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十一章  退学

站在窗户跟前,我看着夜色下的北平,安静,真的很安静。我觉得很压抑,我想逃离这里,我想逃离这桎梏。

“木兰,我可以进去吗?”方孟韦站在门口。

我转过身:“门没有锁,进来吧!”

他进来把门轻轻带上,坐到椅子上面看着我,我看着他。

他:“木兰。”

我:“孟韦,如果你想她回来,我会想办法把她还给你的。”

程小云在下面唤我:“木兰,你爸爸回来了。”

我打开门就跑下去了,他跟着出来了,我看到谢培东,拉着他:“爸,你中午没有吃饭就出去了。现在回来的这么晚。身体能抗的住吗?”

孟韦:“姑父回来了!”

谢培东看着他:“孟韦,上去休息吧。”然后拍拍我的头“丫头,吃饭没有!没有吃,陪爸爸吃点?”

我点头,去厨房往外面端菜,他也跟进来帮忙。

我笑了笑:“谢谢!”摆好碗筷,谢培东坐下了,我给谢培东盛饭,看着他也坐下了就问他:“还吃吗?”

谢培东瞪我:“木兰,怎么和你小哥说呢?”

我笑了笑:“小哥,你还吃吗?”他摇摇头。

我盛好饭,坐下陪着谢培东吃饭,他看着我,我有些食不下咽,但是还是努力的吃着。

晚上,谢培东没有吃很多,吃完嘱咐我早点休息。我点头,看着他:“陪我走走!”他点头。

我俩来到后花园,我看着他:“我很希望自己是她,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她,如果我是她,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了。如果我是她,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你。”

月光下,我走到他跟前,亲了他一下就回屋子里面,路过方步亭的书房,想了想,我过去敲门:“舅舅,父亲,你们在里面吗?”

方步亭疲惫的声音传出来:“木兰啊,有事儿吗?”

我:“是的,孩儿有事!”

方步亭:“进来吧!”

打开门,我进去,他站在门口,我看着他关上了门,我看着他俩:“舅舅,父亲,我想退学。”

他俩愕然:“为什么?当初你心心念念的要上大学,现在要退学。”

我:“在学校也学不到什么,还不如回家,家里这么多的书,够我看的了。”

谢培东想了半天:“内兄,您看呢?”

方步亭:“也好,白天小云一个人在家,怪孤单的。”

谢培东:“想好了?”

我:“想好了。”

方步亭:“好,我们同意了,明天让孟韦陪你去办手续。”

我:“舅舅,我想大哥陪我去。”

谢培东:“他俩一起去!”

我:“知道了,二位早点休息。”转身打开门,我看到他依旧在房门口,我越过他,上楼。他几步就追上我:“为什么要大哥陪你去?”

我站住,看着他:“何孝钰和我是同学。”

他:“不行,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

我:“随你。”

说完我继续上楼,他跟着在我身后,我如何不明白他想什么?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方孟敖就到了,和他一起陪我去办理退学手续。走到大门口,我笑了“就是去办理退学手续,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看着门外,门外是方孟敖的警卫员和他的座驾。方孟敖挥挥手:“走走走,都走。”说完打开车门,扶我上去,他坐驾驶,孟韦坐副驾驶。

后面还是跟着他的警卫员,蹭车都能蹭的如此拉风,也就只有我了吧。

来到校长室,我没有想到梁经纶也在,一想到我身后的两位大爷,倒也不用怕什么。显然梁经纶没有想到我们三个会出现在校长室,我敲门的时候他正在和何校长商量什么事情。

站在办公桌前,我递上退学申请,何校长看完说什么都不同意,而我铁了心要退学。

何校长:“你退了学,要做什么?你不学习,要做什么?”

我特别想告诉他姐是文学院的博士生,还带着一个班的课程,但是看着他满头白发我说不出口啊。

我:“校长应该知道木兰前一阵子摔到了脑袋,记忆很混乱,时常出现幻觉。到现在记忆都没有恢复,只勉强记得家里人。” 我的余光看到梁经纶的眼睛一下亮了。方氏兄弟在一旁听着我胡说八道,差点笑出来。

梁经纶接过校长的话:“不行,这不是你退学的理由。”

我一下子火了态度很强硬的问道:“何校长,我燕京大学何时换校长了,我怎么不知道。”

何校长:“谢同学,你在考虑考虑吧。”

梁经纶:“考虑什么?我不同意。”

我:“笑话,我办理退学手续为什么要你梁大教授同意?”姓梁的,你是不是害怕我不上学了,何孝钰没有借口去找我了,监视不成我大哥了呢?

梁经纶:“木兰!”

我:“麻烦叫我谢木兰,谢谢。”

梁经纶:“你!好,谢木兰,何孝钰不会同意的。”

我笑了:“梁教授,我退不退学,和她何大小姐有什么关系。”

梁经纶语塞,我站在他的跟前,侧面对着他,脚一歪,脚后跟就踩到了他的脚上,我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上去了。看着校长:“校长,梁教授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是不是应该追究一下。”忍,我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何孝钰直接推开门就把我拽开了,艾玛,何大小姐您是在门外偷听了多久啊。

何孝钰:“木兰,你为什么要退学?”

我看着她笑了笑:“孝钰,我现在这个状态没有办法上学啊?”

她拉着我的胳膊一阵摇晃“不要退学啊,你退学,我怎么办?”

艾玛,宝宝头好晕,宝宝是不是可以装晕了。我:“孝钰,别晃了,我头好晕。”何孝钰刚松开手,我就像后面载去,不意外的倒进了方孟韦的怀里。

方孟敖:“何校长,舍妹最近身体实在欠佳,不易上学。”

何孝钰问方孟韦:“小方哥,木兰怎么了?”

方孟韦:“脑震荡后遗症,时常会晕倒。”我去,你也太能编了吧。

此时方孟敖对着校长“何校长,我妹妹今天不舒服,我们要带她回家。她上学的问题,改日在谈。”

何校长:“好吧,谢同学,回家好好休息。”

出门前,方孟敖对何孝钰:“孝钰,有时间来找木兰玩!”说完就和方孟韦抱着我走了。


评论(1)
热度(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