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九章   是白月光亦是朱砂痣

等我画完画,拿着那副画下楼的时候,看到程小云焦急的唤蔡妈去找医生,我连忙跑下去,问她:“舅妈,舅舅怎么了?”

她说:“发烧了。”

我:“舅妈,别急。”我拉住了,不让她慌乱,否则整个家都会慌。

我问她:“舅妈,舅舅在哪里?”

她说:“客厅旁边的休息室。”

她带着我过去了,我去打了盆温水,掏了个毛巾递给她,她把毛巾放到方步亭的头上,方步亭看着我:“丫头,你真的长大了。”

医生来了,程小云拉着我让开了位置,医生要给他挂点滴,我阻止:“等一下。”我拿过那瓶药水,让王妈去换一盆热水来,我把药水的瓶子放到了热水里面,医生惊讶的看着我,我:“太凉了,输到身体里面,身体会不舒服的。”换了两次水,药水热了,我才递给医生,医生挂上。

我看着方步亭:“舅舅,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啊!”

方步亭:“看到你呀,我没事了。”

我:“舅舅,人家哭,你就笑,哪有这样的!”

方步亭:“你知道舅舅为什么笑吗?”

我:“你明明知道还问人家!”

方步亭:“是啊,在我这个家里啊,最贴心的就是咱们爷女俩!”

我:“舅舅,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方步亭抬头看向我身后,我回头看到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就站在我身后。

方孟韦:“小妈,父亲怎么了?”

我:“舅舅发烧了,吓死舅妈了!”

方步亭扳着脸:“怎么说话呢?”

我笑了:“是,木兰说错话了。”

程小云:“木兰,我记得你刚才拿着一张纸。”

我:“哦,这里。”我起身去外面拿进来了那张画,打开,他俩都愣了,上面画着他和程小云。

程小云:“呀,木兰学的好快啊。画的真好。”

我把画递给程小云:“舅妈,送你。”

程小云:“真的吗?”

方孟韦向方步亭汇报了处理情况,

方步亭看向我:“丫头,有你舅妈在,舅舅不用你管,所有的同学都去了,你也去吧,到你大哥军营去,帮助你大哥,把那些粮食发给那些东北的学生。”

我惊讶的看着程小云:“可以吗?”

程小云:“去吧,你舅舅只是热感,我看着,没关系的。”

我看向方孟韦:“可以吗?”他点头

我:“舅舅,那我真去了?”

方步亭:“去吧,让你小哥开车送你去。见到孝钰,让她帮帮你大哥,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好,我去换身衣服!”

方步亭:“这个丫头,出门还要换一身。”

程小云:“是该换一身,木兰才多大。穿的漂漂亮亮的,人看着也精神。”

我跑到楼上,换了一身湖水蓝的裙装,重新绑了两根马尾辫。

迎着方孟韦的目光下楼,坐上车,他开着车走了,车子向着军营的方向开去。

我一把按住他的手:“发粮食一天未必发的完,我现在不想去军营,去别的地方吧。或者去你想去的地方。”

他看着我的手,我和被电了一下一样,收回我的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说完把车开走了。

我们来到了圆明园,我站在那里看着残破的圆明园,他站在我的身边,我:“曾经辉煌的皇家园林,被一把火烧成了这样!”

明显的他愣住了,伸手搬过我的身子,看着我:“木兰,你。”

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他带着我走到了里面,找了一堆草,要我坐在草上,我坐下看着他,他:“今天我本来想说的话,想背对着你说。”

我:“不用背对着我,想问什么?”

他问我如何看待高官,我:“这样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有。”

他:“那你们都喜欢什么样的人。”

记忆力,谢木兰的同学都崇拜方孟敖,因为他是英雄,我看着他:“想大哥那样的人,我的同学都崇拜他。”

他:“那其他的人呢?比如我?”

我:“他们也崇拜你,那天你让了条路出来,让好多同学都走了。”

他:“我想让何孝钰当大嫂。你觉得合适吗?”

我看着他:“这话,你应该问大哥,不应该问我!”

他:“你觉得何孝钰是不是GCD。”

我看着他:“我不知道,你知道的最近我基本都在家待着,就去上了几天课。”

他很意外我会这样回答他,他看着我:“那何孝钰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梁经纶算吗?”

他转身:“那个进步教授吗?你们是不是都喜欢他?”

我:“她们喜不喜欢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这个人,看起来阴险的要命。”

他转过身来:“木兰,你真的不喜欢他!”

我看着他:“你希望我喜欢他吗?”

他舔舔嘴巴:“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木兰,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就,就喜欢你。”

我应该高兴的不是吗?可是我高兴不起来,我起身走到他跟前:“孟韦,你真的喜欢我吗?”

他被我问愣了,我看着他,拿起他的手放到他的心口:“问问你自己的心,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是我还是谢木兰?”

他:“我……”

我看着他:“你早知道我不是她,不是吗?方孟韦,我和她不同,我们的生活习惯不同,着装的习惯都不同,不是吗?”

他:“可是,你说过你就是她,她就是你啊!”

我:“你真的这样认为吗?好,我告诉你,真正的谢木兰喜欢的人不是你,是梁经纶。方孟韦,你明白吗?”

他:“不是的,你骗我,你骗我。”

我:“方孟韦,在她出事之前发生了什么,你忘记了吗?那天你把他们堵在医院里面,她站在谁的身边,你忘记了吗?”

他:“你骗我!”面目狰狞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怎么?又想一枪崩了我吗?那天晚上你对着房顶开了一枪,前几天方孟敖对着我开了一枪,来啊,一枪打死我啊!”

他坐在了石头上面看着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不是她?”

我:“我从来就不是她,我在怎么装我都不可能变成她。如果我是她,你们就不可能对我开枪。”

他沮丧的看着我:“木兰,对不起。“

我:“够了,我说过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说对不起的。你最好记住这句话!”

我看着湖水,恍然间我看到了蓉蓉和楠楠,从水里钻了出来“穆穆,水里好舒服,下来。”

楠楠:“哇,穆穆你好厉害啊!”

我:“为了庆祝我们跆拳道拿到红带,干杯!”

蓉蓉:“干杯,我们是文学院三剑客!”

言由在耳,而我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你们还好吗?

我听到方孟韦叫我,把我从回忆里叫了出来:“木兰,木兰?”

我看他:“嗯?什么?”

他:“我们走吧!”

我愣了:“去哪里?”

他:“去大哥那里,要不就回家!”

我:“哦,那就去大哥那里。”

他一把拽过我的手:“你想去见梁经纶?”

我看着他:“你疯了吗?松开我。”

他瞪着我:“我不松!”我一个过肩摔,把他扔了出去,没有想到他借着我的手翻了个身,站在了那里。

我们同时看向了对方:“你,会功夫?”

他:“你还想去大哥哪里吗?”

我:“去。”

他:“木兰?”

我:“孟韦,如果你喜欢的人不是我,请放我自由。好吗?”

他说不出来任何话,我转身绕过他向外走去,我知道他会跟过来。我坐在车上,看着远处。

他过来发动车子,我坐在车子里神思飘远,想起来以前在上网泡贴吧和泡乐乎的时候看到的各种关于他的故事,甚至有故事里面说明诚就是他。

我:“都说你是白月光,可是谁又知道你是我心口的朱砂?”

一脚刹车,车停了,我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面。我看了他一眼,转头继续看向远处,他一直看着我,而我看向远处:“是我自作多情了,明明知道你喜欢的人不是我,可是我还是奢望你有一天会喜欢我。走吧,去哪里都好。”说完,我靠着椅子背上面。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