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东方异世录

【皇长子立威】

蔺晨从小聪明伶俐,四岁之前没有开口说话,直到一天的晚上看到他爹愁眉不展的样子,好奇的上前问:“父皇,您怎么了?”

蔺宇一个激灵,瞪着自己的儿子:“晨哥儿,你会说话啊?”

蔺晨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的爹:“父皇,儿臣会说话,只不过天天读书,太累,实在是不想说话!”

蔺宇乐了:“好,好,好!明天和朕一起上朝。”

蔺晨:“不去,你去处理政务,我去干嘛?”

蔺宇:“朝臣们天天嚷嚷说皇长子不会说话!”

蔺晨:“父皇!”

蔺宇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好,我知道了!”于是父子俩开始嘀嘀咕咕的嘀咕了一个晚上。

此时宫外已经传言大皇子是个哑巴了,还有传言说大皇子是被皇后毒哑了。

宰相府邸

梅长苏:“你不管管?”

蔺晨:“不着急!”

梅长苏抓狂:“你想干嘛?”

蔺晨:“清理后宫!”

梅长苏笑了:“机会不错啊!”

蔺晨:“母后说当年差点流产,黑手就在后宫。”

梅长苏:“用我帮你吗?

蔺晨笑了:“明天是个好机会!”

后宫

蔺宇:“你准备好了吗?”

赵氏:“为了晨儿,臣妾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蔺宇:“朕信你,父皇也信你,否则不会带着母后她们出去玩。”

宫里没有了太妃,清理起来会顺手很多。

翌日,蔺晨和几个伴读在读书,小厮端上来茶水和点心,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蔺晨会意,喝了几口水,吃了一块点心。半个时辰之后太傅传太医来书房为皇长子诊病。

太医一个接一个被传进了书房,一个都没有出来。谢弼出门放了一只鸽子出去。

谢玉接到以后来到了梅石楠的府上,梅石楠看到了点点头,谢玉传令封闭城门,往来人等一律不许出城。

蔺晨斜着眼睛看着一群太医:“我说为何母后那么多年都无所出,原来是你们搞的鬼啊。怎么?还真的想毒哑我吗?”群医皆惊,原来大皇子会说话。

蔺晨:“全部锁到偏房去,我们去太医院看看,请太傅复职。”

蔺晨的太傅正是太医院的上任太医令,也是他保住了蔺晨的命。

蔺晨带着蔺宇给他的令牌,带着蔺宇的内卫,收缴了羽林卫的兵权,在宫里横冲直撞,直奔太医院,所有的人都被他派出去的人控制住了,梅长苏带着人开始查太医院的各种名册,冷笑不已,还真把我们当成小孩儿了。

皇后带着千牛卫接管了宫内的防务,带着蔺宇的内侍总管吴用开始清点宫里的人员,重新编制花名册。清查宫里的各种违禁物品,和各处安排进来的人。

皇后也是一国的公主,还是皇后所生,从小耳读目染自己的母亲怎么整饬后宫的,才嫁过来十一年,不敢怎么管理后宫,现在被皇帝赋予了权利,上手很快。

质疑声有,不服的也有,仗着自己是老人,你不敢动我的,也有。动不动就是当年太上皇怎么样,皇太后怎么滴。你敢管我。要不就是皇上都是我带大的,你管的着我吗。

皇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那些不服气,倚老卖老的,清理的清理,打发的打发,在不服就杖毙。

果然几天之后就有朝臣请见皇长子,蔺宇冷眼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纷纷攘攘。

蔺宇冷声说:“看了诸位对朕的家务事很清楚啊,是不是连朕晚上睡在哪里你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啊?”

群臣跪下:“陛下息怒!”

还有跳的高:“天家无小事。”

蔺宇:“拉下去砍了!”殿前武士立刻把那个臣子拉下去,不一会一颗血淋淋的脑袋端了上来。

有御史:“陛下为何无辜冤杀朝臣?”

蔺宇:“砍了!”

第二颗脑袋很快被端了上来。

蔺宇脸色阴沉的看着这帮随时准备架空他手中权力的老臣,等着宫里宫外的各项消息。

消息开始慢慢的汇总到他的手上,他知道了为什么十一年来他就只有蔺晨一个儿子,宫里有一点消息,外朝清楚的不得了。

蔺晨带着人直闯大殿,扔了一堆的东西在大殿上,朝臣们的脸都吓白了。然后一挥手,千牛卫抱了一堆的账册,内卫抓了一群内侍候在殿外,只抓了主犯进殿。

蔺宇看着他们跪在那里:“你们关心朕,朕知道,但是记住你们的身份,手不要伸的太长了。这些人拉出去斩了!”说完拂袖而去。

外面,谢弼和梅长苏查抄了所谓御医的府邸,找到了不少账册,各类人情往来的账册。

一天之间古老的长安城天地色变,宫内宫外血流成河。查抄的府邸几乎囊括了所有的高官府邸。新上任的官员很快就接手了各项的工作,老官员才知道,原来太上皇早就已经放权了。

评论(7)
热度(2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