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二十四章   是好事还是坏事

早上的时候我听到程小云:“哎呀!我是不是该告诉行长,喜事将近了?”

睁开眼睛看到孟韦的耳朵都红了:“小妈,我只是,只是……”

我:“舅妈,是我让他睡上来的!”

程小云:“还不去洗漱!”

孟韦赶紧跑了,程小云:“你没有看到,昨天医生要给你打止疼针,他快要吃人了都。”

我笑了笑:“舅妈,我大哥呢?”

程小云:“去机场了。”

方步亭出现在了休息室门口:“还不去洗漱!”

我:“哦,好的。”

吃完饭,我送孟韦出门,掸了掸他肩膀上面不存在的灰:“不想做就辞了,不缺你一个人上班的!”

他:“知道了!”

我:“早点回来。”他笑了笑走了。

我转身进屋,方步亭:“丫头,来,给我弹一曲。”

程小云一下子笑了:“她啊,就弹那么一首曲子,翻来覆去的,听的我头疼。”

我撇撇嘴:“我学了三个月就学会了这一首啊!”

方步亭:“我家丫头平时看起来很聪明,怎么这样笨呢?一首曲子学了三个月。”

我嗫嚅了半天:“我看不懂五线谱!”

谢培东直摇头,程小云唉声叹气:“木兰是个笨丫头啊!去,和你舅舅好好学习一下。”

我只好坐在钢琴旁边,开始弹那首我学了好久的曲子,方步亭:“怎么听着不快乐啊!应该是一首快乐的曲子才对。手放轻松,不要那么大的劲。嗯现在听起来舒服了。”

谢培东:“丫头,为啥讨厌那个梁经纶。”

我的手一顿:“他的眼睛后面还有一双眼睛,加上他眼镜一共是三双眼睛,太讨厌。”

方步亭不停的点头,谢培东看着天花板,程小云摸摸我的脑袋:“他是哪吒啊!”

我笑了:“他才不是哪吒呢,哪吒起码是个英雄,他什么都不是。政为质子,秦受制于赵,政归秦,受制于不韦,然政手刃了不韦,统一了秦,二十年后政统一全国。”

谢培东一惊,看向我,我只是在弹钢琴。

谢培东:“木兰,那份资料?”

我:“是她偷出来的,放到了衣柜里,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谢培东:“木兰。”

我:“是,是女儿做的!”

谢培东:“木兰,明天粮食就要到了!”

我:“知道了,请舅舅和父亲让孟韦明天陪着我。”

方步亭笑了:“培东啊,木兰是个好孩子啊!”

我:“是舅妈教的好。”

方步亭:“走吧,上班去。”

我送了他俩出去,回房子坐在了琴凳上。闭上眼睛,撑着琴盖,好累啊,我该怎么办?

程小云来到我的身后,按住我的肩膀:“木兰啊,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

我:“是,我知道!”

程小云:“来,陪我做饭。”我笑了笑,我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发生缓慢的改变,历史开始往一个陌生的轨迹倾斜,我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