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玄幻】明诚传之第八号当铺

第九章  因为爱,所以爱

明诚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明楼好久,轻轻的唤了一声:“大哥!”闭上眼睛,泪水从眼睛滑落。

明楼已经泪流满面,这一声大哥,他等了太久太久。

明楼:“我在!”

明诚:“不要离开我!”

明楼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好!”

良久,明楼才将他放回到了枕头上面,伸手拂去他脸上的泪水,用被子把他包起来。

随着记忆的不断涌现,他不懂为什么自己会流泪,不懂那眼泪代表什么,或许他从来没有去想过眼泪背后代表的含义。

他睁开眼睛看着明楼:“能告诉我,一个人流泪代表什么吗?”

明楼看着他:“眼泪代表心中的情!”

他:“可是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心里并没有感情啊!”

明楼:“你不是没有感情,你只是遗忘了你的感情!”

他:“是吗?”

明楼:“阿诚,相信我好吗?”

他轻轻的说:“好,我相信你。”

明楼:“阿诚,我知道血池蕴含的魔力非比寻常,进去的任何生物都会被彻底的魔化。你怎么没有被魔化?”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在我被魔化的最后关头,我感觉心是暖的,击退身上的寒冷。”

明楼把他的手握着手里亲着:“阿诚,阿诚,你好幸运!”

明诚看看手,看看他:“我,可以叫你大哥吗?”

明楼愣了愣,明诚抿了一下唇,抽回手:“是我唐突了!”

明楼赶紧把他手握回到手里:“可以,可以,你想叫什么都可以,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问我!”

明诚回握住他的手:“我看到你病了,我在病床前照顾你,我就是喊你大哥的。”

明楼:“可是,阿诚就算是这样,你也可以不用喊我大哥啊!”

明诚一怔:“你不愿意吗?”

明楼:“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受委屈!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想吃什么?”

明诚想了想:“粥!”

明楼:“粥?什么粥?”

明诚:“普通的白粥!加点糖,到点酱油!”

明楼有些颤抖的问:“还有呢?”

明诚:“煎鸡蛋,出锅放点醋!”

明楼一把抱住他:“还想起什么来了?”

明诚:“暂时没有了!”

明楼擦掉眼泪:“我给你做!”

明诚一把拉住他,趴到他的胸前仔细的听了听,然后把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轻轻的往外一捧,一簇小小的金红色的火焰,尽管随时有要灭掉的趋势,依旧还在顽强的跳动着。

明楼学着他的样子往外拉,但是他什么都拉不出来:“为什么我不行?”

明诚把那蹙小小的火苗放到明楼的手里,明楼小心的护着,明诚伸手从明楼的胸前往外一捧,一簇金红色的火苗跳动着,从明诚的手里飞了出来,跳到了明楼的手心儿里,小小的火苗靠近了那蹙完整的火苗,完整的火苗好像不高兴旁边的火苗那么的小,还摇摇欲坠的。轰的一下围了个圈把小火苗围到了中间,把它忘怀里拉,两簇火苗靠得极尽,大的把自己给小的分了点,然后轻轻的拱了拱它,欢快的跳了起来。惊呆了两个人。

明楼把自己的爱情之火收了,把明诚的小心的放到他的手里,捧着他的手:“阿诚,你有爱了。你真的有爱了!”然后虔诚的捧他的爱情之火靠近他,看着它钻进了明诚的身体里。

感知心与心的跳动,你的心门终于打开,爱开始生长,我期待开花结果。

明诚穿着一件大号的家居服,吃完饭和蝙蝠联系了一下告诉他自己好了,蝙蝠让他明天直接到公司等他,而且一定要带好吃的,明诚答应了。看着他的衣着,蝙蝠不报任何希望。

明楼搂着他坐在沙发上面,将他的上半身搂进怀里,耳鬓厮磨也不过如此。

如果让明楼许愿,明楼一定会许他和明诚能白头到老。但是此刻他只想将人搂在怀里。

靠在明楼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明诚觉得无比的安心,在他的怀里再次静静的陷入了沉睡。

梦里他看到了:自己着急忙慌的推开了一扇门,对着门里站着的人说了什么,人都走了,他对着明楼说了什么,明楼砸了一个杯子。

场景在转换,他看到过年的时候他和明楼在外面放烟花,他看到从小到大明楼抱着他放烟花,领着他放烟花,他站在明楼的旁边放烟花。突然一个场景跳了进来,他在拉二胡,明楼在唱戏曲,这个时候桂姨推门进来了。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明楼正在看着他,明楼用手抹掉了他额头上的汗:“怎么了?梦到什么了?”

他看着明楼的眼睛:“烟花,我梦到了放烟花的场景,还看到你砸了一个杯子。是不是和我弟弟被带走有关?”

明楼亲亲他的额头:“是的,那天你进来告诉我明台被王天风带走了,我大怒才砸了那个杯子的。”

他圈着他腰:“为什么我没有印象?你明明告诉过我的。我还能叫你大哥吗?”


评论(2)
热度(1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