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八章  我在你身边

在家待了几天,我就复课了,何孝钰天天找我和我讲大道理,我特别想告诉她:姐懂的道理比你吃的饭都多。

上课,我也不好好听课,不是看窗户外面,就是拿着一只铅笔画素描,画完自嘲的笑了笑,全是方孟韦。有时候会对着窗户外面画别的。同学会惊叹:“木兰,你画的好漂亮!”

我笑笑:“谢谢夸奖!”

虽然我鄙视谢木兰的审美,但是我还是得穿她的衣服,我好想念我衣柜里的连衣裙还有我的皮鞋。

这天刚下课,我就被何孝钰拉走了,来到军营外面静坐,我好累啊,我从来没有觉得政治离我这么近过,进到我伸手就能碰到它,进到我不由自主的被卷了进来。

我看到孟韦的车从我跟前经过,他面色冷峻的看着外面的一切,而我却看着他。学生们闹哄哄的群情激昂的要求发放粮食。

夜色中我看到他疲惫却清亮的眼睛,拿着喇叭,声音虽然沙哑但是很有力度。我痴痴的看着他,我知道他也看到了我。他一直在尽力安抚学生的情绪,那一刻我觉得他离我好远。我慢慢的退到了军营外面,看着四周涌来的军队和警察,我觉得好荒谬,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一直认为政治离我好远,可是我为什么要被卷进来。我站在军营的门口,与世隔绝,远远的看着他。

四周的人群慢慢的散开了,而我一直站在那里,不曾动过,旁边似乎有人在说话,也有人在拉我,可是我一直没有动。

直到他的车出来,停在我跟前,我看着他下车,站到我跟前,我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伸手我捂住了他的嘴,他愣了。下一秒我直直的砸进他的怀里,晕倒前我在心里骂道:谢木兰,你混蛋,这是什么破身体啊。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四周乱纷纷的,嗡嗡嗡的声音吵的要命,嘴里被喂进了发苦的药水,什么东西啊,这么苦,我拼命往外吐,拼命的挣扎,可是身子千斤重。

我清醒了,看到程小云坐在我的跟前给我擦脸,我轻轻的唤她:“舅妈。”

程小云看到我醒了,特别的开心:“你醒了!”

我看着她:“我怎么了?”

程小云:“发烧了,再加上被孟敖的那一枪吓得。你舅舅说要给你好好补补。”

我看着她:“舅妈,我想下去走走。”程小云点头,带着我下楼,看到方步亭和谢培东,坐在客厅。

程小云带我去了厨房,给我烤饼干,我看着她不停的忙和,就去洗手:“舅妈,教我咱俩一起弄。”

程小云笑了点头,有了我的帮忙,程小云的速度明显的加快了。看着她的笑容,我也觉得开心。

过了好一会饼干烤好了,我和她端出去摆在桌子上面,我拿了一块递给谢培东:“爸爸,尝尝,舅妈教我烤的。”

谢培东:“哎,好,我们家的丫头真的是长大了。”

程小云拉着我进厨房帮忙准备午饭,等我们出去的时候,谢培东已经走了,我看向方步亭:“舅舅,我爸爸呢?”

他一脸的疲惫,看到我俩:“啊,是木兰啊。银行里有事,他去处理了。”

吃完饭,方步亭让程小云给他唱曲儿,我才知道,原来程小云是程派的青衣,我一脸的羡慕,看着程小云,起唇开嗓,这叫一个清亮啊。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看到她停住了,我向她身后看去,看到了方孟韦板着一张脸进来了,看到我也坐着餐桌跟前,明显的愣了一下。

方步亭:“唱。”

程小云:“小少爷回来了!”

我看着方孟韦对着程小云一字一句的说:“舅妈,他是你的半个儿子,不是小少爷。”

方步亭和方孟韦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方孟韦一脸的不高兴 ,我看着方孟韦:“我说错了吗?舅妈,我失去妈妈以后是你带我长大的,是你给我母亲的爱与关怀。”

程小云:“木兰,别说了!”

我看着父子俩:“这个家已经不像一个家了,我不想让它变的更加不堪。他们不承认你没关系,我承认你就好了。”说完我起身拉着程小云准备离开餐厅,被方孟韦叫了回来:“小妈!别走。”

我们看向方步亭,方步亭点点头,我松开了手,准备上楼去,方孟韦:“木兰,回来。”

我停住了脚步:“你们说话,我不参与。”说完我抬脚上楼去走回自己的房间,坐在房间里面,在窗户跟前,支起画板,开始完成我的画作。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我知道他已经站到我的身后了,他看着我的画:“木兰,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我的笔没有停:“我等你,等你回来!有什么话,等你回来在说,你想知道什么,等你回来在问。”

他:“好,为了你这句话,我一定会回来的。”他走了,我起身看向窗户外面,我的房间刚好对着大门,他走到大门的时候,我看到他回头看向我的房间,然后上车,开着车走了。

评论(4)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