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第八号当铺

第三十章 今晚陪我,可好?

明诚在浴室里叫他:“明,大哥!”听得明楼一愣,转身问他:“怎么了?”

明诚:“能进来一下吗?”

明楼万分不想推门进去,做了半天思想建设才推门进去的,看到明诚浸在浴缸里,胳膊在外面耷拉着,下巴杵着浴缸的边缘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水雾,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

明楼蹲下看着他:“怎么了!”

明诚歪着脑袋看着他:“你好像忘记给我拿睡衣了!”声音软糯糯的,听得明楼鸡皮疙瘩掉一地。

明楼很想在他红润的唇上亲一下,忍了半天起身去给他拿睡衣。等给他拿来睡衣,他已经趴在浴缸的边缘睡着了。

明楼没有办法只好把他捞出来,用毛巾给他擦干,用放在一旁的浴巾将他裹起来。抱进自己的卧室,明楼诧异的掂了掂他的重量:“怎么比以前还轻呢!”

明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说着明楼把人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准备自己去冲个澡,却被他拉住了,明楼看着他:“怎么了?”

明诚:“你去哪里?”

明楼:“我去洗个澡,洗完就回来!”

明诚松开了拉着他的手,他回身在他的额头上面亲了一下,转身走了。没有看到明诚的脸红了,明诚也诧异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一亲自己,自己就会脸红。

等明楼洗完出来,郁闷了,明楼坐在床边看着他:“那个,我这就这一张床,那个。”

明诚半撑着身子看着他,明楼觉得今天自己受到了很严峻的考验,赶紧把他按倒,捂着鼻子说:“有啥事躺在被子里面说!”

明诚:“今晚陪我好不好?”

明楼拼命点头,然后跑到卫生间去处理鼻子,回来之后又郁闷,明诚困倦的看着他:“你又怎么了?”

明楼:“我就一床被子。”床箱子里面的被子大骂:可耻,想睡阿诚就直说,少拿我们当借口。

明诚掀开另一边,明楼躺了进去,半撑着自己看着他:“阿诚,你喜欢裸睡吗?”

明诚:“还好吧,一般洗完澡,我喜欢裸睡!”但是他一般都是早上洗澡,所以很少裸睡。

明楼无语了,扭头看向窗户外面,天还亮着,挥手就把窗帘拉上了,拉上窗帘的房间昏暗的光线很适合睡眠。

明楼看着他:“睡吧,我陪着你!”

明诚:“好!”说完眼睛就闭上了,半响又睁开了,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睡不着!”

明楼只好躺平,伸手把他搂进怀里,明诚躺在他的怀里问他:“可以告诉我,我们的关系吗?”

明楼:“你以前是我家的养子,后来我带着你去巴黎留学!”

明诚:“我们住在一起对吗?”

明楼:“是,我们住在一起!”

明诚:“我只记得明台也去过巴黎,我还到俄罗斯去了一年。是你送我去的对吗?”

明楼:“嗯!”

明诚:“也是你接我回来的对吗?”

明楼叹息:“是的。”

明诚:“那晚我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明楼:“是!”

明诚笑了一下:“我们真的是兄弟?”

明楼:“是!”

明诚:“然后呢?”

明楼撑起自己看着他:“阿诚,我找了你一千多年!我!”

明诚:“可以给我讲讲吗?”

明楼:“故事太长了,等你睡醒了在给你讲好吗?”

明诚:“可以亲亲我吗?”

明楼呆滞的看着他,这个画风变的有点快,明诚别过脸,看着卧室的门轻声说:“这半个月,我一闭上眼睛就是,就是,就是我们两个在一起的画面。以前也梦到过,但是看不清楚你的面孔,这半个月特别的清楚。”

明楼:“所以呢?你今天想做什么?”

明诚:“我,我不知道!”

明楼:“闭上眼睛!”

明诚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明楼的吻轻柔的落在了他的额头、眼睛、鼻子,明楼挥手加强了自己的结界,然后半压在他的身上,亲上了他的唇,手伸进了被子里面,扶上他的身体,感觉到他在颤抖。

“放松,阿诚,放松,你没有同意之前,我不会动你的!”

感觉到他渐渐的放松了自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两只手终于再一次握在了一起。

明楼边亲他边说:“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说完,躺下,将他拉到怀里,他的手环上他腰,两个人紧密的贴在了一起。终于明诚睡着了,睡着前直接嘀咕了一句:“不要顶着我!”

明楼很想把他就地正法,但是看着他睡着的容颜觉得格外的满足。

评论(1)
热度(1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