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第八号当铺

第三十二章  若无爱,如何爱?

明楼看着他:“怎么?不行吗?”

明诚想笑,笑不出来,因为明楼的目光过于深情。他抓住明楼的胳膊一个劲的摇头。

明楼抓住他:“阿诚,不要拒绝我!”

明诚:“为什么?”

明楼:“因为那副画是你画的。”

明诚还是摇头。

明楼不明白了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我?”

明诚挣脱了他,退到门口,明楼一挥手,一道圣光结界把门封住了。

明诚回头看着他:“你一定要这样吗?”

明楼看着他:“答应我就这么难吗?”

明诚没有回答他,抬手运功,紫金色的光芒出现了,明诚用手指向门口的结界,结界吞噬了他的魔力。

明楼:“够了,阿诚,这道结界你是打不开的。”

明诚收了魔力,伸手探了出去,被明楼一把拉了回来:“你疯了吗?你想做什么?”

明诚手腕一转挣脱了他的钳制,看着他:“既然我的魔力打不开,我的人应该可以打开吧!”

明楼有些颤抖:“为什么不答应我?你到底为什么不答应我?”眼泪流了下来。

明诚无动于衷向门外走去,撑起结界开始抵消圣光,他身上的结界被圣光吞噬了,他的人已经站在圣光中间了,明诚咬着牙忍着剧烈的疼痛,一步一步往外走,在圣光的作用下,浑身冒着黑烟。

明楼:“够了,不要在走了。”挥手收了圣光结界,明诚腿一软栽倒在地上。

明楼跑到他身边,抱起他,看着他浑身伤痕累累,他没有办法对他使用治愈之光。只能将他放到了床上,转身去找药箱,明诚无意识的转动着手上的戒指,随着戒指的转动他身上的圣光被吸走,黑雾笼罩了他的全身,明楼站在门口看着这诡异的一幕,诧异极了。

过了好一会,他身上的黑雾渐渐散去,身上的伤好了七七八八,明楼才拿着药箱坐到了床上,打开衣服给他抹药,同时眼泪也掉落在他的身上,明楼惊讶的发现,他的眼泪比药还管用,在泪水下的伤在慢慢的愈合。

明楼帮他褪去了身上的衣服,给他上药。全程他一声都不吭,明楼给他上完药,刚转身就听他问他:“你要去哪里?”声音特别的沙哑。

明楼:“我去给你倒些水喝!”明诚点点头,明楼起身去倒了杯热水回来递给他,看着他慢慢的喝掉,接过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坐在床头,明楼扶他起来,用被子裹好,搂着他下巴蹭着他的头发:“不答应就不答应,别在伤害自己了好吗?”

明诚:“好!”

明楼把他放到床上,起身准备去洗漱,没有想到衣服被拉住了,明楼无奈了,拉他起来,两个人一起去洗漱。

洗漱完,两个人坐在床上,明楼:“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答应我吗?”

明诚看着自己的手:“我不会爱人!”

明楼没有听太明白:“我不懂!”

明诚侧过头看着他:“我没有爱人的能力!”

明楼依旧不明白,明诚看着他:“明楼,我没有爱,明白吗?”

明楼感觉自己得幻听里:“什么叫你没有爱?”

明诚想笑但是眼泪却再次落了下来:“我没有爱,你不明白吗?”说完伸手从明楼胸口往外轻轻一捧,捧出了一簇金红色的火焰。递给他:“这就是爱情的火焰,可是我没有!”

伸手从自己的胸口处往外拉,什么都没有。“看到了吗?我没有爱。”明诚对着他。

明楼呆滞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火焰,送到他的跟前,火焰依旧跳动,没有一丝往明诚身上钻的痕迹。

明诚隔空把他的爱情之火打回他的体内,背对着他躺下了,明楼一把抱住他:“阿诚,你的爱情呢?”

明诚:“我不知道,我从小就没有这个。”

明楼失声了,紧紧的搂着他,想哭没有眼泪,觉得心口堵的厉害,阿诚啊,我的阿诚,明楼在无声的呐喊。

但是他发不出来任何声音,此时此刻他体会不到明诚的那种痛苦:可以喜欢,可以特别喜欢,但是却没有办法发自内心去爱,去珍惜。他没有办法去安慰他。

明楼甚至不敢问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发现,他有近千年的记忆,但是他没有千年前关于他的一点记忆。

明诚推开他,流着泪看着他:“明楼,你是大天使长,你告诉我,一个没有爱的人怎么去爱别人?”

明楼用手擦掉他的眼泪,他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想把他搂着怀里,但是明楼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阿诚,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我觉你应该学会原谅!“

明诚瞪大了眼睛:“学会原谅?有谁做了什么需要我原谅的吗?”

明楼:“阿诚,我不知道千年之前发生了什么,导致你离开了我,但是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满满都是恨!对不对?”

明诚笑了:“我怎么可能不恨?那个女人害我还不够,还害得我弟弟差点就没有命了,害死了大姐,害的我差点暴露。还有汪曼春,她折磨明台,我恨不得剥了她们的皮。”

明楼:“可是,阿诚,你为什么会原谅汪曼春呢?”

明诚:“我不是原谅她,我是可怜她,毕竟她曾经为我挡了一箭,那是一支破魔箭,射中我,我不死也得废掉。”

明楼:“破魔箭为什么会出现在魔界?”

明诚:“我不知道的,但是我知道数万年前,你们和我们打了一仗!”

明楼:“是,没错,数万年前天使是和魔界打了一仗,那一次双方损伤惨重。而那支箭我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掉落在魔界的,被魔界的人捡走了,到最后还是被你毁掉了。”

明诚:“是的,我毁了那支箭,”

明楼看着他:“阿诚,试着去原谅汪曼春。试着放过自己,像你说的她救了你一命。”

明诚看着他:“你知道汪曼春临死前给我的遗言吗?”明楼摇摇头。

明诚:“她说她不后悔爱过你。”

明楼淡淡的笑了一下:“她爱的不是我,她从来就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明诚:“那你呢?你爱她吗?”

明楼想了想:“我爱过她,仅限于十六岁时候的她,青春年少,富有活力。”

明诚笑了笑:“我早就原谅她了,在我发现她是汪芙蕖那个混蛋的女儿之后,我就原谅她了。汪芙蕖为了钱居然典当她的幸福和运气。”表情狰狞而可怕。

明楼伸手将他搂进怀里,要如何告诉他,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虽然会迁怒,会发脾气,但是从来没有那么狰狞的表情。阿诚啊,我的阿诚,没有了爱,你就不会去原谅,没有了爱,你的心如此的冷硬。我该如何教你学会去爱呢?

评论(1)
热度(1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