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十一章   怎是一个乱字了得

第二天早上,我送孟韦上班,关上门,我弹琴,程小云在厨房,谢培东在扫院子,我听到车的声音,程小云:“木兰,继续练习。”我点头。

方孟敖进来了,站在中间:“我代表国防部调查组,需要调查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行长方方步亭。”

谢培东:“行长昨晚出去了,所有的账都在我这里,查账还是审问,我代表北平分行接受国防部调查组一切的调查。”

方孟敖“您代表不了北平分行,也不需要你代表,去打电话吧,把行长叫回来,木兰,别弹了。”

谢培东:“我也不知道行长现在在哪里。”

方孟敖冷笑了一下:“他把账撩了,自己跑了?”

我“哐”的一声摔上了琴盖:“方孟敖,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样和我父亲说话。”站到了他的跟前。

方孟敖:“北平两百万挨饿的市民!”

我:“是吗?难道他们就能代表你了吗?代表你这样和你的长辈说话?”

方孟敖:“谢木兰,谁给你的权利这样和我说话?”

我:“我的家庭,我站的地方,旁边是我的父亲,对面是我大哥,够了吗?”

谢培东:“木兰,大人说话,你去练习你的琴。”然后看向方孟敖:“这没有什么跑不跑的。昨晚行长和夫人带着东西去看了崔副主任的家人。”

方孟敖愣了愣,逼回了眼泪,看向楼梯,咽了一下口水:“查账吧!”说完上楼进了方步亭的房间。

我转身进了厨房,程小云让我端了盆热水出去给方步亭,我知道他昨天晚上一直在围墙的外面,早晨程小云进来的时候,我赶紧拉着她去洗了个澡。看着方步亭洗漱完:“舅舅,大哥现在,在家里。”

程小云端着早饭出来了:“吃点吧,吃点在走。”

方步亭:“哎,好!”

我端了茶水上楼送进了方步亭的房间,我看到谢培东在听电话,方孟敖坐在那里眉头紧蹙,我把茶放下:“不管听到什么,冷静。”

他起身一把攥住我的手:“你知道什么?”

我手腕一转挣脱了他:“我未必打不过你!”

他还是攥住了我的手腕,我挣脱他,反手就把他扣住了:“我说过了,不管听到什么,冷静!”然后一推,就把他推到了写办公桌的跟前。

他看着我:“孟韦知道吗?”

我:“他知道得比你早!”

谢培东:“好,我知道了。”挂了电话。

我看着他俩:“外面空气很好,需要我端点心过去吗?”

谢培东:“鬼精灵,去弹你的练习曲!”

我:“知道了。”转身走了。

站在门外,我听到方孟敖问谢培东:“木兰知道吗?”

谢培东:“她很聪明,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丫头,还不走,要听到什么时候!”

我:“爸爸,大哥要留下吃饭吗?”

谢培东:“不知道!我一会问问!”

我下楼去弹钢琴了,过了好久,我端了点心和茶水来到了竹林,听到他们说孔雀东南飞,我:“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突然盘子裂了,东西摔了一地,我瞪着他俩:“你们要做什么?”

方孟敖看着我:“木兰,我应该怎么做?”

我蹲下捡起东西:“我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要做你该做的事情?”

方孟敖:“什么是我该做的?查我的父亲就是我该做的吗?”

谢培东:“木兰啊,东西掉地上就别捡了,回房间去吧,我和大哥还有话说!”

我:“知道了,父亲!”捡完东西我回到了房间里面继续弹琴。

过了好一会,方孟敖让手下人上楼查账去了,我看着他开着车出去了。

————————

加粗的字体是电视剧里的台词和场景还原,还原的可能不到位。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