,我对他挥了挥手,就看他快步走进了住院部,过了一会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似乎跑的很急。

门被他一把推开了,他几步就跨到我身边了,我惊讶的看着他,这大长腿,羡慕啊!我看到他额头上面都是汗,很自然的抬手用衣服袖子给他擦掉:“干嘛跑那么急?”

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说话有些结巴:“我,我,我怕你等急了!”

我一下子笑了,这人还真是的,我拿过他手里的东西放到旁边的柜子上面:“去洗手啊,洗完手过来吃饭!”

他点点头去了,我看到旁边有张桌子,就把他买回来的吃的放到了桌子上面摆好。

一回头就看到他靠着洗手间的门边看着我,我看着他:“看我干嘛?”

他:“木兰,你变了!”

我:“哦,是吗?”从他身边走过,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皂的清香,边洗手边想他应该是个爱洁之人吧。

洗完手出来,我问他:“孟韦哥,我扎头发的绳子在哪里?”

他看着我:“在抽屉里。”

我去床边翻抽屉,看到了扎头发的绳子,拿出来看了半天,有些泄气,民国的姑娘好像没有扎马尾的吧。

我进到洗手间,把头发梳偏,编了一根辫子,出来了问他:“好看吗?”

他愣愣的看着我,我走到他跟前对着他挥挥手:“今天你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发呆啊!”

他晃了一下脑袋看着我:“你以前不是这样扎的。”

我看着他指指脑袋上面的包扎:“没有办法,你就将就看一下吧!”

他:“哦,来看看,我买的东西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看向他,你一直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谢木兰的吗?为什么我会觉得难过呢?

我做到他的对面,看着他买回来的吃食,炒肝哎。我想问他: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吗?为什么知道我今天特别想吃这一口。

我拿着勺子舀出一勺,就往嘴巴里面塞,烫得我直哈气,抬头看向他,他一脸的错愕看着我。

我眨眨眼睛看着他:“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你真的变了,以前你不吃这些的。”

我边吃边问他:“那我吃什么?”

他有些踌躇的说:“你以前说这些东西……”

我不想知道以前的谢木兰说过什么,于是我换了个勺子,舀了一勺,吹凉,送到他的嘴巴里面,成功的堵住了他要说的话:“快吃吧,你不饿啊!”

看着他从嘴巴里面拿出那把勺子,呆愣愣的看着我,我把自己跟前的都吃完了,拿着勺子歪着头看他:“干嘛不吃啊,看我能看饱啊。”

他才低头,慢慢的吃起来,我坐在那里捧着脸看着他吃饭,他吃的很慢,很仔细,每一口都要咀嚼半天,才咽下去。

他抬头看着我,我伸手擦掉他嘴角沾到的汤汁:“吃饭都吃到嘴巴外面了。别看我,快吃啊。”说完起身去洗手间洗手,顺便拿毛巾出来,坐在旁边,看着他吃完饭,把毛巾递给他,让他擦嘴。

我把毛巾放回去,坐到他的对面看着他:“在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的。”

他想了想:“天真,活泼,总是长不大,喜欢粘着大哥。”

我撇撇嘴:“是吗?”他点点头。

我如何告诉你,我不是她呢?除了有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内在已经换了。

我看着他:“也许在你眼里木兰是最好的,可是在我的眼里,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除了会自以为是,什么都不会。”

他摇头:“不,木兰,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

我看着他笑了笑:“和我出去走走吧,在屋子里面闷了一天了。”

他:“好。”

起身我们一起往外走,几次他伸手想拉我的手,但是都没有拉。于是我伸手拉住了他的手,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他的僵硬。他有些不自然的拉着我的手,我们在医院的花园里面慢慢的走。

我问他:“我是不是耽误你的工作了?”

他的手紧了紧:“那个工作,不重要!”

我看着他坚毅的侧面,心疼的感觉加剧了,突然我觉得他很寂寞,很孤独,身边明明有红颜,却不是他的知己。这一刻我很羡慕谢木兰,有一个爱着他的二哥,有一个疼爱她的大哥,可是她却喜欢别人,我很想不明白那个姓梁的那里好啊,值得她去喜欢。

我问他:“你天天穿靴子脚不疼吗?”

他答:“习惯了!”

我拉着他:“我们回去吧,你把靴子脱掉,换双鞋,天天穿着肯定累。”说着我拉着他走回了我住的病房。

他一把拉住了我:“可以松开了吗?”

我低头看了看拉在一起的手,在看看他笑了,松开了手。走进了洗手间。

他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说:“木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那个,都回到房间了,应该松开了。”

我擦掉了眼泪,打开门看着他:“我知道了,我要洗漱了,你先坐一会。我洗完你在洗。”

他点头,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面脱掉了自己的靴子,换上了拖鞋。我关上门看着那堆东西,香皂,水,油,牙刷,杯子。还有一个圆圆的盒子,我拿起来看了半天,哦,擦牙的牙粉。

过了好一会我才折腾完自己。出来就看到他坐在房间里,灯都没有开,就坐在窗户边的沙发上面,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轻轻的我走到了他的身后,抬手按上了他的头,他猛的睁开眼睛,向上看到了我,笑了笑。

我看着他:“闭上眼睛,我给你揉揉。”他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片刻的温情,我轻轻的给他揉着头,捏着肩膀,听到了他轻柔的呼吸声,我去弄了块儿热毛巾,敷到他的眼睛上面。

站在他的跟前,看着他红润的唇,俯下身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起来拿掉那块毛巾,在去加热。没有看到,他睁开了眼睛一直看着我的背影。我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我把热腾腾的毛巾放到他的眼睛上面,来来回回折腾了四五次。他才睁开眼睛看着我:“好了,我去洗漱了。”拿着毛巾进了洗手间。

我躺着床上,看着旁边那张陪护的床,突然想到了一个词:孤男寡女。我觉得我的脸红了,于是不停的在心里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怕什么啊,既来之则安之。那个是你哥哥,去他娘的哥哥,可是如果他知道他心心念念的那个木兰已经换了里子,我该怎么办?

转过身任眼泪滑落,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我听到他轻轻的回到了床边,躺在了床上,盖好被子睡了。

过了好久我才翻身,看着他,伸手隔空描画着他的眉眼。收回手,看着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评论(1)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