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十三章     历史的报复

我推开他,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啊,就是个炸药包,随了谁了?怎么和大哥一个德行啊。一点就着。”

他抱着我笑了:“你是我的定心丸。”说完拉着我开着车沿着京石公路开始找,我问他:“北平附近有湖吗?”

他:“怎么了?”

我:“我今天听到大哥和我爸爸再讲孔雀东南飞,我记得刘兰芝就是投水死的。”

他:“抓紧!”说完一脚油门车速飞快,终于我们在京郊找到了他们。

我看到何孝钰穿着方孟敖的衣服,笑了:“还不迟!”

方孟韦:“怎么不迟啊!孝钰都穿上大哥的衣服了!”

我伸手扳过他的脸:“看着我,冷静,在事情还没有了解清楚之前,什么都不要说!”

方孟敖看到我们,我拉着孟韦走过去:“大哥,好兴致,游泳游到这里来了!”

方孟韦瞪着他,他:“哎,我说,你小子瞪我干嘛?”

我:“孝钰,没事吧?”她摇摇头。

我:“你怎么也下去了?”

她:“你大哥疯了,非要下水!”

我:“知道了,知道了!”掏出手绢给她擦头发:“一会回家记得冲个澡,这个水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孟韦拉着方孟敖升了火堆,开始烤衣服。

我拉着孝钰走过去:“大哥,你就这样带着孝钰出来,知不知道北平已经炸锅了!”

何孝钰:“木兰,出什么事儿了?”

孟韦:“警备司令部和警察局已经准备要抓大哥了。”

方孟敖一愣,看向何孝钰:“是我考虑不周了。”

过了好一会,我伸手摸了摸衣服,对方孟敖说:“大哥,我们先去换衣服!”说完我抱着孝钰的衣服拉着她走到车跟前,看着她换好衣服,我才走回去:“大哥,我坐你的车,让孝钰坐孟韦的车!”

方孟敖一愣:“为什么?”

我:“我怕你拉着她半路跑了!”

方孟敖:“你就不怕我把你带跑了?”

我:“大哥开玩笑也要有个度!”

四个人两辆车一前一后回到何家,何校长差异的看着我:“谢同学?”

我:“何伯伯,我们来接我舅舅、舅妈!”

何校长:“哦,好,步亭,小云!”一声“小云”叫的方步亭和程小云都不自在,方氏兄弟的脸上已经阴云密布了。

我:“何校长!我舅妈已经嫁给我舅舅了,她的闺名只有我舅舅可以唤。请您以后叫她方夫人。”

何孝钰:“木兰,你真的准备退学了?”

我:“恩,家里的书很多,再说我的记忆还没有恢复,不想上学。”

方孟韦:“何伯伯打扰了,父亲、小妈,我们该回家了。”

我:“孝钰,记得来找我玩!”

方孟敖:“木兰,人家还要读书呢!”

我撇嘴:“不读也罢。”

方步亭:“不许胡说!”

说话间我们走到了外面,我打开方步亭的车门:“请舅舅、舅妈上车!”

方步亭:“这丫头,我们的开心果啊!”拉着程小云上车了。

回到家,方孟敖板着脸一言不发,程小云:“大少爷……”

我打断程小云:“舅妈,我说过,他俩是你半个儿子,不许叫大少爷!况且,何校长那么叫你已经成为习惯了。”

方孟韦:“什么破习惯啊!”

我:“舅舅,我今天弹了一上午了,手疼,下午不弹可以吗?”

方步亭转身上楼:“可以,但是晚上必须弹给我听。”

谢培东:“行长回来了,啊,孟敖也回来了。”

方孟敖起身:“姑父,元刚他们呢!”

谢培东:“屋里呢!”

方孟敖:“邵元刚,陈长武。出来,回去!”

邵元刚:“哎,好嘞。长武快走。”说完两个人几步蹿下来就跑了。

谢培东下来,我迎上去:“父亲,辽沈,淮海,是不是很快就该到平津了。”

谢培东手一紧,死死的抓着栏杆瞪着我:“木兰,你……”

我:“父亲,漩涡太深,该放手时就放手吧!”我不想你们死的那么难看。

此时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尖锐的鸣叫声,仿佛刺破了我的耳膜,剧烈的疼痛直达我的头部,使我快要站不住了。我知道是历史这个女人在报复我,报复我的出格,报复我泄露天机。我抓着楼梯的扶手,死死的扣着木头,忍受着这剧烈的疼痛。

孟韦一把搂住我:“木木,木木,你怎么了!”他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我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的,我知道他在说话,可是我听不清楚。

方步亭站在楼上看着:“孟敖,还不去叫医生。小云你怎么还站着啊。孟韦快带她去旁边休息。培东,你上来。”

孟韦抱起我,我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程小云塞了块毛巾到我的嘴里:“木兰,放手啊,孟韦的胳膊都被你抓破了。”

剧烈的疼痛使我很快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我疼的满床打滚,等我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我看到自己的手被绑住了,孟韦在旁边靠着睡着了,我用舌头把嘴巴里的毛巾顶了出去。看到他头猛地往下一点就醒了,看看我,看到我醒了,赶紧给我倒水,把我的手解开,扶着我靠在他的怀里,给我喂水,一杯水差不多喝完了,我看着他的胳膊上面帮着绷带:“我弄伤你了?”声音很哑。

孟韦:“没事小伤,倒是你那会太吓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后来我扶住你才发现,你已经动不了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摇摇头:“不太清楚,就是特别的疼,疼得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浑身都疼。我爸他们呢?”

孟韦:“都去休息了,我让小妈也去休息了。”

我往旁边挪了挪:“躺上来吧!”

他看看我:“不太好吧!”

我笑了笑:“没事的。躺上来吧,家里人都知道了。”他的耳朵瞬间红了:“知道了和看到了是两回事。”

我:“你不躺啊,没关系,反正我明天不上课,某些人明天还要上班。”

他拍了我一下:“你啊,就是这张嘴巴太毒了。好,我躺。”说完躺在了我身边:“好了,快睡吧!”说完搂着我就睡了。在他的怀里,我也很快陷入了沉睡。


评论(1)
热度(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