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十九章  定情

快中午的时候,何孝钰来找我了,我拉着她坐在客厅里面:“怎么了?”

何孝钰:“木兰,和我出去一趟!”

我看着她:“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她:“木兰,我们要去声援!”

我:“可是,孝钰,我答应我爸爸和孟韦今天那都不去了!”

她:“木兰!”

程小云:“何小姐,我们家木兰现在被他舅舅和姑父禁足了,她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家人不放心她出去。”

我:“孝钰,要不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们学习烹饪?”

她想了想:“也好!”

程小云做了简单的午饭,吃完,开始教我们怎么做馒头。

何孝钰开始试探我:“木兰,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程小云:“木兰啊,我记得你舅舅说过让你练习指法。”

我:“啊?舅妈,今天开始吗?”

程小云:“对啊,等一会开始蒸了你就去。”

何孝钰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和程小云。

过了一会,馒头蒸上了,程小云拉着我来到了钢琴前,我:嘤嘤嘤,舅妈,求放过,我不认识五线谱啊!

程小云:“最简单的,开始吧,何小姐帮我看着她啊!”

我鼓着嘴巴:“知道了!”

程小云满意的点点头进去了。

何孝钰:“木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孝钰,如此乱世,难道我还要向以前那样活吗?”

何孝钰继续试探:“你以前什么样子?”

我不在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简单的练习曲,开始叮叮咚咚的弹起了钢琴。不时从厨房飘来一句:“木兰,错了,重弹。”何孝钰从我这里问不出来什么东西,就转身进了厨房。

我开始弹以前楠楠教我弹的那首曲子,也是我除了几首简单的练习曲之外,唯一可以完整的弹下来的曲子。很简单的曲子,听起来很快乐,为什么此时我满心的苦涩。客厅的电话很突兀的响了起来,我瞪着电话好一会才接:“你好,方公馆!”

电话那头是孟韦的声音:“木木?你在家啊?太好了!”

我:“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他:“木木,学联围了民调会!”

我:“那你呢?没有出什么事儿吧?”

他:“我没事,你在家就好!乖,干嘛呢?”

我:“弹练习曲呢!”

他:“知道了!”

我:“孟韦,看到大哥,让他回来!“

他:“怎么了?”

我:“孝钰来了!”

他:“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看到了何孝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木兰,你要做什么?”

我坐回了钢琴跟前:“孝钰,大哥喜欢你!”

她:“木兰,我不喜欢他,你知道的。”

我:“孝钰,那个梁经纶到底哪里好啦?”

她:“我不知道!”

我不说话了,继续弹钢琴,不得不说这架钢琴的音色不错。

她:“木兰,方大哥喜欢谁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我喜欢孟韦,大哥喜欢你,不对吗?”

她:“木兰,你真的认为方大哥喜欢我吗?”

我:“如果他不喜欢你,他不会给你送面的。”

她:“木兰!”

我看着她:“大哥爱的人是你,何孝钰。他是喜欢我,因为我是他妹妹。哪有哥哥不喜欢妹妹的。”我起身关上了钢琴,拉着她进了厨房。

程小云瞪着我:“偷懒!”

我举手:“我没有,孝钰作证。”

程小云:“快点去练习,不然小心你舅舅罚你!”

我:“不要我帮忙?”

程小云:“何小姐帮我就行了!”

我只好转身出去,继续弹刚才那首曲子。一直到门响,我回头看到方孟韦进来了,走到我身后抱住了我,我:“怎么了?”

方孟韦:“还好你没有去!”

我:“我答应你了,我会做到的!”

他坐在我身边,我继续弹,他笑我:“你怎么就会弹这一首曲子啊?”

我半委屈半撒娇:“我本来就学会了这一首啊。”

要知道当年楠楠为了教会我这一首曲子,费了好多的功夫,先教我认五线谱,然后把简谱贴在琴键上,硬是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把我教会,然后说我“穆穆,你太可怕了,人家学一首曲子只要一个月就弹的很熟练了,你呢?用了三个月,还是很生硬,我不教你了,你真是个大音痴!”

弹着弹着,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我回头对上了他的眼睛,他轻轻的说:“闭上眼睛!”我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一声咳嗽:“咳恩!”

我睁开眼睛笑了,他轻轻的在我的唇上啄了一下,回头:“大哥,你回来的真的不是时候哎!”

方孟敖灿灿的挠挠头:“是啊,我也不想的,只不过!”

我对着厨房:“孝钰,我大哥回来了!”我推了推他:“走啊!”

他拉着我的手上楼进了他的房间,一进门就把我抱住了,我伸手抱住他:“怎么了?”

他:“一会吃完饭和我去个地方!”

我点点头,他坐在了书桌前面,执笔开始写信,我看着他一笔一划的写下了那封信。

我:“孟韦,别写了。”

他死死的捏住了笔,一滴泪掉在了信纸上面:“木木,早上姑父把崔叔的那封信交给我了。我怎么交给崔婶啊?”

我:“孟韦,万事随心!”

他伸手搂住我:“木木,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我:“你想去哪里?”

他:“先到香港,再到法国,留学打工干什么都行!”

我:“你可想过舅舅吗?”

他语塞,我坐到他的腿上:“这个家已经乱了,梁经纶抓住了孝钰的心,孝钰抓住了大哥的心,所以我们现在不能走。”

他抓着我的手:“好,不走,听你的。”

他把信写完,我们下去,看到谢培东和方步亭已经回来了,屋里不见方孟敖和何孝钰的身影。

我:“舅舅,爸爸。我去厨房了。”

孟韦:“爹,姑父!”

进了厨房,我看到程小云一个人在那里忙和,我:“舅妈,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程小云:“你们刚上去,你大哥就带着何小姐走了!”

我:“哦,那我帮你!”有了我的加入速度快了很多。

我把做好的菜端了出去,放在桌子上面,程小云把主食端了出去。


评论(1)
热度(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